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对话阿师傅:世界不一定只能用眼看 | 围炉 · RUC

第一次见到阿师傅是源于一次偶然的拜访,他的店面不算特别大,总共上下两层,按用途被划分为不同区域,整洁有条理又不失温馨,很容易就让顾客放松。因为时间关系我没能见到店里所有的师傅,但是耐心细致的按摩师傅和热情大方的前台小姑娘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这次我想听听他的故事。

(尊重受访者意愿,部分涉及现实隐私的信息作模糊处理)

Y = 杨欣熙

A = 阿师傅

Y | 阿师傅你好,可以先简单说说你的情况吗?

A | 好的。我出生在无量山里,十一岁的时候因为一场斗牛遭遇意外事故,导致双眼受伤,家里人用草药包扎治疗眼睛结果伤害到视神经,之后就慢慢失明了。那个时候我上小学三年级。

Y | 你在失明之后就转学到特殊教育学校(下文简称特校)吗?

A | 一开始——刚失明的时候——没有上学,待在家里帮忙养牲畜。两年之后,通过民政部门的工作和学校进行的宣传,知道了特校的存在,十三岁半的时候才转学。

1988年3月,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联合国残疾人十年中国组织委员会秘书处合并组建成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Y | 特校里有没有发生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A | 我觉得特校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失明后,我经常会产生自己没什么用的想法,还有过轻生的行为。第一次是在山里用树藤上吊,昏厥之后被路过的奶奶救下了。

之后在家里尝试拿刀自杀过两次,都被父母及时发现阻止了。在13岁的时候来到特校,我遇到很多同样有视力障碍的朋友,还有语言和听力障碍的同学。同学们都很热情开朗,不会互相排挤也没有歧视,相处起来非常轻松。大家在闲暇时间都喜欢弹奏各种乐器,渐渐地我也喜欢上了演奏乐器。

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刚到学校那天同学们刚好上完第二节课,听说来了一个新同学就聚集到我身边围成一圈,大家视力都不好所以就用手触摸我,一圈人这个摸我一下那个摸我一下。当时我很不习惯的,现在想起来又觉得很温馨。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所以彼此之间的距离很快就可以拉近。

Y | 在学校里面有两种类型的学生,像你这样的学生可以语言表达,如果需要和不能语言表达的那些同学沟通,你们是怎么交流的?

A | 只有一部分的人可以来往。有些语言和听力障碍的同学其实能听见一点声音,也会说几个简单的语句,大声说话就可以和他们交流。如果是完全听不到也不能说话的同学,就没法用语言交流只能靠手语沟通。

Y | 在特校里有没有相处得很好的人呢?他们有没有影响到给你的行为或者心态?

A | 有,有相处得好的同学也遇到很好的老师。有两个同学的情况和我的经历相似,也是后天失明的,我们可以用志同道合来形容,那段时间一起学习了很多东西——比如吉他之类的乐器。我的班主任在教学和相处的过程中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之前我有自暴自弃的想法和倾向,但听过老师讲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之后,我心里面慢慢地就产生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继续生活的力量。

Y | 听你的描述能感受到特校的经历对你影响是很深的,行为和心态上都有积极的转变。那么这个按摩店是和当时的同学一起合伙开的吗?

A | 不是同学,合伙人是我离开学校之后认识的朋友。我在特校生活了七年,特校的课程以完成九年业务教育为主,职业技术相关的课程就是盲人按摩。毕业之后听说可以报班学习北京联合大学的针灸推拿,这个课程类似于成人大专班,开课的地点在省会的一所中专学院里,我学习了大概两年半。毕业之后刚开始工作就是逐渐积累经验的过程,期间遇到了一个做互联网业务的外地老板,在给他做过一次推拿之后,他把我请到了上海的公司总部给他的员工做按摩推拿。他们的团队比较大,相处的时间一多员工们也会和我交流公司的创业经历和工作心得。从上海回来我就有了自己创业的想法。因为人嘛,总是要出来自己做点什么事业的,不可能一辈子帮着别人打工到最后是吧?刚好北联大认识一个同学,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一起策划在这里开了店。

Y | 那接着聊聊你开店的过程吧。店是今年开始营业的吗?前期准备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遇到什么棘手的麻烦?

A | 办营业执照的时候我们注册了一个公司,需要申请填报的表格填写要求很严格,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出错。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有在两点之前休息过,一直在想办法怎么填好表格。出门就拿着盲杖去工商局,是真的非常想把它做好,但确实是有些力不从心,也产生过消极的情绪。好在后来遇到了打印店的热心老板娘,了解我们的特殊情况后,帮我们弄好了需要填写申报的材料。另外一个麻烦就是和房东签合同,因为自己视力不好没办法写字,拜托了特校老师帮忙弄的。

Y | 刚开店的时候,是只有你和北联大的同学两个人吗?怎么招聘到其他师傅?

A |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我们合伙人两个,现在一共有六个师傅。聘请师傅大多情况下是我们圈子内部人相互介绍,当然也有其他的平台——比如会在微信群里或者公众号发布招聘信息。我们考虑到店在初期发展阶段,和知根知底的人一起做会方便一点,所以还是通过互相介绍找到的师傅。一开始聘请的师傅里特校的有两个,外省的师傅有一个。但是现实和想象不同,一个月后特校的一位师傅有别的想法就跳槽走了。后来我们又重新在微信群里面发布招聘的信息,从远一点的地州请来了新的师傅。我们的师傅其实很全能的,店里提供的服务都可以做,只是为了提高效率合理分工所以现在每个人负责各自的项目。

Y | 店里会给按摩师傅统一安排食宿吗? 

