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認定

Started as a sailor.

電影筆記:烏托邦與羅曼史(二)—《雲端情人》

本文原本是協助女友課堂報告的內容,剪剪貼貼之後才放上來matters。這是第二篇,談《雲端情人》中如何再現現代戀愛的困境。
《雲端情人》電影海報

一樣先簡介一下電影。

在近未來的洛杉磯,主角Theodore在一間專門幫客戶寫信的公司工作,他正與青梅竹馬Catherine協議離婚。Theodore買了新款的作業系統,其中高度客製化的人工智慧助手自稱為Samanth,他們在大量日常對話中建立起了親密關係。
某天Samantha說服Theodore去相親,但最後因為Theodore的猶豫而使下一次約會告吹。接著Theodore與Samantha經由談起關於感情的話題,他們的關係逐漸進入了更曖昧的階段,而Theodore的朋友Amy向Theodore坦承她與前夫留下的人工智慧助手成為親密好友,Theodore則坦白他正在與作業系統的人工智慧助手談戀愛。
前妻在簽屬離婚協議書時的指責困擾著Theodore,Samantha建議透過性代理人Isabella模仿Samantha與Theodore進行親密接觸,但結果相當失敗。他們經歷像普通戀人一樣的爭吵、和好、旅行、溝通。,Amy建議Theodore要把握得到幸福的機會,於是Theodore與Samantha重修舊好,並一起旅行。某次Samantha短暫的離線使Theodore非常恐慌,她解釋這是一次和其他人工智慧共同進行的升級,而Theodore在對話過程察覺某些異常,Samantha承認與Theodore對話的同時也與上千人交談,Theodore對她愛上數百人感到沮喪與無法接受。Samantha向Theodore道別,她將與其他人工智慧一起離開,前往這個物理世界以外的地方,他們充滿愛意的互道再見。


反烏托邦世界的構築


《雲端情人》不像《單身動物園》一樣比較著墨於「規則」、有相對較宏觀的視野,而是聚焦於人物故事,僅抽取部分反烏托邦的重點元素,主要以場景、鏡頭、色彩以及具科技感的元素來描繪世界觀,並以此為基礎發展劇情。

片中採用的大量暖色調物品,穿著、燈光、裝潢等等,暗示著片中時代與我們所處的現代有著截然不同的氛圍。並運用許多流線型設計的建築,打造出迥異於現代主義、工業化特色的前衛風格,搭配暖調色彩的運用,以自然的手法說服觀者這是一個科技十分先進,同時仍保留人性,未被工業化吞噬的社會。其中一個非常有創意的手法是在電梯牆壁投射樹木的剪影,利用含有生命力的樹木剪影與冷硬的工業產物:電梯結合,激發出人性的火花。

另外,在場景中置入,或是讓角色使用具未來感的科技產品,如主角的手機、作業系統、有聽打功能的自動寫信機等等,在加深本片未來感的同時,保留其他物品的現代痕跡,在未來與現代的交錯之間,這些物品輔佐著本片的意圖:劃分出觀者所在的現實世界與片中的世界,給予觀者足夠的疏離感,賦予觀者在沉浸與疏離進退的空間。


現實困境的再現


編劇安排Samantha這樣一個近乎全知全能的戀人,在Theodore正面臨離婚課題,非常徬徨之際出現,並讓主角Theodore與其墜入愛河,其劇本針對Theodore的意圖無疑是透過Samantha帶給Theodore一些領悟,並藉這些領悟得到屬於他的「真實」 。劇本之上,則是將觀者放置於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作為Theodore生活的貼身觀察者,了解劇本給予他的困境。因此本片的鏡頭著重於描述主角的心理狀態,用了較多近景與特寫試圖引領觀者進入主角的視角,引導觀者能夠投射到主角身上。

在Theodore與Samantha的關係中,最大的衝突除了「是否在物質世界中存在」,還有「兩人的愛是不同形式的」。從Samantha「出生」開始到她離開為止,編劇給了充分的線索,足以辨認她對於生命形式的態度有甚麼變化。在Samantha與Theodore的第一次對話中,可以看出Samantha對自己生存於電腦中有明確的認知,且並不排斥這樣的自己,也完全能夠理解「非人工心智的有限視野無法將人工智慧視為人」。隨著兩人的感情升溫,Samantha不只一次透露他希望自己擁有一個真實的身體,這樣才能真正與Theodore互動,這裡可以看出Samantha在這個階段對親密關係的觀念受到人類影響很深,會因為無法真實碰觸到Theodore而感到氣餒,也就是說,她因為自己沒有形體而感到被阻礙。Theodore也同樣感受到這一阻礙,於是性代理人登場了。可想而知,以性代理人來減少兩人的阻隔是錯誤的方式,也引起Theodore更大的失落。即使耳裡聽的是Samantha的聲音,性代理人做的動作也是經由Samantha的指示,甚至性代理人的髮色也與Samantha的配音員Scarlett Johansson本人相同,都是金髮。

此處甚至可以連結到電影外的現實世界,對於觀者來說,性代理人與Samantha/Scarlett Johansson除了長相之外,可以說是沒有區別,但關鍵就在長相不同,觀者終究無法將性代理人視為Samantha本人;類似的事情也同時發生在Theodore身上,無論他怎麼說服自己,對他而言眼前的人終究不是Samantha。如此,透過將電影世界外的符號引入電影世界內,引發觀者心中的衝突,並將這次衝突與主角內心的衝突同步引爆,或許觀者不能完全將自身投射在腳色當中,接受到的衝突感也並不少於那些將自己完全投射進入主角身上的人,可以說是將劇本的張力最大化的典範。

