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什么都敢说哦:)

书店

昨天和朋友去逛书店。他像是刚从东北放出来的犯人,明明被关的是上海人如我,他却走在街上那么地兴奋,拿着相机拍得不停。我们先去Text&Image逛了逛。之前看到书店老板说要免费教授文盲识字,还说了自己从小受书的影响之深,便对他生了些好感。那天一进门便听到两个高亢的男声在对话,本就狭小的空间像是他们的双人剧场。其中一个男声是老外的普通话。他橙色卷发,戴方框眼镜,短袖衬衫,那么热的天把自己包裹得喘不过气来。

“你之前是哪里的?”

“我比较复杂,我爸妈是浙江人,我生在宁夏。他们工作走来走去,我就跟着走。之前在伦敦住过一年,在美国的Kentucky读了社科的研究生,我也是去美国才接触共产党,马克思的,我发觉美国的左派比中国左多了。中国应该没多少人念过共产党宣言。”

“他们党员培训的时候大概读过。”

“哈哈哈,对对。你以前待哪里呢?”

“我在中国待了10年,就一年在纽约,一年在伦敦,还是觉得这里好。”

“你一直在上海吗?”

“没有,我之前来上海不适应,后面去了大庆,发现原来是这样,我是xxx州的。”

“那你这次封城会影响你继续待在上海吗?”

“这很难说。。。。我觉得纽约也很没意思,一直在吵架,但这个真的很难说,感觉中国会一直发展下去,但关了国门就不知道了。”

“之后再来,我媳妇最近怀孕了,她是大庆人,她妈妈也搬来一起住,回头你来我家吃饺子。”

说毕,美国人便走了。

我今天才看到老板的正眼,是一双浅褐色的瞳孔,眼黑偏多,目光如炬。他看到我们在翻漫画册,便攀谈介绍起来。我问他教学的事,他说对啊,准备招十几个人,现在只有几个人,时间凑不到一起。准备在抖音发广告,因为如果发文字版的,他们也看不懂啊。有些只会说方言,不会讲普通话。

之后我和朋友又去了半层书店。他昨天就去了,赵琦老板居然还记得他的模样。三个月封控后久违地见面,她还是那股清冷的气质,白色短袖配牛仔短裤。她听到我们正在做虎丘公寓的口述史展览,说很有兴趣,问有没有出版的意愿。

那天咖啡馆拿到的餐巾纸上写:Good things come in coincidence. 很契合。

7.1.2022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