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knows

no one knows

为什么香港人那么怕”送中“?(二)

在大陆,很多东西是不受保障的。就算大陆政府一直以社会主义自居,但是当涉及到工会等保障工人权益的组织的时候,大陆政府又会尽全力的去打压。很多刚翻墙的朋友认为中国大陆工会制度的不发达,人大代表当选人不够“人民”是因为民众普遍政治冷感,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佳士工人维权事件

Q:佳士是什么?

A:佳士是一家公司。佳士科技成立于2005年,主营焊割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Q:这个企业是如何与他们的工人产生矛盾的?

A:看看这些工人写的” 撕下人大代表的画皮,佳士科技的惊天黑幕!”一文,就会发现其实这家企业与工人的矛盾由来已久:



1.    不给员工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非法调休……

据员工爆料,佳士科技本来就没有全勤奖,员工请假却需要用周末的双倍加班来对调,非法调休更是经常存在,员工常常因此损失大量加班费。而连续加班更是家常便饭,2018 年 3 月,员工连续上班一个月没有休息每天都超过 12 个钟


2.    管理粗暴,超时加班,全月无休,强制员工参与徒步活动,偷窥监视辱骂并殴打员工……

强制徒步也就是说员工在每天工作超过 12 个小时,全月无休的情况下,好不容易熬到了月底有个假放,领导却要求大家参与所谓的 “聚龙山十公里徒步”,当然这个徒步是没有工资的,它号称是为了提升员工身体素质,却完全忽略员工连续上班的劳累;名为自愿,实为强制,如果不去,就给穿小鞋,徒步结束后下午继续加班,不能有抱怨,更不能表达不满!

3. 官司缠身的风险企业

佳士科技从发家开始,就一直官司不断,不是跟老东家打官司,就是跟客户打官司,当然还有许多被盘剥的员工也在用法律途径维权。还有佳士科技的办公室员工在网络上爆料,说佳士科技经常需要加班却没有加班费,动不动就裁员,克扣工资,不给高温补贴更是家常便饭。



而广为人知的佳士工人事情的起点在2018年5月10日,佳士员工余浚聪被开除,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层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实质上将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选人排除在外。


7月21日,这些工友发布的公开信显示,带头的工友从16日起陆续被殴打或者开除。20日7点40,他们试图上工,被十余名保安架出场外,其中一名工人直接被打倒在地,10点30分,20多名工人被抓。7月20日中午,20多名佳士科技工人及声援者到深圳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抗议,被警员抓捕。21日下午,他们被释放。


注意在这时,工人已经“向当地派出所、区总工会和劳动部门求助,却无任何实质性回应“,而且”派出所在不调查举证的情况下单方面盘查被殴打的员工,却对打人凶手 “法外开恩”,并且多名警员殴打维权员工,暴力羁押。“

这说明在此时,合理合法的手段已经失效。这也是后来暴力升级的原因之一。


Q:这件事如何发酵的?

A:

7月27日下午,30名前往燕子岭派出所抗议的工人、声援者,共23男7女再次被警方拘捕,其中至少六人被燕子岭派出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部分曾被释放的工人对外披露了在被关押期间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包括被反铐、被打伤、扇耳光。


7月29日网上出现了由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届本科毕业生岳昕等人士发表的《北大学生就“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30日出现《清华部分学生、校友的声援书:立即释放被拘工友与群众!》等声援书,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被捕工人,并就相关抓捕行为解释和道歉。声援书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另外,由部分积极人士发布的公开信则有两千余人联署,联署主要来自各内地高校和部分民众。此时,佳士科技公司在其官网发布《佳士科技关于恶意诽谤的严正声明》,称不存在阻挠成立工会的事实,并称网传消息为“恶意诽谤”。深圳坪山公安的官方微博也称警方的执法行为合理合法。


8月1日,佳士科技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佳士科技,用心垒起温暖的员工之家》。


8月2日,广东省总、深圳市总、坪山区总、龙田街道工会四级官方工会进驻佳士科技公司组建工会。当晚佳士搭建完成工会筹备小组,组长是坪山区工会副主席。


8月5日晚,声援团走上街头散发传单,向市民介绍佳士工人的情况。驻扎惠州的声援团表示,他们楼下近日派来监视的人员明显增多。房东称遭到当局威胁,要求惠州声援团离开,声援团表示拒绝。据悉,至少6名北大学生新进加入了声援团。


8月6日,推特账号“劳工研究”表示,深圳维权律师范标文等近日得以会见两名被抓工人,而闻宇与黄沙两位律师早上递交会见手续,要求48小时安排,下午就被广州市律管处谈话,要求退出。


Q:大陆方面如何处理的?

