李峻嶸

球迷。責任是教研、興趣在競技運動。不想講政治,但偶然還是要說幾句。近作有《Labor and Class Identities in Hong Kong: Class Processes in a Neoliberal Global City》和《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在臉書和油管管理"運動公社"。

是但幾句:對這場戰事,左翼的立場

如果今天俄國所面對的聲討和制裁,是對侵略的反制,而不是「正義的美國/西方對邪惡俄國」的一環,那麼今天發生的事,是否也可以約制美國在未來發動戰爭、侵略別國?

無論遠因是甚麼,普京下令出兵入侵烏克蘭,左翼的立場都沒有可能認同。而似乎世界各地的左翼對在這議題應持怎樣的立場也有不同的意見。

我想,任何的政治宣言,不應是純粹的表態。政治宣言是要為達到某個目的而做的。而國際主義左翼在此刻最迫切的「任務」應是反侵略與和平。但通過怎樣的途徑去反侵略和締造和平呢?這就是一個大問題和爭議的議題了。不過現實上,全球右翼當道,左翼對當下各強權如何回應此事起不了甚麼作用。

過去幾天的發展相當明顯。全球輿論焦點除了關心俄烏兩方,還關心著西方陣營以甚麼方式反制普京和支持烏克蘭。對於向來反對西方帝國主義的左翼來說,這更是一道難題。我們要借助西方帝國主義來反對普京政權的暴行嗎?

近日見過一些說法,說不應在此時再去指斥美帝國主義的暴行。對此這說法,我不盡認同。就個人而言,這麼多人關心烏克蘭,但巴勒斯坦、也門等地人民的苦難平時卻幾乎沒有人理,總會覺得怪怪的。但我明白,不可能要求人們對世界各地出現的壓迫和苦難有相同的關注度。我自己也做不到吧。然而,如果我們因為要反對普京,在這時刻無條件站在西方陣營的一方,將近日和現在西方的行動都視為正義的,又是在帶出怎樣的訊息?

這樣的大事注定心入民心,對往後世界政治的演化有重要影響。假如世界(俄國以外?)的主流輿論將這次事件理解成為「正義的美國/西方對邪惡俄國」的劇本,那麼藉此取得了道德高地的美國,是否更有可能在日後複製今次的手段,以對付它所選擇的敵人呢?

或者,當下發生的事應被理解成為一個「反侵略」的故事。如果今天俄國所面對的聲討和制裁,是對侵略的反制,而不是「正義的美國/西方對邪惡俄國」的一環,那麼今天發生的事,是否也可以約制美國在未來發動戰爭、侵略別國?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但如果今天針對俄國的制裁是合理,假使日後美國侵略其它國家,它也應該要面對同樣的譴責和制裁吧?

我想,在反對俄軍侵略之餘要盡力去造就這樣的理解,應是左翼的任務/責任吧。而要做到這一點,點出美國以至西方過去甚至是當下的所作所為,應是有必要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