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当寻找亲密关系的人类行为被搬到网络上|围炉·CUHK

發布於

社交,其实也是我们渴求亲密关系的结果之一。我们像万物生灵一样,渴求舔舐、抚摸和陪伴。网络社交是一种社交形式,其实也是一种我们如何探寻和处理亲密关系的平台。但是亲密关系的探求是多么宝贵和难遇呀。所以当我们试图把这寻找亲密关系的过程搬到网络上,是否使得原本就很困难的过程雪上加霜。尤其是如果我们过去失败的经历已经剥夺了我们享受亲密关系的权利,网络社交是否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人彻底丧失对社交关系的执着。在这2688×1242像素格的手机屏幕里,面对网络社交的“虚伪感”和“空虚感”,每个人是如何应对的呢?每个人是如何依靠网络寻找自己这份缺失的亲密关系的呢?

讨论参与者:

凉拌鸡、我有一只鲨鱼、Tris、鸭鸭

1

网络社交的不真实感是好事吗?

有时是:
用网络社交的虚伪应付社交关系,
“其实给了彼此一种保护层”

凉拌鸡|首先网络社交给了我一种更轻松的感觉,在网络社交的自我呈现的过程里,我们的给予增加了,真实情感的流露减少了。我们更容易控制自己的“人设”,我说的“给予”是指在聊天框里打字或者用一些表情包,“流露”则是现实中我们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网络社交时,对方是看不到这些的。

于是出现一种比较低能量的社交。我们可以面无表情打出来半个屏幕的“哈哈哈”,对方并不知道你有没有真地在笑。我们也不需要非常及时地回复别人。当对方提出一些要求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可能现实生活中没有机会思考措辞如何拒绝对方。但是在网络社交里,我们就有足够的思考时间,不会被别人的要求绑架。

主持人|你刚才讲在网上聊天的时候可以感到聊天很轻松,比如我没有在笑但是可以让大家感觉我在大笑。你会不会觉得这样不够真诚?

凉拌鸡|两种情况吧,有时候对方发的东西会让你觉得挺好笑但不会真的笑得那么夸张,就像我们平常用的表情包只是将我们的真实情感夸张化。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有一点“被迫营业”的感觉,比如长辈发一些养生之类的东西,我们可能就会发一些“嗯好的”的表情包。其实你内心在想这个根本不科学,而不会真的和他说你这个东西怎么不正确,这样蛮伤感情的嘛。我觉得这个其实给了彼此一种保护层,就是我最开始讲的在正向给予而并非流露自己。

主持人|那你喜欢这种过程吗?

凉拌鸡|这个过程给了我一种空间,现实中的社交其实是即兴的表演,你在这个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有失误的可能,给人比较大的压力。但是网络控制了你活动的范围,打错一个字发错了一个表情包都可以撤回一下。网络就给了人一个排练的空间,这也让我感觉轻松一点,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有时不是:
“真正感情的流动是不存在的”

鲨鱼|我想分享的是,为什么会有一种不愿意网络社交的情绪。现在都说“内卷”,在这种环境中大家都很忙碌,比如想跟同学吃顿饭他会说太忙了,因为吃饭的时候需要互相等待,时间会被浪费掉,所以在这种成本的计较之中,他们可能不愿意跟你去吃这顿饭。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交流是在网络上进行的。

所以我觉得在这种网络环境,比如微信这种熟人社交中,是不能严肃对话的。真正的情感交流、感情的流动是不存在的。我更期待能够面对面地看到对方,真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我情绪崩溃的时候,会真的需要找到一个朋友来抱着哭,这个时候我可能什么都不说但是可以从对方的拥抱里感受到我和他的存在,感受到对方是在意我的。而网络社交让所有人的相处环境都真空了,就是我完全感受不到真实的对方。

Tris|刚刚你说了网络社交中的负面体验,我有点好奇有没有一些网络带给你比较好的一方面的体验可以分享一下?

鲨鱼|网络社交比较好的一面我现在好像很难感受到,但我刚刚回忆起了一件事,算是网络世界带给我的温暖。有一天是上课上得特别崩溃,听不明白,所以我就跟一个相隔很远的同学说我现在特别难受,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然后他那天是满课,但在吃饭的时候就挤出时间来,跟我聊天,之后我在骑车回去的时候就感受有被安慰到。

但是这份安慰的前提是,他真的离我很远,所以只能打个电话给我;而且我们这份关系是我们在高中的时候经常面对面交流建立起来的。但是我在大学里这样的体会似乎是很少了。因为大家都太忙了,自己也会害怕给别人带来麻烦,我今天和一个朋友交流后发现原来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状态,不是特别喜欢分享自己的情绪,也不是很喜欢别人去跟TA分享情绪。所以慢慢就不愿意在网上交流了。所以网络上给我温暖的瞬间更多是在真实世界里已有的长久的关系的体现,但单纯依靠网络来建立这种关系,我自己似乎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那我想问,你认为网络上的社交和现实中高质量的社交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呢?

