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时意

喜歡水晶

关于容貌焦虑

今天洗澡对着镜子🪞抚摸、欣赏自己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长颈鹿🦒老师在bars课时,带出我们对于容貌的焦虑后说的一句话:“你的身体有他想要成为的样子。”

当时听的时候只觉得啊,原来是这样吗?

现在回想觉得好感动又好委屈。

因为孩童时期的口欲期没有完全断掉,所以我一直到现在处在一种紧张或者很放松的状态下就会不自觉的吃手。但是我的家里人对于我吃手的反应就是:打、骂。只要一见到我吃手就会骂我,记得夏天在外面乘凉睡着后,被爸爸打醒就是因为我吃手。

在我不了解为什么我会吃手的那个时候,我觉得好羞耻,好害怕。

羞耻是因为我们那边的人一直觉得吃手是丢人的,所以给我也种下了这种集体意识。

害怕是因为我无法戒掉自己吃手的习惯,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吃手,害怕被发现又是一顿打骂。而且他们打的越狠,我即使白天控制住自己不吃手,夜里睡着后下意识的吃手,手会在嘴巴里很用力,有时候舌头内侧都会被自己的指甲搞伤。

六年级的时候,家里人说我腿粗,是个大象腿,让我不要穿短裤短裙。带着我去买衣服的时候我如果说我想穿短裤短裙之类的就会得到家里人夸张的惊叹:“你腿都那么粗了你还要穿短裤?穿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我要是你我就不穿了,丢死人了。”之类的话语。从那以后我的衣柜里四季都是长裤👖。

中学的时候开始发育。胸部比周围的女生要大一点,每次班里的男生都会指指点点,嘲笑胸大之类的话。那个时候觉得好苦恼,有点小埋怨。埋怨自己为什么胸不跟别人一样,埋怨班里男生嘴巴碎,但是自己又改变不了。中学三年我多数都趴着睡觉,希望自己的胸能被压瘪。

还有好多好多……

说着说着就好委屈好想哭…

因为在我过去的时间里,我一直让自己活在别人的意见和想法里。我一直去努力的迎合别人的看法和意见从而让自己变得合群,却忽略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我觉得上了bars之后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我完全接纳我自己了。

我现在敢于穿短裙短裤,辣妹装。

我允许自己想吃手就吃手了。

我开始展现自己女性柔的那一方面而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跟意见了。

我允许身体去成为任何她想成为的样子了。

我拿掉了那个束缚在我身上的枷锁了。

我开始成为我自己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