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非

一个写作者。关注女性权益、审查制度和各类社会议题。Creative writing in fiction track.

I am still here.

發布於
否认黑暗并不能让人更接近光明。-- Chanel Miller

谢谢我的朋友@JinlyWong ,每次都在我从Matters沉底许久的时候,温柔又坚定地把我捞出来,透透气。也谢谢还在这里记着我的朋友们。

最近有很多大陆的女权主义者面临集中的网暴,一个个被举报、失去微博账号或微信公众号。我作为一个网络以及生活中的无名之辈,并没有太受到影响。不过,我想也许是该说一说,网暴给我个人带来的一点点影响吧。

去年,我在Matters发表了自己做网络志愿者的经历不久后,朋友告诉我,有人截图了我的文章,在微博骂我,并且试图举报我。我看了下,主要就是把我的文章做了一些截取,坚信:1. 她在美国,还通过网络做志愿者,肯定是境外势力,不怀好意。2.她指出了对官方一些举措的批评,她恨国。 3.她写到了当时一些人的苦难,肯定是编造出来抹黑国家的。4.她居然还做家暴援助,肯定是假援助。

鉴于我们都是网络上小透明,没人在意我,也没人认识ta,我也不指望通过网络写作挣钱或者出名,所以这件事其实并未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实质性影响。甚至当我写年度总结时,都不愿意提这件事,既不想给网暴者任何的篇幅,又觉得比起很多人遭遇的网暴,我的遭遇不值一提。然而,如果说这件事对我全无影响,那无疑是自欺欺人。有挺长一段时间,我想到有人会偷偷窥视着我的Matters界面,试图从那些我个人很珍视的经历和情感中寻找只言片语,来给我定罪,就觉得很恶心。为了保护我自己的隐私和我的朋友们,有段时间我便没有再把任何新的文章贴进Matters,甚至还考虑过我是不是该换一个网名,重新开始?但最终,我还是决定继续使用这个名字,继续在这里写作。凭什么我要为这些无端的指责来抹去自己的痕迹呢?凭什么在我用自己挣的钱、自己的时间去帮助别人的时候,要在意那些只会躲在键盘后面指点江山的人的污蔑呢?

前一阵,我刚刚跟朋友说,我既警惕如今国内盛行的民族和民粹主义,也不能认同美国文化中的许多内容和它的政治宣传。然而像我这样的人,既不可能融入美国,又必然会因为这种夹缝视角而被视为不够爱国,甚至被攻击为恨国,夹缝人在这个二元对立的世界里的命运就是被夹死。

没在这里的时间,我的中文、英文写作都在继续,做了几期节目,玩了几次stand-up comedy,讲了关于美国社会问题的讲座,也会继续做妇女权益相关的工作。生活才是真正的修罗场,我不会放弃每一天的实践。

很喜欢一位老师办公室墙上挂着的蜡笔画,是他的孩子小时候画的,用稚嫩的笔触写着:“I am still here.” 像是一种对自身存在的肯定和宣称,坚定而又理直气壮。我也要对自己说这句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