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墨 Bamor ♡

懂命理、會改運,喜好分享、樂於助人的生活實踐者。最新資訊請前往 ➤ https://myname.link/bamor ⏎

關於香港,勝利背後的憂慮。

今(十一月二十五日)香港區議會選舉開票完成,看到結果,我是這樣形容的:「泛民派碾壓建制派。」連續幾個月壓抑的情緒,找到了一個出口,就好像傳統壓力鍋烹煮到最後,要撥開洩壓閥,嘶的一聲冒出蒸汽。區議會的選舉,就是這次北京當局的洩壓閥。

我認為,北京當局從來都沒有沒收這一場選舉的想法,同時也不會像當年香港立法會宣示風波,在事後褫奪當選人資格。

除了因為區議員的政治權限有限外,另一層面去思考,既為壓力出口,要洩壓就不會再拚命地增壓。

截至目前為止,不論本地與外地,媒體同步道出了香港民眾的勝利,輿論同步指出北京當局將面對更多的壓力,一個晚上對於香港的悲觀,似乎守得雲開見月明。

但,真的是這樣嗎?

就算區議會席次大幅增加,甚至明年九月(依照往年經驗推估)立法會選舉泛民派持續碾壓建制派,香港就能夠過民主實踐光明未來了嗎?

憂慮就是來自於這個真實的命題。


美國資料中心《民主的原則》,概述民主如下:

民主一詞源於希臘字"demos",意為人民。在民主體制下,人民擁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權。

進一步展開「主權」兩字,維基百科闡述如下:

主權(英語:sovereignty)是一個國家對其管轄區域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權力。簡言之,即為「自主自決」的最高權威。是對內立法、司法、行政的權力來源,也是對外交往保持獨立自主的一種力量和意志。主權的法律形式對內常規定於憲法或基本法中,對外則是國際的相互承認。因此它也是國家最基本的特徵之一。國家主權的喪失往往意味著國家的解體或滅亡。

自一九九七年回歸以來,香港透過與憲法等同定位的憲制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下簡稱「基本法」),保障「治權」的獨立行使,中國所施行的社會主義制度等將不會伸延到香港,香港特區政府維持高度自治。

基本法奠定了中國在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礎。「一國」說著主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制」表示香港制度上獨立,港人治港。

法理上,從英屬香港時代,乃至九七回歸後,香港向來沒有獨立的主權。例如,香港沒有獨立的外交權,對外建立自己的邦交國。對內的治權(行政、立法、司法),自回歸以來,亦長期受到北京當局的掣肘。

中國是否會賦予香港獨立主權地位?答案顯而易見,不會。這就是為什麼,北京當局總想將抗爭定調為「港獨」,因為如果港獨的假設成立,對中國來說,能直接開出一台解決問題的直通車,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抗爭問題。

然,這一場選舉的氛圍,讓港獨的角色,忽然掉入了有跟沒有之間。

中國放手,人民接受。現行選舉制度,在這次的區議會選舉順利運作,實踐了中港之間的「一國兩制」,近日香港普選落實、公民意志展現等言論,更直接地深化了「一國兩制」施行的典範經驗。

仔細觀察,北京當局這兩天並沒有大動作抨擊選舉不公,親北京的政治群體、人物也相繼接受失敗,願意重新傾聽「民意」,似乎正操作著,香港擁有民主,仍持續履行美好的一國兩制。


民主美妙的地方在於,有些人會因為有如此的制度,能進入體制內;而不適合的人,也將會被推出體制之外。前者就是這次的泛民主派,後者就是被碾壓的建制派。

當部分體制外的人透過制度進入體制內,會加深了體制外的無力感。試想,掌握了多數的區議會發言權,將更難解釋為什麼還需要在體制外抗爭。

至此,北京當局又一次在這場持續性的抗爭中,展現了高明的政治手段。

從今日候任區議員進入探視理工大學留守的抗爭者,卻無力要求警方改變作為,也沒有辦法要求現任特首轉向,可以看出端倪。

民意透過這場選舉被實踐,除了提出意見,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展現。

當這個事實與無奈持續深化後,北京當局若維持一貫態度,香港現任特首仍將完成餘下二年多的任期時,被洩壓的抗爭會否復燃,能否持續?多數人仍會持續希望在有體制內的改革?如果體制內行不通,那體制外如何找到更好的立足點?

這時,勇武派有極大的可能會是唯一解,因為沒有任何方式可以被看見,甚至引起關注跟處理。

但一次次的將人放入體制內,體制內外的矛盾,更有利於提升鎮暴的嚴厲程度。

因為,你已經有區議員(代議士)可以發聲表達意見。不願意透過體制內改革的體制外暴力詩作者,更加容易被找到譴責以及打擊的切入點。直到更多的人發現體制不存在作用時,會轉由推翻統治變成改變體制。

但修改憲制文件《基本法》,並不是香港人說了算。

基本法《第159條: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本法的修改提案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修改議案,須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三分之二多數、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同意後,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團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 本法的修改議案在列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議程前,先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研究並提出意見。 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牴觸。

當你在 Google 或者其他搜尋引擎中,打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去查詢之後,你將會更了解,不管幾場屬於中國式一國兩制中的民主勝仗,最深層的憂慮都將只能回到,對於單一政黨政治體制上面的「期許」,但總有些不切實際。

修法去改變體制,很有可能不被允許,不被同意。那時,如果還有持續的抗爭,希望修改基本法,就更容易切入了「港獨」的命題。如上所言,正好對應上解決問題直通車開出的時機。很可能,這是被放進劇本操演的項目之一。


當香港慶祝勝利的背後,其實所有的事情在北京當局的眼中看來,可以改變,也可以不改變。但高明的政治手腕,以及不斷操演的各種劇本,並不會因為一場區議員選舉的勝利止息。

過去這二十五週的抗爭,意味著改變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泛民派在選舉「勝利」的同時,我們從來都不應該樂觀或者單純的相信,那個不遠的未來充滿光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