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41 
葳蕤

一些有趣的事

我觉得我要讲的都可以算是科普了。17年我因为生病,要切除病灶,把整个胃切掉了。大多数人会觉得“天呐那你怎么吃饭?是不是要移植一个胃?还是有人工胃?!”甚至连我当妇产科医生的姨妈也这样问。但是不用,切了就是切了,幽门和贲门也切了。空出来的一截还是要有东西接上,是截了我一段比较靠前的小肠接上去。

6
葳蕤

又大一岁

其实生日在前几天,就世界地球日那天,我24了。多灾多难的2020是我的本命年。这一年本来是我相当期盼的一年。尽管全球正在面对大麻烦,但这个大麻烦落在我个人头上,比起前几年的麻烦,并不很大。

葳蕤

未命名

有人想过,自己能留下什么吗?在死后,给这个世界、给自己领域、自己的父母爱人留下什么?这个问题放在正打拼的年轻人身上可能太虚了。但我有病,癌症使我看到了自己不远的生命尽头,尽管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总归不远。很多人会说一些癌症奇迹,说起自己的某个朋友或邻居,六七十岁的时候得了癌症活...

葳蕤

随便写写

这一两年一上网,尽管还是可以看到网络的“新东西”,但感觉逐渐都是令人疲惫的争论。说争论也不对,争论其实还挺好的。是争吵、猜疑、辱骂、层层套环的陷害、推诿责任......道理我都懂:互联网的特征、现在的趋势、或者民族情绪别的什么。

葳蕤

随便写写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爸突然开始大谈中医制胜论,说一些“因为中国有中医疫情治愈才这么好”、“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东西”、“每个城市都必须有中医院”、“我们小时候都喝大锅药预防瘟疫”之类的话。这些话在网络上很常见,甚至在身边也有一些所谓的中医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