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城客

沒想像力的社會觀察家,富創造力的生活實踐者。在亞洲不同的國家都待了一下,所以從臺灣出發,分享看到的世界。要找我的可以看看這裡: https://willliu.me;https://blog.he2.in;https://he2.in。

所以我們是誰?科學家透過中風經歷告訴「每秒都可以選擇」

這是一段非常有趣的影片(已內嵌在文章中),我看到的時候被 Jill 的語氣整個帶到了當時的氛圍,而更幫助了自己解開了以前常常疑惑的「左、右腦分工」還有靈性學習的疑惑。

Image by silviarita from Pixabay

剛學會幾種身心靈的工具的時候,我曾經做過一次好好的了解自己,然後跟自己說不如就弄個品牌叫自己「左腦諮商師」。原因是因為我是一個非常思考跟邏輯型的人,這一點大多數時候幫助了我很多,而且感覺蠻酷的。

但後來我就不再使用這個說法了,除了我覺得叫自己諮商是有一定的法律跟廣告風險外,我還查了幾篇文章,很多人都說左腦跟右腦其實沒有這麼大的分野,也不應該以左右腦區分。這一點是我不再使用左腦人稱呼自己的原因。

Jill Taylor 親身經歷過少數腦部科學家希望擁有的研究經驗:她親身經歷過一次腦中風。看著自己的腦功能徹底退化--動作、言語、自我意識都一一退化。這是一段動人的演講。

最近看到的了一支影片,又重新讓回憶起這個議題。影片是敘述腦部科學家 Jill Bolte Taylor 自己的中風經驗,從 07:30 開始 Jill 陳述著自己的中風經過,推薦大家點進去親身聽聽看,高潮迭起的聲調,令人不自覺跟著情緒起伏。Jill 是這樣說的:

我從滑步機下來 走到客廳, 卻發現我體內的一切都慢了下來。每一個步伐都非常僵硬而且刻意,失去了原本應有的流暢我的感官變得只關注我體內的運作,當我準備沖澡的時候,我真的聽到了,我身體在小聲對話: 「你們這群肌肉,開始收縮! 你們那群,放鬆。」
接著我失去了平衡,靠在牆壁上,我看著我的手臂,發現我找不到身體的界線,不知道自己是從哪個點開始的、哪裡結束,因為組成我手臂的原子和分子和牆壁融合成一體了,我感覺到的只有能量。
我心想:「我到底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在那一刻,我左腦的聲音突然消失了,彷彿有人拿了遙控器,按下靜音—徹底的安靜一開始我被大腦安靜的程度嚇到了,不過我的注意力很快又集中在周圍那片能量海,因為我感受不到我身體的界線,我覺得我好巨大,好像在膨脹,覺得我和周遭所有的能量融合成一體,那個境界很美 。

少了身體界線,我們只剩下能量

其實最吸引我的不是左右腦的問題,而是 Jill 所陳述的那個世界,那一個找不到身體界線,感覺到跟這個世界融合在一體的感覺。

另外一方面,讓我更驚訝的是從一個研究科學的博士口中,這麼無障礙地說出了「能量」這個詞,而且聽起來不是我們以前聽到的質能守恆定律的能量,而是身心靈工具常常講出來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能量一詞。Jill 繼續接著說:

突然間,左腦又「上線」了 並告訴我:「喂!出問題了 出問題了,快想辦法求救!」 但在我意識到情況不妙之後 我遇到問題了。就像是,「好的好的,我出了問題。」
可是馬上我又回到了,純意識的世界—我稱之為 「啦啦國」的地方,那邊很美。試想:能夠完全脫離腦內的聲音切斷與現實生活的連結,那會是什麼樣子
我在那個空間裡面,一切工作上的 壓力都消失了,我感覺自己變的好輕。你可以想像:「在那邊,所有人際關係上的壓力也都消失了,我感受到的是一片安詳。」想想這37年以來,所有的情緒負擔都消失不見會是怎樣?我感受到了極樂,美麗的極樂。
但我的左腦又上線說:「喂!你專心一點! 快點求救!」於是我思考著:「我要求救,要專心。」我從浴室出來,僵硬地穿好衣服,在家裡走動並思考著:「我要去上班,我要上班!我還能開車嗎?我還能嗎?」
就在那一瞬間,我的右臂徹底麻痺。我此時才驚覺:「我的天呀!我中風了。我中風了。」

