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峻嶸

球迷。責任是教研、興趣在競技運動。不想講政治,但偶然還是要說幾句。近作有《Labor and Class Identities in Hong Kong: Class Processes in a Neoliberal Global City》和《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在臉書和油管管理"運動公社"。

是但幾句:拜登要我們喊「中國萬歲」嗎?

發布於
出口疫苗,可能真心是為了生命。電動車計劃,可能真心為了環保和創造就業機會。「中國因素」可能只是為了克服國內某些阻力而被用上的理據。但這樣的修辭實在可怕。原來人道救援和環保的工作都要在大國競爭的框架下去理解。人類的生命、地球的環境,只不過是大國競爭的籌碼和戰場?而且,如果超級大國要做好事的前題是中國崛起,那麼我們是否都該喊一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日前美國總統拜登宣布美國會出口疫苗。富國/超級大國援助窮國/小國,就算不是天經地義,也是做了對的事。「對」是因為人類還在面臨一場公共衛生危機。資源較少的地方,實在需要資源充裕的地方幫他們一把。這是基本的人道(故意略去「主義」二字,因為我覺得這與信奉什麼主義無關)關懷吧?

但拜登當日還說了甚麼呢?他還:「不少人說俄國和中國在利用疫苗影響世界……我們會以我們的價值領導世界」。或者我斷章取意了?但似乎人道根本不是拜登或美國政府的考慮。如何與中俄競爭,保住自己世界領導者的角色才更重要。那麼,世人應該要感謝中俄研發和出口疫苗了。因為按拜登的邏輯,沒有中俄的疫苗出口,令美國在這一「戰場」失分,美國會(這麼快)出口疫苗嗎?

之後拜登宣傳他那個總值1740億美元的電動車計劃。對氣候變化問題不太熟悉,但電動車應該是比較環保吧。拜登就此計劃發言時又強調不能讓中國在電動車競爭中勝出。

出口疫苗,可能真心是為了生命。電動車計劃,可能真心為了環保和創造就業機會。「中國因素」可能只是為了克服國內某些阻力而被用上的理據。但這樣的修辭實在可怕。原來人道救援和環保的工作都要在大國競爭的框架下去理解。人類的生命、地球的環境,只不過是大國競爭的籌碼和戰場?

而且,如果超級大國要做好事的前題是中國崛起,那麼我們是否都該喊一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是但幾句:推特一遊有感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