A:

1.    失踪核心人物

        沈梦雨:于2015年从中山大学统计系硕士毕业

根据岳昕推特,8月11日晚7时许,工运核心人士沈梦雨遭自称其“叔叔伯伯”的不明人士架走,现已下落不明。美国之音记者联系岳昕时,她指出带走沈梦雨的并非其“叔叔伯伯”,而是三个身份不明的人,而声援团成员“小胡”据报亦被带走。针对此事,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微博账号“@平安大亚湾”发布消息称,“饭后沈梦雨被其父母接上车带离”,“此事为其家庭内部矛盾纠纷,不存在绑架”。岳昕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这一点,指出“如果真是被其父母和平接走,为何去追车的同学会突然被堵住?”她在推特上指出,在声援团要求调阅监控时,“主干道上四个摄像头突然全部坏掉”。沈梦雨被人“架走”后,声援团成员很快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但是他们说,期间被警察像犯人一样审问,而且警察对案件只做行政笔录,没有做刑事笔录。13日上午,美国之音记者联系岳昕,她告知记者沈梦雨仍处失联状态自由亚洲电台记者13日致电燕子岭派出所询问沈梦雨是否在派出所时,对方表示不清楚。


      岳昕: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至今下落不明

8月24日清晨五点左右,大批持盾防暴警察闯入位于深圳与惠州市惠阳交界的民宅,将约十名佳士工人与广东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的五十名声援学生带走,包括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岳昕,及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湖南大学等的学生。现场学生发出两段小视频后声援团成员全体失联。据信,声援团在校生被关押在当地一所小学校,而包括岳昕在内的高校毕业生和工人关在别处。


2.    电视认罪

2019年1月21日,中央社援引佳士声援团官网的消息称:四名佳士声援团成员岳昕顾佳悦沈梦雨郑永明遭广东警方强迫在一段时长30分钟的视频中进行认罪。而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约谈了部分声援团成员,并要求其观看此视频。据称,在影片中四人脸色苍白、眼光呆滞且口齿不清,自述认罪时“如同背稿子一般”,并承认是“被激进组织洗脑”而做出“违法”行为。声援团对此回应称“广东警方是恶黑势力,强迫在狱中受苦的同志拍摄,妄图使用这个影片来对坚持斗争的人们进行分化和震慑”。

3.    境外势力

8月24日晚,新华社发布报道《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定性事件由境外非政府组织煽动,指事件背后有“推波助澜者”,包括未注册机构“打工者中心”,以及提供资金的境外组织“劳动力”。余浚聪、刘鹏华、米久平等人是在“打工者中心”员工付某国的指点下与警方发生冲突。新华社引述警方初步查明,香港的“劳动力”背后支持者是西方非政府组织,其负责人及成员定期到“打工者中心”指导工作与培训。报道简单提及“这起普通的工人‘维权’事件,通过互联网特别是境外网站持续发酵,不少工人、学生、网民被裹挟其中”。几分钟后,《南方都市报》亦发布报道《深圳佳士“维权”调查:策划导演逼停企业生产,“占领”派出所》,报道提到7月20日至27日“给企业带来的直接损失初步计算就有一百二三十万。”

8月25日,《环球时报》发表署名单仁平的评论《维权不能脱离理性与合法的轨道》,文章称:“一些与此事毫不相干的人跑到深圳去‘声援’,在互联网上传播相关信息,西方媒体则极力宣扬此事具有‘重大意义’,让人感受到有人想要把佳士维权事件作为一个支点来撬动中国社会秩序的节奏。……中国决不能推崇西方式的对抗解决问题的套路,决不能被西方势力带了节奏。”同日,《光明日报》发布评论《维权不能脱离法治轨道》。

然而,没有一篇文章提到了维权无果的问题。而且,8月27日,香港“劳动力”发表声明,否认参与组织或资助佳士工人或声援者,同时提及打工者中心也与佳士工人的行动无关,没有参与组织佳士工人。对于新华社对“打工者中心”“未注册非法团体”的指控,劳动力回应,打工者中心“一直积极寻求在民政局注册,与政府相关部门积极沟通,曾到当地公安局说明备案,与小区警务室保持良好沟通”。明显,政府不理睬打工者中心的注册申请

Q: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A:佳士科技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潘磊是深圳市人大代表。


佳士科技人力资源部郭丽群也是深圳人大代表


Q:这说明什么?

A:大陆群众绝不是政治冷感或者没有同情心。只不过在压力下,少有人人敢于发声。很多粉红以国内“没有游行示威”来说明大陆国泰民安,其实就是无稽之谈。很多的游行示威因为新闻管制根本无法得知,而且正当的游行示威也不起作用:尽管佳士工运已经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而且这个佳士工运绝对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但是这个行动仍然以失败告终,岳昕目前仍然下落不明。这也说明了在大陆“扛着红旗反红旗”事实上是行不通的。用“主义”来理解大陆政治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主意,从“政权稳固”角度来理解才是最好的选择。很多港台同胞也在担心今后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在自己的家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为什么香港人那么怕“送中”?(一)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