 鲨鱼|我觉得真实生活中的社交是可以被触碰的,尽管有一段时间可能因为距离的原因被割裂开来,但是这份感情还是在的。但是你在网络上建立起来的联系是真空的,你不能感受到对方,你们之间的联系是特别容易扯断的;当某天他删了你,你可能就完全联系不到这个人;这种状况让我觉得在网络上很难把信任交给别人,你会始终保持一种警惕;这种虚拟带来的不真实感会让你去恐惧,去不信任。也许你们聊得很快乐,但是也只是表面上的因为你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样子。而在现实生活中,因为你跟一个人长久地相处,你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会放心地把所有的事情都跟TA 讲。 

鸭鸭|刚刚鲨鱼提到网络世界的虚拟感,就是看不到对方。但是我觉得在现实生活中,有时人们也会尽力地去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做出符合社交礼仪规范的事情。所以我又想到是不是只有年龄比较小一点,比如说初高中的时候,会更加容易在网络世界里真情实感,好像因为那种环境里大家都抱着很大的真诚,所以那个时候可能比现在更有可能去找到一些网络上的朋友。

 鲨鱼|可能因为我自己没有特别多的爱好,有一些自己也很难去分享。但是我认识一些人,他们会在一些软件上面找到一些很好的朋友。他们共同喜欢一样东西的这个时候确实是非常纯粹的。我刚才说的是我自己的一种体验,可能比较片面;也可能是我自己本身比较消极,有时候会拒绝亲密关系,所以可能会产生一些比较负面的看法。当然很多事情是一体两面的,所以网络世界就是这样一种可以给你带来各种情绪的地方。

2

谁是我生命里的亲密关系?

手机、希腊哲人还是身边的人类?

鸭鸭|我有轻度抑郁症,所以说我的语言组织能力可能不是特别的好。我觉得我自从我小学的时候,一个个小学同学把我带着去注册了QQ账号开始,我就和网络完全分不开。

刚刚有一个同学提到就说,他觉得现实生活中的感觉是更重要的,但是我觉得我只有在很久以前才能用感官非常敏捷地去体验真实的世界。就比如说我现在其实坐在一个户外的比较像公园一样的地方,但是我会觉得我的脑子有雾蒙蒙的感觉,好像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而你手边最便捷方便的去连接这个世界的工具,就是手上这一部手机。 

而且我觉得就对我来说好像网络上的社交和现实生活中的社交,没什么不一样,都是非常的艰难。我初中的时候有那种空间的留言板,我就非常期待有人会来找我聊天,但是結果就沒有。后来,包括到现在,我经常会非常期待有人来和我聊天。但是后来即使我逐渐发现他愿意和你聊天了,起到的作用也不大。

刚刚那位同学讲的,她不高兴的时候和朋友打电话的故事。我好像也有这样的故事,但是和朋友的交流却没有办法把我带出来。好像现实生活中的那种东西,就比如说打电话这种,都没有办法把我带出来。我感觉我是在无止境地追求一些网络上的和世界的连接,但是我永远都得不到。我其实手机上没有43个小时都是社交。

 其实微信,微博和豆瓣是三个我最常打开的软件,因为我发现在熟人圈里面微信聊天也聊不到什么结果的时候,就可以去看微博豆瓣上的一些同质化发言。网络社交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永远都有东西在刷新,这样就会给人营造一种,好像永远都不孤独的感觉。其实我是很羡慕你们刚刚说的那种状态,就是可以逐渐地走出网络世界,意识到网络世界带给你的有些东西只是即时的快乐,并不真实。但我只能羡慕而已,我达不到这种状态。

 以前有一个朋友,他就非常看不惯我这种及时行乐的态度。他问我,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毒品,没有负面影响,它就是能让你快乐,你会去吸吗?我觉得我会。人生很痛苦,哪怕只是短暂的、非常扁平的那种快乐,好像也比痛苦要好一些。

 Tris|我想补充一点,鸭鸭刚才说她有轻微的抑郁症,而网络社交能缓解她的焦虑。我之前有一个朋友有重度的抑郁症,也是严重依赖网络社交,对很多事情他都没有任何一点欲望,任何一件小的事情都无法让他产生兴趣。我特别能理解刚才你说的那种感觉。

 但是我知道国内有一个青年作家,他是直接把全家搬到一个远离网络的深山老林里。他和孩子一起住在莫干山,那个地方应该是个小村子,在那边教学。而他之前是在一个大城市里。所以我也在思考我是不是也能过那样一个生活。突然觉得所谓网络社交就在那个层次。当我们今天没有带手机,或者当我们接下来一个小时出去散步的时候,能不能完全沉浸在那个过程中?它都不需要你立个牌子说我要从今天开始减少手机使用时间。就是在当下去感受:路边的什么东西,看到很多人,或是听到什么东西,好像是与之相识。这能带来一种冥想的感觉吧。我想这样做是不是对不同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作用呢?

