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对话开放式关系者:一个陪你谈理想,一个陪你做爱 | 围炉 · CUHK

(edited)

在百度百科“开放式关系”这一条目(2021)之下,开放式关系被定义为“一种关系建立在相同的基础上,双方坦诚相待,任一方都有在对方知情并许可的前提下与第三者发生亲密关系的自由。” 双人的恋爱关系是一种在目前社会被普遍认可和推广的模式。但在一概念进行社会建构的过程中,如果把这样一个庞大的恋爱框架比作围墙,有多少成为了禁锢部分人的狱墙?有多少成为了保护部分人的城墙?而对于开放式关系者们,这种模式在带来更多真实欲

受访受访者| Hilda Bebo Rain 小懒 Lucy 可可先生

1

当我们回到问题出现端倪的时刻

“你为什么进入开放式关系?”

< 常见的应对方案并不令人满意 >

小懒 | 我曾经经历了一段长达十一年的双人的婚姻。在这段关系的后期,我产生了很多的不安全感。那些让婚姻真正维持的原因,其实是类似财产分割、孩子抚养、一纸契约的问题。这些都不是浪漫的事情了。

Lucy | 导致我成为多元性关系者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曾经在双人爱情里受过伤害。当选择分手后,我发现我要割舍掉太多付出的情感,而且意识到这一切要重新再来一遍的时候,我觉得太累了。所以我和我的两个男朋友在一起,我可以放下感情的负担和责任,不用再担心付出许多感情而浪费,只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就可以了。

2

对爱的反思

“你认为人类可以
同时爱上多个人吗?”

< 爱的流动性和丰富性 >

Bebo | 我认为会的。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即使已经处于一段双人的恋爱关系中,其他人也会对我产生身体上和性上的吸引。当我看到一个很美好的、活泼的人,我总是能对这个人产生性吸引力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和这个人做爱,也不意味着我可以粗鲁地去冒犯别人。另外,不只是性,我也时常会对很多人产生情感上的吸引力。我是一个非常温柔,有共情,且富有爱的人,所以我会很容易地和别人产生互动。我与很多朋友有各种程度上的爱,而且有很多我都很想和他们建立恋爱关系。

Hilda | 我所期望的完美的亲密关系,一定是有情感输出的,这个情感就是爱啊。只是我认为爱分很多种,我刚也有说过,我对不同的人和物有不同的情感。我认为爱的程度不同,比例不同,容量不同。我相信会同时爱上很多人,但我不相信雨露均沾。

Rain | 我们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满足我们所有的期待,要求她既是合作伙伴,又是好朋友,能彼此照顾,可以谈人生聊理想去旅行,还一起共享性与爱的欢愉。然而,这些期待可以很容易得在不同的人身上一一实现,有人可以谈情,有人一起做爱,有人彼此关心,有人共赴天涯:女友、知己、炮友、宠物、旅伴、酒友可以是6+个人。任何动物包括人类都是有欲望的,总会有一个人或几个人在某个时点可以满足我的渴望,同时我也能帮其他人实现她们的幻想。在这个过程中,不能给予彼此满足的人们会各奔东西,而建立起稳定伴侣关系的人们将这份亲密的激情与陪伴称之为爱。

可可先生 | 会啊。所有男的结婚之后看黄片难道不勃起么。也很难界定这是感情上还是生理上的欲望。如果你是纯理性人,那么任何感情都会被你看作是生理反应,因为任何感情都是激素催生的,比如多巴胺啊内啡肽之类的。这种对多个人产生的情感可以被科学解释了。

< 爱和性的分离和解放 >

Hilda | 会有很多人认为所谓的开放式关系就是滥交。我在某个app上真的看到过这种讨论,留言的人所说的话都不堪入目。但我们认为,性在爱面前,真的什么都不是。我记得我之前有看过一位前辈写的东西其中的一句话,说得深入我心。“很多人不明白『开放性关系』的重点是信任和爱,而不是性。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是很宽阔的,而性爱在这个宽阔的爱里只占非常小的一部分,你问我重要吗?重要。但对于我对你的爱,性真的不是最重要。”

Lucy | 我并不会感到嫉妒,因为我的多元性关系是性方面的多元,而不是感情上的。这两者有很明确的界限。我们之前有一种不成文的规定是,我们不会因为感情上的事情而争执。因为我们心照不宣地知道,我们只是在性方面的关系。我和我的两个男朋友都相处得很好,我们不会因为维护感情而过于争吵,因为我们可以随时退出这段感情并且不受伤害。至于如果需要情感上的亲密关系陪伴,我觉得我拥有很多好朋友。朋友满足了我情感上的亲密关系的陪伴。尤其是我的女性朋友,我觉得有她们在我并不会感觉孤单。

