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沒想像力的社會觀察家,富創造力的生活實踐者。在亞洲不同的國家都待了一下,所以從臺灣出發,分享看到的世界。要找我的可以看看這裡: https://willliu.me;https://blog.he2.in;https://he2.in。

寫在台灣 2020 大選之後〈一至三〉:總統選舉

〈一〉800 萬票的實力,不是民進黨的,是蔡英文的!

蔡英文能衝超過八百萬票,真的很驚人。但這很明顯是蔡英文的實力,跟民進黨一點關係都沒有,再加上國民黨的選戰策略特別的詭異。

正如我所說的,截至昨天(1/11)的台灣人民,不喜歡蔡英文的很多,不喜歡韓國瑜更多,但「不喜歡不足以成為投票的動力」,而最後一週國民黨大造勢、廣告強力放送創造了兩個效果!

第一個效果,讓那些覺得蔡英文穩上不差我的一票的人,產生了危機感,那個危機感被累積到大到,一定要買一張高鐵票、機票就算是站個也要回家投票。

第二個效果,讓不喜歡的韓國瑜的人,真的出來投票。

所以我們創造了破七成,接近七成五的投票率。從長期的投票率觀察,他讓很多不想、可能無法投票的人,都堅定的去行使了自己的公民權。

所以蔡英文跟韓國瑜的票數都很高。

不過更明顯的事,如果不是蔡英文不會到達八百萬票的水準,因為他的得票率%其實沒有到特別高,只是基數變大了,創造了這樣的票數,所以並不是蔡英文防線,因為以得票率來看並不是有史(總統直選)以來的高點!

當我們為八百萬票開心的時候,真的該開心的是我們有這麼多人願意出來投票,施行自己的公民權!

而蔡英文能拿到這個票數,讓不出來的人願意出來投一票呢?因為過去四年他創造了一個很奇妙的品牌:「最大公約數」,並且獨佔這個品牌,等於在你對於台灣價值有守護的人,蔡英文就是你的最大公約數。

你不用很堅定地喜歡民進黨,但蔡英文多少在過去幾年,都創了某部分的人喜歡的議題,包含了婚姻平權、中國議題、能源政策、主權立場等等。

反觀,韓國瑜創造的絕對不是最大公約數,在一個全國性的單一選區選舉之中,當你失去公約數的條件,千千萬萬不能作出任何行為讓原本不投票的人出來投票。

不過國民黨競選政策就是希望大家出來投韓國瑜一票。

有沒有覺得場景很熟悉,沒有錯,2016 年的高雄市長選舉,其實模式就是這麼類似的,韓國瑜是當時高雄市的「最大公約數」。

89 萬票就是那時候韓國瑜在高雄的實力,就跟我說 817 萬票是這次蔡英文的實力一樣,但很明顯到這個頂峰,往下走的可能性很大,但 57.13% 的得票率,是足以讓她使用四年的。

畢竟四年後,他也沒有要競選連任,難題是在民進黨,不會再是蔡英文本人。到時候民進黨是需要解決這個問題的,往下看其他分析再來說說。

另外很明顯的一點,過去一年多,蘇貞昌救了蔡英文

綜合以上,可以很明顯知道,四年之後民進黨一定會選得很困難,除非這四年執政團隊搞得很好,或者這四年沒有任何一個政黨茁壯到能跟他匹敵。從過去紀錄累積下來,民進黨對於後者比較擅長。


〈二〉民進黨票源跟總統投票分化明顯

民進黨沒有這麼強,我相信每一個堅貞的民進黨員都會看懂這件事情,因為不分區選得很差,票員被強烈瓜分到其他地方。

但對他們來講更為憂心的是,蔡英文的實力如此堅強。

這是傳統從黨外延伸下來的歸隊傳統,在決一死戰的時候,打落門牙和血吞,贏了再說,所以民進黨比較會選舉。

先說會選舉跟會執政是兩件事情,台灣的政黨充分瞭解這是兩件事情,所以通常只會選第一件即可,而民進黨每一次都做得比國民黨好。

這次很明顯,蔡英文跟民進黨中間的差距 336 萬票,就是他自己的實力,這個實力遠比韓國瑜高很多,而且放眼目前台灣政壇,應該沒有人可以累積出這個實力。

但蔡英文並沒有打算回鍋民進黨的黨主席的話,這種聰明的策略,完美的墊高的蔡英文的高度,至少大概跟恨天高一樣的墊法。

這將會是未來總統大選的困境,民進黨找不到一個跟蔡英文一樣特質的人,畢竟/因為蔡英文本來就不是一個典型的民進黨政治人物。

當板塊萎縮的時候,民進黨這四年必然會思考如何與小黨合作,但這會遇到一個民進黨不想面對的問題:「價值與路線」,某段時間以來民進黨的勝利就是不管價值跟路線,只管「贏」,所以讓其他政黨能夠出現,並逐漸累積政治資糧。

回來看國民黨,基本盤其實沒有所謂的萎縮,因為本來就沒有這麼大,只是不再是鐵板一塊,顯示個人魅力已經抬頭,這從 3Q(陳柏惟) 獲勝可以略知一二,更糟糕的在於,跟民進黨看起來差不多的。

等於,以前講說推誰都會當選的機率已經逐漸下降,這逼得國民黨未來在每次的選舉,都要重新思考人選,可惜他們過去並沒有好好培養人才,或者珍惜人才。

加上很不會打選戰的情況下,國民黨實際上陷入困局之中。講句實話,如果不是韓國瑜,任何一個國民黨的典型人物,那這場選舉就會變成不一樣的故事,而且可能會複製 2016 的票數,但蔡英文票更低於當次。

沒有新一代的政治明星的情況下,四年後跟民進黨面對一樣的困局。

總歸如此,2020 年的總統大選必然會有一條價值路線的主軸,這是現今國民兩黨最怕的,因為這兩個黨從來沒有核心價值,只有想要「贏」,這次柯文哲看到他四年後的機會(可惜沒有機會了),但兩黨都還有足夠的資糧去累積「新一代」的政治明星。

當板塊萎縮到這個程度的時候,兩黨如果夠聰明必然需要累積新一代明星,兩黨目前都有,但很明顯的,兩黨的資糧都不夠。

四年後可能不會有另一個蔡英文、也難有當年的馬英九。


〈三〉國民黨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國民黨跟韓國瑜是不是一個值得聊的話題,其實我覺得沒什麼好聊的,因為韓國瑜就是有 200-250 萬的鐵票,這不是意識形態,這就是單純個人魅力,可以包含實際的能力也可以包含高級的演技。

但這個票數是國民黨想要在未來達成任何選舉的翻轉的必要條件,但這 250 萬票是不真的這麼鐵,也不是。

但這些人需要一個「偶像」,很大程度可以預測,這些人一直都是有偶像的,從蔣經國總統延續到了宋楚瑜,傳承到了馬英九,直到今天才出現了一個韓國瑜。

如果他們需要有偶像,那唯一的解法就是創造一個比韓國瑜更強大的偶像,如果你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你會知道目前有幾個人可以擔任這個角色,再深入思考,對只剩下一個人有這樣的資糧。

(至於是誰請大家自行想像)

那國民黨怎麼辦呢?

這時候讓我想以一個我一直重複看的電影「讓子彈飛」,裡面有一句名言。

別急,讓子彈飛一下!

寫在台灣 2020 大選之後的十個我論

寫在台灣 2020 大選之後〈四至六〉:立委選舉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