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沒想像力的社會觀察家,富創造力的生活實踐者。在亞洲不同的國家都待了一下,所以從臺灣出發,分享看到的世界。要找我的可以看看這裡: https://willliu.me;https://blog.he2.in;https://he2.in。

起飛

想一想,從小至大飛香港的次數,應該也已經超過十次了吧!

身為一個台灣人,有些時候總是會對海峽以外的世界,充滿著不同的想像,而同文(都是使用正/繁體中文)、同種的香港,就成為了小時候覺得最方便飛去的地方。

說真的,我已經忘記第一次來香港是什麼時候,做了什麼事情,只記得是跟爸媽一起來的。好像有去過海洋公園跟很多地方,但也想不起來具體的任何事情。更遑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


學生時代,透過不同的機會,又來了一次,參加冬季交流的營隊,認識了不同的香港朋友,雖然都已經失聯了許久。

長大後,擁有了獨自自主能力,香港變得不再這麼遙遠,入手一張飛過台灣海峽的機票,對自己不再是個困難的遙不可及,但香港卻也慢慢地失去吸引力。

然後,前往香港變成了一種擁有目標的旅行。

很多種不同的目標,讓我一次次地回到維多利雅港,從尖沙嘴遙望矗立對岸港島的一幢幢大樓;從港島看著尖沙嘴,那一片繁華的購物天堂。


最近這一年,來香港又產生了更多的質變。

感覺香港好像不再跟以前一樣好玩,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去過的觀光客景區已經太多,還是真的隨著社會演變、政治變遷,不若以往。

覺得物價高了,成本也直接就往上墊了。很多時間,這邊變成了一個工作的代名詞。

踏入赤臘角機場時,就想著快點抵達目標,然後去休息或者是工作。被工作侷限了的心情,可能也是香港在心中失去風情的原因之一。


這一次,來香港,真的就是為了工作,一個期限客觀上不長,但主觀上已經具有「最長」的意義。

一路的幸運相伴,通過了層層的行李檢查,原本怕行李超重的擔心,變成了要離鄉半年的心情,有興奮卻也帶著不安。

很幸運,行李過了所有安檢,機場沿著台灣西邊海岸飛行,可以一路看著窗外的夜色中的每一盞燈,有點不捨,即使暫別的期間不長。

物理距離很近的香港,體感距離卻因為即將離鄉的心情,開始放大了數倍起來。

隨著平穩的飛行,一部電影的時間都還沒完結,準備降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