 < 爱的重新定义 >

Bebo | 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对“爱”的看法。我们一般把爱当成一种合约,因为这就是婚姻机制的本质。而我很喜欢看见我的伴侣能够开心,我对他们的爱就是看到他们开心。如果亲着另一个人让他们感到安全感和爱,那么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我只想要我的伴侣和我能够感到幸福,我意识到我不能给他们提供他们所有需要的的幸福。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更令他们开心的人,我希望他们选择那个人。即使这段关系没有我,我也会为他们开心。我会让自己享受和自己相处的过程并且我回去找下一个一起筑巢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难过。我会悲伤并哭泣一段时间。但是,我并不希望任何人是出于一种义务,或出于一种不想伤害我感情的目的和我在一起的。我希望他们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是他们早晨睁眼后最美好的事物。

Hilda |  我不认为亲密关系,包括父母和子女之间,有人有权对另外一个独立的人完全掌控。当然如果未成年的话另说。但其实我认为即使是父母对未成年子女,也要有起码的尊重,而不是完全掌控。

Rain | 爱是平衡,不是平等。在相处和彼此取悦的过程中,我愿意付出更多,也不期 待对方即时平等的回报,而在另一些方面或许她们比我付出的多一点,这是一种长期的动态平衡,相比起追求绝对的平等,大家都开心最重要。

< 要学会如何去爱 >

Bebo | 我想说的是,我很爱去爱。我爱浪漫,爱亲吻,享受依偎,享受抚摸。我爱和他人亲密地交谈,去探究人们最深的想法,去做爱。爱一个人和与一个人产生性关系都是很有趣的。在多元恋爱关系中有两件事可能比其他事情要更重要,一是我们在道德上要保持坦诚和公开,二是沟通。我作为感情顾问,时常看到许多开放式关系和家庭被这两件事摧毁:欺骗和缺乏沟通。

我们应该学会去诚实地沟通并且愿意去听到不愉快的事情。我们必须要愿意去相信人们心中的善,即使某件事对我们来说会有一些痛苦。例如,如果我的伴侣和另一个人产生了很多热情且非常迷恋上了这个人,我的伴侣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人身上,我也要相信我的伴侣仍然爱我。尽管我的伴侣最近一直和别人缠在一起,我们也必须去和他们沟通这件事。我必须去和我的伴侣说,我需要你告诉我你爱我,我需要知道我对你来说还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3

开放式关系者的应对方案

“可以介绍并描绘一下
你们的关系吗?”

< 构建一段全新的复杂的亲密关系形式>

Hilda | 我先生是没法替代的。无论其他次要伴侣的相貌、出身或者社会地位再出色,我先生的地位是不会动摇的,我压根不会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

我和其他次要伴侣的关系,如果要形容一下的话,就是我把字母圈当成一个“娱乐场所”,你可以说它是游乐场,也可以说是宠物乐园,等等。我对其他人,除了性,当然还有情感输出,但这个情感输出是对玩具或者宠物的一种情感,不是我对终身伴侣的情感,也不会变成那种情感。

< 协商和知情同意 >

Hilda | 在构建这段全新的复杂的亲密关系形式时,需要巨量的沟通和协商。因为沟通是常态,我是很喜欢说话的人,我先生也很喜欢说话。我们也都喜欢和人接触,喜欢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也接受“求同存异”,所以我们并不觉得大量沟通对我们来说是什么负担,相反是我们很愿意去做的事情。

< 更为真实和坦诚的爱的表达 >

Bebo |我觉得成为多元性关系者的体验就像是一种最真实自我的表达。它就是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进化成的样子。两个人的情侣关系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觉得多元性关系是一种更完整的对人生的表达。我很难找到什么理由为什么我们要限制我们自己能够爱的人和能够被爱的人。我觉得只有宗教和国家才会去限制别人的情感,但公民不应该这样。

Hilda | 我和我先生之间没有什么隐私可言,我们都很坦诚,也尊重对方的选择。但如果对方选择在自己看来不正确,我们是会讨论的,而不是通知对方我不允许你这样做。但我觉得我们可以做这样的讨论,而不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对方身上,以亲密关系的名义要挟对方你必须听我的,基础是坦诚、理解、爱、和尊重,这些非常重要。

4

面对质疑

“如何面对伴侣随时离开自己
的不安全感?”

