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069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林景楠:從因言失業到東山再起,商人還想繼續表態

我相信我做的一切,和走到街上抗命的市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49
1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李予信:「狂舞派」政治新星

去警署報到之前,他去紋身,把「水」的圖樣紋到手臂,希望像反修例運動的口號那樣「be water」。

25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Claudia Mo/毛孟靜 :連登契媽

但她沒有譴責這次行動。「以前上一代,有任何少少不尋常,就會說這是暴力,要跟他劃清界線,這個是上一代的想法,」她說。因為不與示威者「割席」,2019年,毛孟靜多了一個外號叫「連登契媽」。

31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胡志偉:從老邨、長椅、街坊中走出的民主力量

香港的代議政制由八十年代開放,有無數像胡志偉這樣熱衷地區工作的人物,日復日、年復年在老邨的長椅上,與街坊建立關係、為民請命,一點一滴地累積支持民主的力量。

21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岑敖暉:狹路相逢

在荒謬充斥日常時,我們會不會繼續做到善良以及正直的人,這是我們在每天日常中最應該交到的功課。

45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劉頴匡 :離開,再回來

回首2019年七一立法會示威期間,他在「煲底」用揚聲器呼籲眾人離開,哭了起來,有人搭住他肩膀,說:大家一起走吧。他擦掉眼淚,承諾他日必會回來。

27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鄭達鴻:從傘後新星,到末代議員

他說,縱是捨不得自己親手凝聚的社區力量,心底最希望是能繼續用到自己的法律知識去幫助運動,幫助他人。

6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譚凱邦:看見白海豚的男孩

他從政初衷是將環保帶入香港政治議程,即將失去自由的他則發現,「爭取環保及民主自由的路,在香港同樣崎嶇」。

17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黃子悅 :「山是不會騙人的」

她出來參選民主派初選,口號是要「不惜一切代價捍衞香港一切」。因爲參選,她面臨可能比暴動罪刑期更重的國安法。

31
We've got Pens 我地有筆

區諾軒:夾縫之間,言行合一

熟稔區諾軒的人,都不會推敲他當初為何不乾脆留在日本,不回港應訊。留下是愛,也是作為同行者的責任,他如是說。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