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香港的風

阿風 / 香港00後|寫作者 用文字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和成長。 風,柔軟但堅強,在亂流中闖蕩着成長。 酷愛文字,酷愛電影,酷愛張國榮。

檸檬茶

發布於
只有上輩子才成定局,只有下輩子才如童話般夢幻。只有過去才是風花雪月,只有未來才如行雲流水,只有對過去和將來才可以充滿想像。

《檸檬茶》父親偶然談起了這道2012香港中學文憑試中文作文的題目,父親問我為什麼不是菊花茶,奶茶,或是咖啡?為什麼要是檸檬茶?


或許又是檸檬茶才能達到所謂的人生境界?


我想了想,並沒這般高尚。

但正是因為它的平實,才高尚。

越貼近身邊的東西便越是虛幻不清。

太近了,模糊了,看不清了。




走進一間普通茶餐廳,跟店員要一杯檸檬茶。不用多久,隨即奉上。平日或許不會仔細察看,但我仔細看了看它。


嗯,原來又是角度的問題。

從側面看吧,那是一股鮮紅色,通過透明的冷飲杯中穿透,或許是我孤陋寡聞,但我總覺得波浪形冷飲杯在香港的加持下才能變得更有味道。從平面中央看過去吧,那是一種棗紅色,帶點喑紅,看不通透,但看到了香港特有的所謂「少冰」(其實還是正常冰量)。從上面看下去,以俯視的角度看吧,這時候竟然看到鮮紅與棗紅配合,透,又不透。


嘩,真是奧妙。

並不是我故意玩弄文字,我是真的去點了一杯檸檬茶,觀察後得回來的,而它就是這般奧妙。


接着使用香港人獨有的能力-篤檸檬。彷彿跟他前生有仇般,把它往死裏篤,怕他弄得體無完膚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知道怎樣做的。說得簡單對吧?其實不簡單,好吧。明明那冷飲杯只有拳頭般豆大,但那片檸檬吧。總有理由往左逃往右避,真想在這個時候聽一首《這麼遠那麼近》和《向左走向右走》。這是不是有點像人生所謂的挫折,捉拿不到它逃跑節奏的那一刻還真的有挫敗感,什麼鬼千斤大石在眼前,雲霧在前惘然不知路,還有專屬的廣東芳言,都在我嘴邊等待發射。


看,一杯檸檬茶罷了,挫敗感呢。


好吧,與生俱來的能力,看來有待改進。然後終於能嘗上一口,或許是所謂的辛勞過後才有甘甜,那份涼快感彷如雨後彩虹啊,青春的味道不而言之。


先是酸口,後是爽甜,最後還有一陣檸檬茶獨有的苦澀。苦不苦呢,見人見智,看你有多能捱了。偶然喝着喝着,檸檬核竟從幼小的吸管中給起來直入口腔。真是煩人,壞了興致。這時候會怎麼做呢?正常人或許會把它吐出來,或者把它嚥下去。這就好像生活上日常大大小小的委屈抑鬱,什麼突如其來的傷感,沒有理由的暴躁都在這棵檸檬核上反映出來。吐出來,還是把它嚥下去,亦是見人見智。就看你是那種不能受委屈,還是那種斯斯文文,發脾氣都會感到不好意思的那種。


我是覺得把它嚥下去也沒什麼吧。

反正你這顆核不嚥,還有下一顆呢。


杯內的檸檬茶隨時間消減,棗紅色的杯身亦變透明。這像不像生活中,事件到最後終歸沉魚落雁、水落石出,一切都變得透切?其實可能到最後我們還是看不清楚,但至少我們應該有些得着的。至少不是別人給你灌的心靈雞湯,而是自己經歷回來的雞湯。



就像那杯檸檬茶一樣,由當初的新鮮感,逐漸把它當作生活日常的一部份。不在意,其實已經不能失去。最後退了冷感,退了熱誠,不溫不冷,兩岸也不到,所以背道而馳。成為過去式。



或許,離開茶餐廳的時候還在想,為什麼當初選喝檸檬茶,而不是奶茶呢?


得到手的、可遠觀的,才會默默珍惜。

遠遠看他,歡喜;得到手了、歸你所有了,生厭。


歡喜,然後生厭。

這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我們都曾虧欠過愛情」

或許,不只愛情,而是所有情誼。

總有一方付出的比較多,自己不會總是被愛。



別去指望今生了

看罷,它只是一杯檸檬茶。


只有上輩子才成定局,

只有下輩子才如童話般夢幻。

只有過去才是風花雪月,

只有未來才如行雲流水,

只有對過去和將來才可以充滿想像。

現在亦只能夠腳踏實地,偶然發發白日夢。

認命,做個人。


我始終是不肯信任今生啊

我始終是不肯信任現在啊

現在太多變幻了啊?


共勉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