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岸

想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按时候结果子, 叶子也不枯乾。

疫情下的Haircut

疫情之下剪頭髮變得很難。

我去了70塊錢快剪、日式的那種方盒子剪頭髮QB (Quick Barber,interesting it's not using stylist),幾個月以來第一次理髮,排隊時間比理髮時間久,而且感覺多了些女生。

其實以前QB是絕少看到女生的,現在估計很多人更不放心洗剪吹這種繁複的過程,覺得快剪掉一些煩惱絲,也就願意了。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會一試難忘。

溪岸是怎麼從一個固定中環、尖沙咀的理髮師轉變為在QB求生存的狀態的呢,非常簡單,你只要生孩子就可以了,馬上你就是那個廣告裡面蓬頭垢臉的狀態了,去一個專門的appointment的地方和時間,非常恰意地洗了頭,小按摩了幾下,慢慢悠悠看個雜誌以及和理髮師八卦個前世今生?算了吧,如果你花這種時間,你會覺得你根本是有罪的。為了免去這種罪惡感,我已經幫襯QB很久了,久到有一次回去以前的理髮師那裡,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忍受,剪一個頭髮,要超過10分鐘?!

當然,由於QB生意太好,之前那個什麼,你只剩下10分鐘,你可以做什麼的廣告概念真的應該被取締了,可以在趕地鐵的之間快剪一個頭髮的效率,已經有點堪憂了,除非你沒有選擇所謂的peak hour,我目測至少下班時間、週末還是都挺繁忙的。

但是相比一個在腦袋上麻煩操作一個多或者數個小時的過程,10分鐘剪完一個髮型,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sounds like 植入但明顯不是,這種誘惑力到底是我自己越來越沒有耐心的緣故,還是理髮這件事情本身,本質上其實並不具備需要花掉我們幾個小時呢?尤其現在跟著youtube,很多人已經某些程度學會用鏟子刨出一個男生的類似金三胖的髮型了,甚至開始懷疑要花錢剪頭髮這件事情,是否有意義。。。整個一個消費的倒退。

很多人在討論,這次疫情何種程度上,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例如我們有更深入的互聯網化需求,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會倒退還是會反彈,例如越來越多的太太們學會了幫他們的先生/小孩理髮,而且她們自己發現原來在QB也能剪個不錯的頭髮的時候。

我也看了些QB的創辦成功歷程,真的就是一位非常簡單的出發點,他不理解為什麼在理髮店我們要等這麼久,然後洗頭、熱毛巾、按摩、然後被sell不同的產品,想想也是之前總有一種如果你不染色、燙頭髮,做護理,你會覺得有愧于出現在理髮店,但其實我只是要減個頭髮,這位小西國義創辦人決定要終止這一切,反向思維如果我們只做你在家裡做不到的事情,理髮,其他洗頭、剃須、賣產品,你都自己處理了,這樣是不是客戶的需要,而你會不會願意為此買單,事實證明這種極致的時間管理的概念,成為這個非常傳統的行業的一種革命,感覺日本很容易有這種極致的觀念和服務,例如我只做這一種拉面,或者只賣手鑿的冰塊的酒,書店只是用來賣書的等等,甚至uniqlo何嘗不是從把牛仔褲做到極致便宜以及好穿開始的呢?

作為用家,當我已經不能夠回去忍受髮型師跟我三長兩短的社交的時候,我開始成為QB模式的擁護者。

理髮也要極簡的溪岸

以上

7日極簡主義挑戰

极简的暴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