小懒 | 我认为这种失去伴侣的不安全感和吃醋在双人的恋爱关系中也同样存在。相反,在多元的恋爱关系中,我们可以更加坦诚地和彼此沟通,这反而减少了这种不安全感。所以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自己赋予自己价值,而不是过度地依赖于对方。

Rain | 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把彼此当成重要的伴侣,给予彼此优先权。人类的不安全感源于对未知的事情的过度瞎想和担忧,进而生成了恐惧的情感。因为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充分且持续的沟通,而且在告知了对方可能发生的客观事实和处理方法之后,这种不安全感是变微弱的。我们知道在自己和对方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怎么发生、以及结果是什么,也就不会对已知和可控的事感到不安全了。就算是多元关系也有彼此间的信任和契约,我们知道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对方总是会在。

一个完整的人应该是独立的,能够处理好来自身体的、情感的和社会的问题,进而自己给自己安全感。当我们把自己的安全感放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风险是很大的,还不如把安全感放在一个娃娃身上。

Bebo | 我并不希望任何人出于一种义务,或出于一种不想伤害我感情的目的和我在一起。即使对方离开了我,我认为这种不愉快并不是灾难性的。失去了孩子,致命的受伤,精神错乱,宠物的癌症才是灾难性的。幸福的人生也会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总的来看,人生是非常熠熠生辉的。我们要同时拥抱美丽和随之而来的哀伤。同时,我会保证让我的伴侣知道我有多么疯狂地爱着他们。即使我失去他们了,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多么倾其所有地爱着他们。我绝对不会理所当然地占有他们。

“看着伴侣和其他人快乐相处,

你不会吃醋吗?”

Bebo | 有时会感到嫉妒。我必须非常坦诚地告诉我的伴侣,我感到嫉妒或者没有安全感。我不想要他们去修理这个问题,但是我需要他们知道。这是我的问题,而且是需要我去解决的,我会愿意非常开放地和伴侣讨论这个问题。嫉妒和不安全感在开放式关系中非常常见,但是在其他感情关系中也很常见。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如何处理它,因为它其实是一种自然的人类情感。

Rain | 我能接受我的伴侣有其他情人,但我不希望她们跟我分享她们和其他男性伴侣play的细节。我们一生中只能知道我们看到和听到的东西,它们只是冰山露在外面的一角。如果这一角让我们感到愉悦,而隐藏在海面下面的冰山可能会让我们产生负面情绪,那我们将过的非常幸福。因此如果我能不去知道我不需要知道的,那眼不见为净就好了。占有欲是一种自然的本性,如果这种本性会阻碍我们对幸福的感知,而我们又没办法抛弃它,那就试着驯服它,再不行也可以试着把它关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Hilda | 要学会建立属于自己的安全感。我是很没安全感的人,我的安全感经常报警,但我可以自我调节。如果不行,我会向我先生求助。能建立起自己的安全感很不错,但是我觉得没有自己的安全感的人最幸福了。因为只有当我们感觉会有外部的伤害或者想要防御,才会有建立属于安全感的想法。所以这是两种幸福感,一种是不经世事的,一种是学会保护自己的。

“同时和这么多人谈恋爱,
不累吗?”

Bebo | 会累的,但是有一句话说,“在多元恋爱关系中,爱是无限的,但是时间是有限的”。理论上我们有很多潜力去爱各种各样的人,去培养各种关系,但是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要有选择地去选择。所以即使我对什么人感到性吸引力,我们也不会就立刻贸然投入大量的时间。

小懒 | 由于开放了关系之后,被迫地要去处理很多感情上的事情之后,反而让我更加主动的去沟通这类的事情,让我更加了解我们之间的关系。

“已经有了伴侣又去找新的伴侣,
不就是'骑驴找马'吗?”

Bebo | 有时,那个你以为会永远陪伴你的伴侣最后却选择多花时间陪伴另一个人,甚至会选择离开这段关系。我时常看到人们试图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他们一边想着能安全地拥有着当前的伴侣,一边又在寻觅着新的伴侣,因为他们不想孤单下去。一旦他们找到了第二个伴侣,他们会立刻抛弃第一个伴侣。这比我们想象的更常见。但是这种行为在开放式关系中也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更坦诚地对待彼此。

5

“所以这种关系让你彻底依照

人性解放了吗?”也许没有。

Hilda | 我认为如果没有自制力,或者没有对自己现任伴侣有坚不可摧的爱,不认为对方是无法替代的,人性就会战胜一切,那就乱套了。为什么我们俩可以用爱,不用自制力就可以建立和谐的开放式亲密关系?我们就没有劣根性吗?肯定有,只是它出不来。

Rain | 作为医学生,我很清楚人类是能够四季发情的动物,如果一直维持发情的高能耗状态,那么寿命将大幅缩短;沉迷于性与爱的极致愉悦,进而纵欲,造成猝死的风险。在大约25岁之后,人的能量将会递减,如果仍旧高频性爱,可能会猝死的吧。如果纯粹从人性的角度考虑,我是不愿意进入二人关系的。

6

“那么传统的双人关系
为什么让人向往?”

