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女孩酒吧 | 威尼斯

Web3 漫遊者。 // 寫字、看書、發白日夢、失眠。

NFT 觀察誌:JPEG 和它的故事

(edited)
於我而言,一切都是關於感受。

很多人在說NFT,有很投入的也有很不喜歡和遠離的,這次說說玩了半年的觀察。NFT是技術、藝術、想像、社群、賦能、文化的結合,它有特定的軌跡,會在鏈上留下交易足跡,不能被修改和移離,你買了NFT它就屬於你,存在於你的加密錢包裡,加密錢包容易被駭客攻撃,要配合不同的資安程序。有些NFT會予持有者完全的商業使用權,例如BAYC持有者就以他買回來的頭像開快餐店,作為巨型藍籌,快餐店很多人排隊,造成了雙贏的局面;也有些項目並沒有說明持有者有沒有如此使用的權利。

生態上有不同鏈的NFT交易,我玩的是ETH鏈,去年十月朋友說 Pussy Riot 把入獄判決書割成NFT出售,讓支持者收藏,那刻腦洞大開,區塊鏈讓支持者跨越體系和制度的阻隔,去支持自己想支持的異見團體;他也介紹了一位九歲日本小孩的項目,他喜歡畫畫,母親把畫作放上Opensea 賣,想畫就放上去、不想畫就把專頁放著,漸漸累積來自不同國家的買家。甲方買完後想賣掉的話,於平台上轉售,每次的動作,都會有一個百分比在區塊鏈上給回該創作者(即是小孩),他的加密錢包會隨著後來其他人的動作,而有收入的延續。

這裡有兩點,第一是NFT可以如此政治性、議題性,你可以發行項目,把議題帶進去;第二是並非很有名的創作者,如果你有自己的行銷、熱情、去作出延續的行為,都有機會在區塊鏈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一直沒有投資加密貨幣,直到NFT出現,而我對圖像、會動的東西、社群很有興趣,有一位十年未見、在數百元買比特幣的朋友說,他覺得這個區塊鏈衍生品把技術、藝術、社群連在一起,還有讓此可以走進實體生活的可能,在視覺上看得到、有了形狀、有了觀賞的行為,這在他經驗裡是沒見過的展現。

去年秋進入NFT的世界之後,覺得女性是少數,很多項目都是男性在玩,比特幣更是絕大多數由男性白人持有,而市面上的NFT,很多都是剛強、剛烈模樣的頭像,獅子王、猴子王、戰士。我想找一個代表到自己的頭像,然後就想,其他女性都會想找一個代表到自己的頭像,這是一個需求,於是就去研究由女性主理的NFT項目。

Web3有些時候其實也很Web2,它是技術進步了、區塊鏈讓擁有權、不可修改的情況得以出現,但始終是人在做項目,很多Web2發生的事情會發生在Web3裡面,例如跟實體品牌合作、找Web2有影響力的人去做宣傳。於我而言,Web3的應用該有更多,尋可能去探險,例如是DAO、以token投票、能夠運用自己的IP、形成持有者和項目方都一起推動的圓環。

外國有一個大型寫作NFT項目,每名持有者都有一個寫作室、一把匙,能把內容寫到區塊鏈上,項目主要由外國暢銷作家書寫小說,幾千名持有者要做的,是拿出自己的NFT頭像,運用IP、寫些內容去走進共創之中,這本小說便是圍繞這些頭像背後的故事、在那個特定的元宇宙裡的見聞,去進行創作核心。最後這本小說會拍成電影,所有小說、電影、周邊產品所帶來的收入,會透過區塊鏈技術,分紅到有份拿出頭像IP的持有者的錢包。這是雙方都能獲益的狀態,項目方和持有者都能透過區塊鏈技術獲得利益,並不是我買了你,你要做事,我坐著等收益的狀態,而是建立互動,容讓一個項目繼續生長,比起一次性的購買、等待它升或跌,背後要做的事有更多。大項目較易成功,但市場更多的是中小型項目,買家亦然,因而願意實驗變得重要。

這裡就談到了參與,在去年十一月觀察女性NFT項目的時候,察覺到社群參與的重要性,有一個項目,主理方忙著跟知名品牌建立關係、爭取去聯合國會址做展覽等,持有者也不是沒事可做,他們/她們組成了一個 Alpha Group,就是福利社的意思,自發給社群辦活動、派福利(如其他NFT項目的預售機會),讓該項目持有者們能在一級市場,即最低價時就購買得到。這是一種「大家也做事」的練習,當然也有不投入的持有者,而這種大使職能的建立,吸引了不少人加入,也更願意牢牢地拿著手上的NFT,而我自己是有種離不開的感覺了。那些大使的自發,容讓持有人更能組在一起,在每秒都變的行情裡,嘗試讓項目走得更遠一點。

