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围炉夜话:我们,在路上 | 围炉 · RUC

嘟嘟嘟…

“新年好,我的朋友!你在哪?”

“我在路上”

我好奇,“你在哪条路?”

你挠了挠头,笑了,“通往未知的路”

我疑惑,“那你怎敢走下去?

你毫不犹豫,“自然是怀着无尽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

“可是…”,你犹豫道,“有时…也会…”

今夜,让我们一起聊聊“路”,走在未知路上的你,是否眷恋着过往,又是否摸索和犹豫着未来。


夜话参与者:

筱懿,西邪,13,伊凡,小雨

“用一种颜色描述过往”

筱懿 | 红色。我童年时是一个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我成绩很好,也很骄傲自己是老师喜欢的学生。我是班里的班长,听从老师的话,认真管着同学,但可能因为缺少了亲和力,再加上管理上有些强势,同学们似乎都不是很喜欢我,但我无所谓,至少老师喜欢我呀,也就傻乐着没有太多在意地过完了。

此外,我童年时性子有些火爆,我爸妈说我小时候爱顶嘴,咋咋呼呼的,是个虎妞。

西邪 | 黄色。事实上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个颜色能代表我的童年,选择黄色是因为它能带给我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可能和我童年大多数时候契合。

伊凡 | 遥远的星空的颜色。因为在我看来童年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样子了,谈起来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无论怎么形容都是从现在的角度的一种憧憬,不免带上一些梦幻的色彩。不是没有一些或喜或忧的琐碎的记忆,但整体来说童年在我心中已经是天真纯粹、无忧无虑的完美之代名词了。

13 | 劣质奶油的灰白色。我小时候一直在生病,没有断过药,父母用他们认为奉献的方式爱着我,这份过度的爱让我产生了依赖感,没有了独立的概念,让我在过去没有一些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另外有时我自己的意识和想法不会得到理解和支持,甚至在达不到父母的高期待时会受到打骂,而在这种环境下我一直在反叛。

“过去的经历教会了你什么”

筱懿 | 我四年级的时候,为了维护正义和男生打架,不小心打到了他的眼睛,学期末我没有得到三好学生。那次之后,我开始思考与同学的相处方式,不再为所欲为。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气又好笑。

伊凡 | 小时候会对看不过眼的事情义愤填膺,有很强的正义是非观。

小雨 | 小时候经历过不公平的现象,觉得世界很残酷现实,于是童话世界早早地破灭了。

伊凡 | 有看到过不公平现象,但童话世界不会破灭。童话世界里有善有恶,越长大越觉得变得中庸,大部分事情很难评判善恶。

对“过往消极经历造成的认知”的看法

西邪 | 之前看过荣格的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童年幸福的人一生会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在治愈童年。”这句话说明无论你幸福不幸福,当初存在的某些事会对你造成一些认知上深远的影响。或许他们经历的人事不一样,但背后作怪的情绪性格是一样的。

(注: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瑞士心理学家、精神科医师,分析心理学的创始者。)

伊凡 | 单纯从批判层面来说,对一件中性的事抱有偏见消极的态度确实不好。

西邪 | 我认为认知是没有对错的,存在就是事实。只是这样一种低气压的认知会让遭受过消极影响的人自动形成一种隔阂,好像关于一个话题有共鸣才会热闹,童年的原生态影响让他自动按原来的模式理解和处理问题。

13 | 这种认知会形成根深蒂固的思考方式,而且往往不自知。

“过往造成的障碍认知有必要纠正吗?”

西邪 | 如果是我,我不想纠正。可是我会把我的这种认知藏起来,不想伤害到其他人。但这种隐藏在越亲密的相处中越容易暴露。

伊凡 | 我觉得很难纠正,想要改变或需要靠一种内在的自我察觉,可能是遇到一个人,一件事,慢慢改变。

筱懿 | 童年确实会影响人很深很久,但我认为,童年时所经历的,看到的,可能都只是个例,长大后不一定要去套入类似的情况,需要往好的方向走,可以纠正的话或许更好。

“是背后的推手——命运的安排吗?”

