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什么都敢说哦:)

全体人民都被迫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dang就是渣男,全体人民都被迫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小区封闭第六天,也是第一次可以借着测核酸的光景下楼看看樱花树,毕竟平时连楼都不给出。每天的写作是为了给自己吃定心丸,否则睁眼后便是被手机中各种恐慌消息消磨,不知怎的时光就流逝了。

只要是讲真话的文章最后总会404。我甚至在想,回望这个时代的纪实文学是不是就是那些被404的文章,比如《在方舱医院的生活》,《已经确诊并痊愈,但防疫隔离才是真正折磨我的元凶》等诸如此类的文章。这些第一人称视角的作者通常以家庭成员作为记载的主人公。5岁的儿子得病后被隔离,隔离区到处都是阳性的小孩,变成了游乐区。七八十的父母确诊后在深夜被拖到方舱医院,本就因为基础病而负荷不了连日的移动折磨。早上7点冲到菜场抢菜,被一群阿姨爷叔挤到趴下,毕竟他们年轻时上山下乡过,受过ta的折磨。老人在隔离中去世了,女儿却因为防疫政策而无法出家门,死了整整两天才被居委会收尸……这类数不清的现实就像刀片一样从微信传送给你。作为一个同理心很强且敏感的人,我真的是承受不了。

而每日打开夜间新闻,一切一切的消息都在告诉你,“我们要打赢这场抗疫战,生活被维护得很好,党员都冲在一线。”好像看看新闻就是乌托邦了,都是假的,都在为你好。

今天看朋友圈,有人把dang比喻成渣男,一直在虐待你,软禁你,偶尔对你好点,比如发菜大礼包,用的还是你的钱,就要你感恩戴德,于是乎全体人民都活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继续活在被虐的状态里。这个比喻可真是精妙绝伦啊。

对这一切,我只想说“Suck my Dick” (Coda健听女孩的台词)

没有革命,没有反抗,只有线上的牢骚和抱怨,而且没抱怨多久就会被404。我看着小区车库的空栏杆,甚至想一跃而走。可是,逃到哪里呢?Big Brother always has an eye on you. 2022 doesn’t make any chang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隔离中的《宝莲灯》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