鷂晟

文學中毒者,人稱只用「你」、「我」、「他」的詩人。

詩就是寫來讓人看不懂的|Matters新人自介

鷂晟,專寫沒人看懂的詩,盡量每周幾天4:30爬起來發文的邊緣人

Hello!我是鷂晟。

文學創作者,心中自然持有對文學自成一格的見解,以及,人與人之間共鳴的必備頻率——感性,至於其他熱情、努力、目標⋯⋯諸如此類,都不需要贅述,因為沒有這些,在文學路上肯定舉步維艱。

三月仲春時節,是我生命起步的背景色,諷刺的是我最缺乏感性。「你的文章需要多一點感情。」作文老師指責我繁華修辭下的殘配破;「你朗讀時要想像自己是作者,要充分表達感情。」國文老師揭開我的致命傷;「你演技不差但發音很標準,除了情感張力實在不夠。」眾人於是強迫我當旁白。「感情不是沒有,只是表現不出來。」我想對他們吶喊。

於是,我投身文學。

每次遇到情感關卡,我都無法逾越,許多小說、散文最後因此胎死腹中,直到我提筆寫詩,才發現可以縱容我情感的園地,我要傾瀉所有熱情——「你的詩感覺⋯⋯情感張力不夠。」朋友說——我要棄絕全數感性,太哀怨、太悲憤。原來,世界上總有人不配闡述感情,我就連在最簡潔的文字世界都窒礙難行。莫名地,我回想起從前一句話:「詩就是寫來讓人看不懂的。」,所有包袱剎時卸下,對呀!詩就是寫來讓人看不懂的。

如果一份思想、感情能化成詩,在我心底就等於化解。痛苦能藝術化,便不再灼熱;快樂能詩文化,便不復輕狂;悲傷能綴成篇章,即是永恆。這就是我的詩。封存並展露於世的有機體,有人不懂又何妨?因為每個人思緒各異,情感難免有代溝,更何況是面對一個匠氣詩人的雕塑呢?

詩就是寫來讓人看不懂的,我天生配戴和人迥異的眼睛、產生的感性頻率也相異,想表達的一切就演譯在詩文,任由探索,然後看不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