< 一种社会建构中的美好 >

Rain | 二元关系很简单,会避免掉很多自身、社会和法律上的麻烦。当人群有一个相对单一的共同认知时,只要沿着这条路走,这条路就一定是捷径。在当代中国的环境中维持公开的多伴侣关系,是在给其他人添麻烦。这里没有像北欧社会那样对少数群体足够的包容,也没有中非地区部落那般对达尔文式力量与自然的遵从,那么二人关系最大的优点就是简单。

所有主流媒介都在创造对偶制的浪漫与美好。从儿时的“白雪公主与王子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到青春期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或是“霸道总裁遇上我”的浪漫,再到中老年对“金婚、银婚、钻石婚”的憧憬。

尤其在校园里,一段长期而亲密的二人关系是让无数人羡慕渴望的。大多数青春电影也是这样拍。我在校园遇到的女孩,我会一直记得。中学时一个简单的拥吻带来一整晚的兴奋和快乐是毕业后很难再寻觅到的了。那时候一起经历的快乐和悲伤,都很值得回忆,后来经历的多了,阀值也变高了。当95%以上的人都在共同创造和维持一个现象时,这个现象就成了文化的传承,而对双人关系的向往就是一种被传承的意识形态。

< 减少了感情处理的复杂困难 >

Bebo | 二元关系并没有任何问题,开放式关系和二元的关系只是个人的选择而已。我认为二元恋爱关系提供了一种更简单的生活方式,但对我来说可能缺少了开放式关系的那种丰富性。

开放式关系对我来说是更有价值的,因为我们可以从不同人身上获得不同的东西。一个孩子可能是一对父母的全部了,但是有些人就是想要两个或三个孩子。因为就算那样更复杂了,但他想要这样多重的爱。在宠物方面也是这样的,数量越多困难越多。

7

“给想要尝试开放式关系的人一些建议吧”

Hilda | 我觉得作为个体,你的阅历使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长短处,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求是什么,各方面的需求,精神上的,肉体上的,都要有足够正确的认知。这是必要条件,我觉得也是最重要的条件。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这也是我喜欢和人接触的原因之一。

要足够尊重对方。比如,我和我先生的性癖不同,我不会认为他的性癖“怎么这样?”他也同样不会认为我的性癖“怎么这样?”。要清楚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并不会因为你们建立了亲密关系,你就有权要求对方和你完全同步,也不代表你可以完全干涉对方。当然,这些最好是在建立亲密关系之前,就对对方有所了解,如果真的无法接受,不建立亲密关系也是很好的选择。我和我先生一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这些问题了,我们在建立关系之前,就已经对对方的性癖有所了解,并且认为自己能够接受,对之后可能会有的风险有一定的预判,认为双方可以和谐解决,我们才决定和对面这个人建立亲密关系的。

8

结语

“你是否活在爱中呢?”

Hilda | 但我还是那句话,无论怎样的亲密关系,跟爱人也好,跟朋友也好,跟家人也好。只要是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没有框架,没有标准,自己的感受就是最终标准。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去建立适合自己的关系。人生苦短,努力去做更多让自己开心满足的事情吧!

Bebo | 你问我是否活在爱中,我的天啊当然了。我和我的生活相爱,我和我的花园相爱,我和鸟儿和蝴蝶相爱,我和我那只叫Bratty的猫相爱,我和我的孩子还有朋友相爱。如果你只是在说浪漫关系的话,那么也是当然了。我很爱我的长期伴侣,也很爱我现在没有其他伴侣的状态。我们之间非常努力地在沟通和保持开放。我和他们分享了很多痛苦的真相,他们也和我分享了很多痛苦的真相。我感觉自己异常感到了爱和温暖。不需要更多物质层面的事物了,因为情感上的联结已经很强了。我目前很想拥有一段和我的女性伴侣和男性伴侣的一段三人关系。这是一种爱的表达,但是我还没有过。我很希望组成那样的家庭。

在开放式的恋爱关系中,至少我们可以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拥有一种敢于面对自己内心最自然的欲望的坦诚和勇气。我们生来本没有错,但是因为畏惧坦诚的后果,衍生出欺骗、背叛和误解,却伤害了许多人。每个人对爱的理解不一样,渴望的爱的模式也不一样,但是这个社会对爱的定义却是出奇的单一和标准化。在知情同意的模式下,避免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我们本有权利去构建属于我们自己独特的爱情模式。即使成为世俗中的少数群体,面对社会中的不理解和歧视,也能平等地拥有最令自己幸福和满意的人生。

统稿 | 张乙儿

图 | 张乙儿

审稿 | 李文轩

微信编辑 | 李卓颖

matters编辑 | Marks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对话黎巴嫩难民营工作者|讲座摘要

围炉小炒 | 再谈在粤非洲人, 是融入还是区隔?

围炉艺文:一周音乐推荐|围炉 · FDU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