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什么都敢说哦:)

没有Closure的闹剧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6.2.2022 解封两天后,我的出狱综合症发了。

解封两天后的我呆坐在家中。不适应了,一切都变了,一切都不会回到往常。

昨天我骑车到虎丘路的展馆,灰蒙蒙的一片,对过造了一个测核酸的亭子,队伍绵延不绝。天气实属闷热,黄梅天的味道,就像现在的城市气息一样。还有一个原因,我没做核酸,去不了公共厕所,所以得马上回家。外面没有一家店是开的。路过半开门帘的Manner, 我朝里面看了一眼,小姑娘说今天不营业,便马上把门帘彻底关上。还因为饥饿,真真的饥饿,早上果腹的面包早就消化完了,出门在外居然没有一家可以买吃的店面。这可真的是自由啊,自由到回解放前了。

八部半公众号最近在科普“做呸”这个上海方言词汇,我太小是没听过。他说这帮为了排核酸3h去上班的上海人都是“做呸”,没有灵魂的工具人。上海人也只会在这个时候抱怨抱怨,“核酸排那么久,来不及上班怎么办?” 就想回一句:你就不能罢工吗?让你做核酸就不上班。这座城市的反骨精神大概是被共产主义幽魂吃掉了。再转念一想,我的本科大学不就是培养“做呸”的工厂,号称985, 211德国精神的大学,实足培养没有脑子的工具人的天堂。今天我分别问了本科的两个同学。他们不是说复工了太好了,效率比在家好,就是说实在太忙,审计延期太多。我没有什么可以回复的。在本科时就没什么可以聊天的,之后只会越来越远。

我觉得这整场闹剧缺乏一个closure,缺乏政府的道歉和撤职。就像他们之前犯的所有错永远不会认错一个模样,渣男模样。这样一想,为啥东北亚盛产渣男也就明了了,他们看到最大的boss就是这副犯了极大的错还不会认错,还不会受到惩罚,自己当然就效仿了。

但是他们的忽视,他们所说的“没有封控,都是市民自愿的”难道真的就会这样结束吗?这里的人的确有奴性,健忘,前六十年受过的浩劫大概都忘了。但所有被激发被虐待的能量都会积存,会隐忍,然后在不久的未来彻底爆发。下个月就是丙午月,2026就是丙午年。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软禁68天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