伊凡 | 回想起来童年的改变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在你还不自知的年龄,经历的人和事塑造了你的人格和未来的轨迹。每次的选择好像有一只手在推动,这不是说神的安排,而是童年的造就。

西邪 | 回想起来有种形而上学的意味。

筱懿 | 童年固然重要,是外界对于内在影响的最开始的时期,但毕竟只占据生活的一部分,未来还有很长的路,所以,童年不是命运。

“出于自我意愿的改变”

伊凡 | 童年的影响或许塑造了人最底层的人格和根深蒂固的思考方式,但不可否认改变的可能性。出于自我意愿和思考的挣扎,是人类可贵的品质。寻求改变是人美好的一面。

小雨 | 或许性格推动你往前走的时候多半是无意识的情感的驱动,这就需要我们更多的理智和勇气,向好的方向靠拢。

13 | 那些自己意识到不好的想法,还是希望能改变,自己终究不想放弃自己,想去拉自己一把。

 “眼下什么让你感到失落?

你会停下脚步吗?”

筱懿 | 我现在大二,普通理工科211,文科在这里不受重视,在我看来连很多的课程安排都不合理。转到法学,一个是因为当时对英语真的没有兴趣,另一个是觉得法学似乎是我喜欢的方向。念了一个学期,我觉得很幸运,我是喜欢法学的。现在考试周,大一补的课加上大二的课,就压力很大,感觉自己没有保研的希望吧。身边很多同学,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我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在按部就班,但是这样的状态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丧最大的来源可能还是眼高手低吧。

13 | 我学的不是自己想要的专业,高考志愿被父母左右,从不愿接受到慢慢调整。可自己还是骗不了自己,不是自己喜欢的,打鸡血都没有办法有活力地去为之付出。自己潜意识里对未来最希望的打算反而是对现在顺着专业走一条最顺畅道路的一种叛离。我其实很羡慕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同学。我也在努力地去让自己更积极的面对,不是安于现状,而是相信自己一直有“选择的权利 ”。

西邪 | 我觉得很累的时候是想要轻松点,可是本来选择一条路,轻不轻松好像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步。如果你要选这条路,你只要保证你不后悔就行了,而情绪的起伏只能自己调节。

我认为人本来都是会给自己定一个比较高一点的目标,然后前进。如果是好的方向,它会使你的精神更好地前进,也更容易会让你产生一股强烈的焦虑感,就是你会质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现在做不做得到。

伊凡 | 有时候丧蛮正常的,我觉得重要的是扪心自问的时候对自己做出的选择不后悔吧。

小雨 | 眼下有着或多或少的社交焦虑,自己时常怀着怯懦的自尊心,过度担心他人的看法,这大概是心里意识过剩的结果吧,想的太多而延宕了行动力。

“转移视角,过程大于结果”

西邪 | 当你刚刚开始的时候,你会有压力感,其实是没有应付好而已。我时常刚定好目标的时候挺开心的,因为你会觉得你有一个要从事的方向,你就在这条路上,你认为自己不会迷茫,因为要走哪条路已经选好了。可是你会发现你要做很多东西,然后你会担心自己做不来。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做不了才会让你产生焦虑,如果你有一个一定要做到的情绪,这种情绪下反而很容易让自己容易崩溃。

就是说,要把注意重心转移一下,不要先放到结果,而要先要放在过程。让自己相信只有做好这个过程,然后才更有可能去达到自己的目的。然后这种视角的转移才会让自己专注于当下,把这些事情给做好。

小雨 |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我们的心态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不妨多给予自我积极的暗示,不总是沉溺于过去的失败,纠结于过去只会给自己戴上枷锁。

筱懿 | 最近看《令人心动的offer》,真的得到好多鼓舞!节目中的小何是浙工大本科,但是他的专业能力也可以很强啊!又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想要变好,是可以的。可能环境不好,可能起点不好,可能困难很多,但如果真的想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那就做!

图 | 来自网络

微信编辑 | 谷苏莹

Matters编辑 | Marks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对话商科人:竞争与选择下的路与未来 | 围炉 · RUC

对话校园自媒体博主雪糕:相遇、陪伴与成长 | 围炉 · RUC

对话阿师傅:世界不一定只能用眼看 | 围炉 · RUC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