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認定

Started as a sailor.

電影筆記:在車上

近似棒讀的台詞演出幾乎可以確定是濱口刻意為之,藉由收斂演員的情緒表現,抹去演員詮釋劇本的空間,如同家福悠介作為導演所下的指導,機械式不斷地重複台詞,劇本才會與你對話。 彷彿小說一般,濱口用電影寫下語句,觀眾在閱讀的同時,意識隨著家福悠介與他的車輛奔馳。整體而言,《在車上》透過像是劇場一樣的鏡位(在《偶然與想像》中更為明顯),僅以最簡單易懂的語言作為架構,使我們能夠輕易的閱讀劇情。 而在表演中最能夠渲染出色彩的情緒,也被稀釋至一個微妙的濃度,既非完全抽離,也非滿載輸出,它就介在能夠察覺的邊緣浮動游離,是故在某個無法察覺的瞬間,情緒的表演已經交付給觀眾自行演繹,直到清晰的看見情緒那當下,才發現情緒的展演是一場意識的交合,在電影進行同時,觀眾與電影不斷地在交流,正如劇中的舞台劇演員與劇本一般。 如夢一般,濱口在觀眾腦海渺無聲息的勾勒出一道模糊的身影,在你捕捉到那一道身影的剎那,卻發現是寂寞二字,蠶頭是濱口寫下,燕尾卻是你的筆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