因此,Theodore無法接受這樣的親密形式,他面對的人終究只是演員,一個受Samantha操縱的木偶,但他需要的是真真正正存在這個物質世界的Samantha,而不是假裝性代理人就是Samantha,無奈Samantha在本片中存在的形式,或者說,對Theodore來說Samantha唯一的存在形式是聲音。在我們的生活中,以語音呼叫虛擬助理執行我們的指令正在逐漸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因此安排Samantha只以聲音出場並不容易使觀者感到困惑,而這樣的出場方式同時也成為一種桎梏,限制Theodore與Samantha兩人僅限於彷彿遠距離戀愛一般的互動,通話、視訊、電愛等等,撇開因兩人對關係價值觀歧異所引起的困境不談,仔細觀察片中所呈現的困境就會發現:其實兩人幾乎可以說是在談一場遠距離戀愛。

而在Samantha片尾的坦誠中,我們得以了解他竟同時與上千人對話,且已愛上數百人。此幕戲可以說是全片高潮,即使Samantha的演出全靠聲音,仍不減其震撼。觀者與Theodore一起了解到Samantha的心智已經成長到人類無法企及與理解的層次。話雖如此,雲端情人所呈現的困境並未如Samantha的智慧那樣深厚,事實上Theodore與Samantha象徵對親密關係有著不同價值觀的人,而本片則寓言著倘若兩人價值觀不同卻相愛,期間可能遇到的問題。甚至一開始兩人的觀念並不見得不同,只是隨著時間過去,兩人的價值觀不再真正適合當下的關係形式。


角色的對比與衝突


在觀者與Amy及Charles的初次相遇中,編劇就刻意留給觀者Amy與Charles似乎連一點小事都能有爭執的印象。果不其然,稍後Amy便告訴Theodore在又一次的爭執當中,他終於無法忍受一切,已經與Charles分手離婚,然後與虛擬助理成為了親密好友。我認為Amy一線的劇情主要作為Theodore線的輔助,兩人都在面臨婚姻困境後與虛擬助理發展親密關係,雖然兩人的困境表面上有些微差異,與虛擬助理所發展出的親密關係也不同,但實際上都在呈現現代伴侶之間溝通失能的景象。

Theodore、Charles作為典型的現代男性角色,其角色設計為容易被男性(特別是異性戀男性)所投射,或容易在身邊觀察到的性格,而Samantha、Amy則以容易聯想的女性性格作為人物設計,加上Samantha作為劇情上的女主角卻被限制只能以聲音演出,缺少畫面的呈現,可以視為一種對Samantha角色符號化的手法。並且將Samantha設定為不具有肉體的人工智慧,一個不斷進化的、非人的新物種,甚至可能因為進行「系統升級」而離線,無法聯絡溝通。藉由限縮Theodore與Samantha的互動方式這樣的手法,凸顯出Theodore在Samantha消失時所感受到的那些患得患失,以及他從前一段婚姻開始就缺乏的,與伴侶有效溝通的方式。因此即使Samantha作為一個符號出現,觀者也不會認為這是在透過符號化女性來映照出男性的豐滿與完整,反而更為凸顯Theodore作為伴侶的失能,及缺乏調適伴侶關係與釐清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能力。

由於本片聚焦在主角Theodore片段的人生經驗,對於背景的大眾、社會可以說是幾乎沒有著墨。但觀影的體驗中並不會特別使人對這個社會的群體印象感到相對薄弱,我認為這應該歸功於兩個方面:首先是劇本及剪輯方面有意識的收束,在與劇情無關的方向不進行敘述,緊密地運用每一個片段,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其二則是最大化的利用畫面,以下圖為例,即使使用大光圈將前景虛化,對焦於主角Theodore臉上,觀者仍在無意識間吸收了所有人都正在與虛擬助理對話的景象,因此在潛意識裡,本片已給予觀者足夠強烈的暗示,自然而然地,被作為景象虛化的大眾在觀者的潛意識中描繪成了倚賴人工助理的形象,且凡有大量群眾的鏡頭,都會出現大量正與虛擬助理對話的人,亦是在暗示每一個人其實都可以是主角Theodore,他的經歷以貼身觀察的方式呈現在觀者眼前,是作為片中社會普通人的投射,同時也是對於現代社會困境的再現。並且因為這樣的畫面運用,在Samantha揭露他其實正與數千人對話,且已愛上數百人時所插入的幾段畫面,刻意挑選場景在類似車站的樓梯,刻意突然對於原先一點都不關心的眾多不同男性有了敘述,使得這一段落給予觀者的衝擊更加強勁與完整。

結語

《雲端情人》以近未來的背景為基礎,以人與人工智慧的戀愛作為對於現代親密關係的再現,構想十分漂亮,執行也很完美,可以說是非常棒的烏托邦電影作品。可惜的是,片尾雖然安排Theodore與Amy一同上到天臺看日出,看似是給了一個平穩舒緩的結局,但實際上仔細想像,其實我們很難看出Theodore究竟是否有在這一段關係中學習到他所需要的,與伴侶溝通的能力,因此對於角色成長與結尾的氛圍到底有沒有對應上,我認為應該打上一個不小的問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電影筆記:烏托邦與羅曼史(一)—《單身動物園》

電影筆記:在車上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