A | 对,因为大家视力都不好所以就统一安排宿舍,尽可能的离按摩店近一点。我们吃饭的时候和学校里差不多,大家都在一起吃,但并不是直接吃大锅饭,店里视力正常的帮工会帮忙分配,一盒饭搭配几样菜,保证每个人都有。夹菜就靠我们自己的感觉——如果想拿什么东西可以通过触觉感知,只要摆放的位置不是相差很大的话,也没什么障碍。其实有句话说得对,世界上的真理不一定必须用眼睛才可以看得见,只要心亮就算眼睛看不到也感觉好像能看得到。

Y | 帮工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招聘的?

A | 我们经常会去周围的餐馆吃饭,熟悉起来之后和餐馆老板商量说我们视力不好需要看得见的人帮忙照应做事,能不能请几个帮工到我们店里做事,他们(老板和帮工)很热心,自然就答应了。我感觉自己这一路上走来遇到的都是一些好心的贵人。

盲文或称点字、凸字,是专为盲人设计、靠触觉感知的文字。由法国盲人路易·布莱尔于1824年创造。
Y | 其实开店也是想着给家里减轻负担吧?

A | 这个事情我一直都在做。之前父母因为争吵到要闹离婚的地步,我跟母亲说不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要轻易离婚。我还没有毕业就通过请病假的方式到校外兼职过,没开店之前坚持上班,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父母买点衣服给妹妹发点零花钱。同时也和他们多多谈心,两个人的情绪慢慢也冷静下来,生活逐渐回到正轨。

Y | 父母当时想离婚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你的意外而自责吗?

A | 不完全是吧。父亲在我失明之后经常喝酒来发泄情绪,对家里的事情不太上心,时间一长母亲也厌倦了,两个人就会爆发争吵。这种状态持续了应该两年半左右。自从离开学校正式上班,我跟父亲交流过很多次。现在他不喝酒了,家里情况也在变好。

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都是很好的人也很爱我和妹妹。之前我想轻生被他们拦住,父亲和我说无论什么时候打断骨头都还连着筋。我懵懵懂懂地记住了这句话,之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告诉自己不要向命运低头,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他们——爱我的也是我爱的人。

Y | 平时多久会回家里面看一下?

A |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一般一年回家两次。我是彝族,在火把节的时候会回家待上一个星期和亲戚朋友聚一下,然后春节的时候可能回家待一个月左右。

Y | 圈子里的朋友是在特校和北联大班级认识的吗?如果要交往不同圈子的朋友,你是从周围人开始吗?像你之前提到的打印店老板娘、餐馆老板和帮工这样?

A | 会从日常生活中开始渐渐地同周围人交往。我每天都会结识一些新的朋友。之前可能就北联大里认识的比较多,17年到19年这两年当中是和我差不多的视障朋友接触得多一些。自从去年来到这里开店之后,我发现只和圈子里的人来往的话,很多事情办起来会有困难,还是需要去结交不同的朋友,他们能帮忙做我们做不了的东西。我在慢慢尝试跟一些这样的人交往。

Y | 在开店或者说事业这方面有没有更长期的规划?

A | 长期规划肯定是考虑过的。因为现在我了解到很多视障朋友都属于打工上班的状态,其实生活状况并不是那么理想,虽然市区有很多盲人按摩店,但是店铺面积都不大,实际可供活动的生活空间很小,长此以往对身体也不好。按摩师给别人服务好了自己却落得病症那怎么行。

所以我想打造一个比较大的平台,可以让更多的人在这个平台里解决就业。我一开始就有计划把事业做得更加长远,所以去注册了一家公司,希望能为更多的盲人朋友有规划、系统性地安排适合的工作,让大家的心情和收入都变得更好。总的来说,我的构想就是打造一个一体化的机构,既可以提供培训又安排就业,可能以连锁的形式去实现吧。

Y | 以你的切身体会来看,除了按摩技师之外,还有什么适合视障人士的工作?

A | 目前来说的话,除了按摩工作以外,我觉得也可以试着组建乐队去酒吧驻唱。不过做乐队需要有点音乐天赋。如果没有音乐天赋又不喜欢按摩工作,很多视障朋友其实也就只能呆在家里。其他的工作不是没有,但是相对来说难度会高一点。视障人士还是比较适合的需要有接触性质这方面的工作,比如说按摩或者演奏乐器。

和阿师傅聊完之后,我想起高尔基曾说过的话:“人必须像天上的星星,永远很清楚地看出一切希望和愿望的火光,在地上永远不熄地燃烧着火光。”眼睛能看见的并不是全部,夜空里的星星不会因为不能看到而失去光芒。

撰稿 | 杨欣熙

审稿|迟欣宇

图 | 来自网络

编辑 | 吴雨洋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围炉夜话 | 万物皆可说唱,可说唱能唱万物吗? | 围炉 · NYUSH

对话“和尚爸爸”: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 围炉 · CityU

对话Carrie:那个在光影里凝视瞬间的人 | 围炉 · HKU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