Jill 的身體沒有離開過同一個地方,但是在那個時間裡面,去同時體驗到了「美麗的極樂」,以及左腦時不時甦醒的呼叫。

在學習很多工具,或者認識的很多身心靈老師,都不斷的跟我們說,身心靈走到最後,其實我們就是不斷的向內在了解自己,因為所有的答案都已經存在你自己的心中。

這些話聽起來,有多夢幻就有多夢幻,跟宗教會跟我說:「人人本自俱足。」六個字一樣的道理。從來沒有人想要好好的解釋,什麼叫做本自俱足。

在看到 Jill 敘述 Lalaland 的時候,我內心有一種原來是這樣的感覺,所謂的早已存在我們心中,是因為我們的大腦運作機制中,左、右腦早就各司其職。

我們的大腦同時就會去讓我們佈滿著理性的思考,也讓我們時時有機會的去感覺「極樂」。

一切同時存在,端看你的選擇

這一切同時存在,從來都沒有從哪一個地方要往哪一個地方前進的問題,只有你願意在這個時間,選擇去看到哪一方面的自己。

過往的我,習慣讓左腦主導著自己,所以休息身心靈的路上對我來說有很多不同的體悟。很多人總是問我,為什麼你會想要來學這個,多數時候,我是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的。因為,學習從來都不是一個很有邏輯思考的事情,就只是我覺得想要學,在學習的過程中覺得快樂,就來到了這個課堂之中。

認真想想,我的確很少去上那種沒有感覺的課程,不論塔羅、精油芳療、靈氣、SRT 等等,這一些或許都不是左腦能夠想像出來的事情,但在上課的時候很多時間都會覺得,所講的不是這麼合理嗎?

靈氣跟我們說要連結宇宙源頭愛,SRT 請我們跟自己的元始靈合作,塔羅、芳療除了課本講到知識外,更多時候我們要聽從我們的直覺,內心的聲音。

看完 Jill 的現在,認真想想,其實所接受的這一切教導,不就正是告訴我們要:「相信自己、信任自己。」因為我們自己的內部,確實就有那一份我們在追求的極樂的經驗,只是我們多數時候不一定會看見。


所以我們是誰?

Jill 在後面花了八年的時候才完全的康復,現在看到能夠站在舞台上跟大家講話。最後的一點時間,Jill 這樣分享著:

所以我們究竟是誰?我們是宇宙中的生命能源,有著精巧的雙手和兩個用來認知的腦部。每一秒,我們都有能力去選擇,我們要成為怎樣的人、要在這世上過怎樣的日子。此時此地,我可以進到右腦的意識裡,在這裡成為宇宙中的生命能量,成為我身上50兆個精妙細胞的能源,與一切合而唯一;我也可以進入左腦的意識,成為獨立的個體,與所有的能量切割,跟你切割,我是 Jill Bolte Taylor 博士,我是知識分子、神經解剖學家。這些是我體內的「我們」,你想怎麼選?你會怎麼選?什麼時候選? 我相信,如果我們花愈多時間啟動安詳平和的右腦,那我們就可以把更多的安詳平和投射到這個世界上,地球就會有更多平和。

每一秒,我們都有能力去選擇自己是誰。我對選擇的定義是:

當我們擁有了選項,才需要考慮怎麼選,選擇也才會成為一個真的議題。

以往,我們總是外求選項,想要別人給我們答案,當我們拿到選項的時候,還會給自己找藉口,說為什麼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誰的總是比較好。

多數時候我們都被這樣回答著:「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久而久之,我們就習慣了這樣的回答,就像我說過的大腦污染一樣,也接受了這樣的安排,相信自己過往經驗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這還不是最可怕,更令人覺得驚悚的是,我們也將帶著這樣的信念,規劃自己的未來。

這一切的主觀詮釋,通常都不會找到捷達。但是,如果當你發現,其實自己就已經站在那個快樂的地方,能夠成為那宇宙更深更廣的愛,那是一個不需要穩穩抓住,不需要去不斷創造,不需要孜孜不倦地去找外界的眼光來定義自己。

那一刻,是不是你將獲得一個完整的選擇權,因為再怎麼算你都會有兩道選項,一個是接受左腦的求救安排,另外一個是選擇進入右腦的安詳平和。

有兩個選項,就會有選擇,而你可以選擇想要成為誰。

原文網址:https://blog.herearoma.com/post/brain-scientist-experienced-the-inner-peace/

從 SRT 靈性反應療法談論選擇資訊的重要性

生命如此渺小,关于Life Coin的异想

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