去年秋時,我沒有很確定女性主理的NFT項目的潛力,價格沒有特別高、相比其他項目裡也沒有份外受到注目,但始終認為NFT也是一個講議題的世界,Web2談的,在Web3也會談,有些基本值價是相通的。在一個男性主導的區塊鏈世界,總會有女性主理項目能跑出來,並結集一些從不同地方而來的社群力量,而剛入門的女性也會想加入這類社群。那時有個女性頭像項目叫World of Women,我認為它會在日後得到認同,我不夠錢買,建議身邊一位問我意見的朋友購入,那時地板價(意指一萬張裡最低價錢的那一張)是2顆以太幣一張,一月的時候地板價曾是16顆以太幣一張,現在是大約7至8顆以太幣一張,8顆在此刻大概是18萬多港元一張。其實買NFT不是買那張圖,而是背後的團隊、社群,還有它在界別中的位置、日後想發展的路向、團隊大腦裡裝的東西。後來愈來愈多女性主導的項目出現,大多是推動女性藝術家發行自己的藝術作品、辦Web3教學,也有不少跟現實世界掛勾,例如是將收益捐到馬拉拉基金會(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推動女性在現實生活的教育等等。

但我沒那麼傻,覺得有議題、有社群就是好,NFT世界裡,絕非那麼好,而成功例子看似那麼多,只是因為人在成功的時候喜歡大肆宣揚。市面上很多給予承諾但不做事、或者消失了的團隊,也有很多資安問題,亦有很多今天參與在社群,明天就退出的持有者。來來去去沒有不好,都是常情,進進出出也有選擇的自由。而我亦想重申,NFT不一定要有賦能,太過要求項目要做這個開發、做那個賦能並沒有好處,如果項目方是一名藝術家,這跟他的意願不合。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的項目,各有功能,選自己喜歡的就好。我在更多的時間,是在觀察所認為的好或不好、一個社群會怎樣生長,當中有什麼進步的建議等。

有一個我頗喜歡的一萬張頭像項目 Sad Girls Bar,相較起上來算是便宜,現時約二千五百港元一張。她全是黑白畫作,所有的活動、合作宣傳都以黑白色調為主,在講究positive vibes、亢奮的環境,這項目堅持以 sadness、黑白為主調,容許難過、傷感的角色存在並成為主角,這是難得的,就是有種沒被大環境影響的基調,也不會跟你說項目會起飛。她是一名藝術家,在NFT的世界跟不同的團隊連結,辦音樂環節、在烏克蘭戰爭時發NFT募款。我覺得在NFT項目裡,我彷似看到她仍然是那個她,即是藝術家,沒有因市場的走向和各種強求而失去本有的面貌。這個項目並不見得有什麼潛力,但喜歡上她,還是一買再買。

Sad Girls Bar 頭像項目藝術家 Glam Beckett 作品《End of the World》

Boss Beauties 是我第一個購入的女性頭像項目,她著名的象徵,是一個抱著嬰兒的母親進入Web3的圖像,頗為鮮明的道出項目想法,讓背著傳統家庭崗位的女性也進入Web3。它會跟傳統公司合作,例如跟性別十分定型的Babie公司、也跟超級英雄Marvel合作,這兩種合作某程度代表不同取態,想把形象盡可能橫向發展,自己給出一個定義。

Meta Angels 是一個天使頭像的項目,它發展出一個借出NFT的區塊鏈技術,例如你買了兩隻放在錢包,而你其實只需要一隻便能進入項目享有福利,那你可以借一隻出來給人,讓那個人也能享用持有者所享有的,以及進入社群。技術可以讓你在借給別人一段日子後,在他的錢包把該物件拿回來、技術也能讓對方不能賣出及轉讓。這個借出的行為是不會為甲方帶來收入的,但可以讓沒有買的人一同加入項目,借一借、用一用,貢一貢獻。這個例子可以看到某些項目方,對於社群、眾人參與的想像,在錢以外,也有這樣的實踐。

有個項目方的活動讓我記得很深,活動名為「Why I Rise」,請持有者貼出NFT頭像說自己的故事,有兩名持有者在創作裡,談到家庭暴力的過去,說希望道出可以幫到社群;另一人說起家族病史和如何經歷過來。我想這是一個很友善的社群,內部有它溫柔和包容的氣氛,感染到人們能夠道出這些過去。NFT的意思,是一個社群共同持有一個項目,項目會升也會跌,會升還是會跌,有很多因素。我時常覺得,在地板價、今天跟明天流行什麼都在不斷變化、對著電腦看折線紅紅綠綠的時候,社群、人曾分享過的感受、主理人的夢想和個性、腦袋裝著的事物,才讓我能略略感到有一種真切。

Web3是講求合作和互助的場所,甚至有些項目方的委員會是選出來的。基本上持有者組起來,就有能力去推動項目的走向,你買來的 Token 可以讓自己持續在社群裡作出貢獻,讓項目走得更遠。也就很多時,買那張圖,是買社群,也買團隊。

區塊鏈的應用仍然很新,區塊鏈是中立的,項目有好、有不好,高危的有、被項目方背叛的有、社群分裂的有,走得很短的有。感受你喜歡什麼,拿出觸覺碰碰四周,要決定參與在哪樣的社群裡面,只能不斷觀察和學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