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鹅

新闻,戏剧,异乡人。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2020.02.08 @四川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四川成都简阳。

除夕在家,试图陪父母看看春晚,但春晚上没有关于疫情的任何消息,感到失望。

春节当天上午得知武汉封城消息,全市口罩酒精抢购一空,

下午和表弟开车去成都接广东归来的小姨,全程都在担心她和表弟是否发热,但他们似乎无所谓。全家十几口人在外婆家汇聚,外公外婆几十年来例外给每个人发了红包,期间也提到了武汉肺炎,所有人的心愿都压缩为最基本的:希望大家平安健康。

整个春节和除夕都被病毒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切都似乎是一种更大的暴风雨前的宁静。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已经没有了。

期间我妈花了25元在一个诊所买到了诊所医生所谓的比一次性医药口罩更好的口罩,之前告诉我是N95,拿回家一看,是一个工业防尘口罩。我有点生气,感到母亲被骗了,但母亲更生气,觉得她千辛万苦的从四五个人手中,凭借日常与诊所医生的关系,抢下了这个口罩却被我嫌弃。

我已经回忆不起这次争吵爆发的具体时间,因为日子过得很含糊,越发迷迷糊糊。

后来开始得知上海这边可以预约口罩,托我在上海的朋友给我预留一点。目前有上海的朋友给我寄了四个,顺丰已经发了通知,下午能到。

台湾的好朋友试图帮我买几个,但是无法寄过来,说是可能近期有回大陆的朋友,只能请他人肉传送。

目前我们已经不能出门,一是没有口罩,二是小区已经进行了封闭式管理。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完全冲击。

这次本来是准备回家短居,准备初七八就反沪,但因疫情影响,考虑到返回也需要居家隔离十四天,就整个推迟了返程计划。

所带的衣物,日用洗漱,书籍等都不够长达一两个月的用途。但只能慢慢调试。

更大的则是心理层面的冲击,早知道社会的政治结构有巨大的弊病,而这次肺炎所展示出来的人为疏忽,更加超出普通民众的想象,很多事情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瞠目结舌,同时痛恨这让人变得不再像是人,无法使人向上,充满了谎言和隐瞒,作秀和表演的体制。

一切真的有机会变得更好吗?我们很悲观。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1)我市定点医院,唯一一家三甲医院的脑外科专家,竟然隐瞒了他的武汉朋友接触史,照常上班,现在已经在全市排查密切接触者了。

无法理解,一个脑外科专家,为何会如此行为?

促使他做出隐瞒的心理动机到底是什么?希望日后有机会能采访到这个人。

(2)我市第一例确诊患者是我的高中同学,他的隐私完全被公布于天下,姓名,年龄,居住地址全部曝光,成了全市的”名人“,有围绕他的各种流言,充满了戏剧情节,让人啼笑皆非,我的亲人甚至都被编进了某个有关他的流言版本之中,因为中间有站出来帮他解释过。

我目前在准备这篇故事的书写。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不会。从武汉传来的消息,那边几乎是失控的状态了。

随着返程高峰,还会有一段日子要扛。

真的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可能就是多进行书写,完成去年未完成的一个戏剧剧本。但现在似乎很难沉下来去书写与疫情无关的内容。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三联、财新等具有公信力的境内媒体。

NYT等信得过的境外媒体。

还有镜相、人间等非虚构平台。

微博、豆瓣、微信群,YOUTUBE上星岛日报,王剑的频道,以及matters.

朋友之间传阅的文章。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前期不多,每天一到两小时,从我的VPN又可以开始使用之后,这时候国内的报道又被限制,全是”正能量“之后,开始变多。

自己新闻专业背景出身,具备媒介素养,对国内的媒体制度也很了解,所以具备基本的分析能力,但也会交叉去印证各个媒体的报道,包括了解媒体的属性和立场,报道的详实性等。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有。一个朋友似乎过度沉溺于所有的报道之中了,做了KY的心理测评,已经有轻微的恐慌,她在豆瓣上看到很多阴谋论的东西,我告知中间有大量的泄愤式言语,其反应强烈,有些不愉快。

我开始跟父母讲述本次事件中,武汉和湖北政府的不作为造成的后果,包括所有的问题并非是局部几个个体造成的,父母对当下的情况也有很多怨愤,他们的生活比我们受到了更大的影响,因为对于四川人民来说,不让他们打麻将,他们在家就真的只能睡觉……

但这种完全隔离的状态让我和我的家人相处的时间出奇的多了起来,我们也增加了沟通和了解的机会,事实上这种机会我们很不情愿,但客观上,也是难得的密切相处。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大年初二外婆家又办团圆饭,我坚持不要聚会,最后我们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不明白 · 別忘記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