我有时也会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难投入。比如说去看电影的时候,有可能同时跟别人在线聊天,又同时可能拿iPad刷网页,又想着吃东西,同时干五六件事情都能做到。这种东西好像完全把整件事情割裂开。甚至包括一些网络社交也是处于一种割裂的状态。比如在微信上,我们和无数好友在同一时间维持这样一种关系,我觉得也是一种割裂的状态。

鸭鸭|我感觉就是你刚刚是讲了一些可以脱离手机的方法。但是后来我会发现,是我没有掌握方法的问题吗?我觉得可能不是。我的问题在于根本就不想摆脱这个问题。因为,我总觉得人其实是需要亲密关系的,不管那个亲密关系的对象是你的父母也好,你的恋人也好,朋友也好。你只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关系,才可以维持你的正常生活,但我是没有的。我有时候都觉得,我的这个手机是和我达成亲密关系的那一个“人”。

鲨鱼|我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应,我觉得现在大家难以和别人交流、建立起亲密关系就是因为现实这个大环境下大家太忙了,都是被迫在这个环境里忙碌。比如我在大学阶段,学业负担很重,所以也没有很多时间听别人倾诉。我似乎也在这种环境里变得冷漠了。我现在的社交基本是一个停滞的状态。但是我不是去依赖手机,和手机去建立一种关系,我会试图放下手机,然后去看书。就像刚刚Tris同学说的,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们也可能在同时做别的事情,比如刷手机等等。但是我现在会试图把它关掉,然后专心地投入一件事。比如走在路上时不要拿着手机,走着的时候就感受身边、感受整个周围的世界,这时心里也会安静和更加自洽。

我感觉就是现实生活中大家确实很忙,很少有人会为了你停留,所以我身边虽然有很多同学熟人,但我自己找不到一个可以真正交流的人,我缺少这样这种亲密关系,虽然刚才有提到和同学的通话,但这种温暖的瞬间是非常少的。但是自我消化情绪的渠道我不太会在手机上寻找。可能打开知乎,看见别人的分享,我一时会很快乐,但那之后剩下的就只是空虚。我最近在读一些希腊的书,就很期待与哲人对话,我会去感受那样的悲剧,感受书里给我带来的体验,我会在书里写下我自己的困惑,这样我的情绪似乎就得到了释放。所以我感觉,那些能够实实在在地增长提升我的东西,才能给我真实地充实感。

鸭鸭|我其实挺羡慕你描述的这种感觉。但是对我来说这种感觉真的非常难拥有,因为我这个轻度抑郁症的疾病是会影响到专注力的。有时候甚至你非常想要做一件事情,都需要去通过药物来实现。只有吃了药才能把脑子里面那些非常负面的想法压下去一点,开始去做你自己的事情。这一疾病就根本不可能让人去看一些书或者做一些能让你充实的事情,让你耗费精力最少的事情就是拿起手机。

Tris|鲨鱼有一个观点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你的朋友可能在忙因此没法理你,相反手机是你随时拿起来都可能找到一个人的。延伸一下,这个代表的背后的信息就是,“我并不关心他最后能不能带来亲密关系啊,但它是即时性的,是可以满足我当下想要,我就必须得有。”

是不是我们人类逐渐被驯化到这样一种程度了。比如我们点了个外卖,反正我们习惯这样一个过程就是:我点单就行,过半个小时就得送到。这个过程缺少了一种等待,缺少一种期待性的东西。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可能比较极端。比如爱情,跟色情比起来,其实我觉得它是充满神秘感,充满期待,甚至痛苦这种东西。我们之间的情感,就是这样慢慢建立起来。但现在是什么样呢?我现在得不到,没关系。我现在打开色情网站看特别想看的那种东西,然后就开始展示了各种各样的身体和情节。但是这种色情情节我觉得它是没有任何叙事性的,它只是像个机器一样在那运作机械的一个动作。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他满足这种即时性,容易产生快感,但是它好像把爱情给降格了。  

3

是网络社交的错吗?

主持人|你们觉得网络社交是否是一种线下社交的不正常的异化形式呢?

Tris|参考韩炳哲的观点,其实我觉得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和福柯的“规训”理论好像不太适用于现在的社会。我的观点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你很难明显地感觉到这种剥削,它反而换上了另外一件外衣,就是所谓的“自我实现”、“自我完善”等等。它没有强迫你社交、使用这些app,没有说今天你必须打开Facebook等等。在这种新自由主义社会里,没有人强迫你,但是你会自发地使用这些东西。以前可能是资本家、资本主义制度这些东西强迫你,导致了那种异化,但是现在谁在强迫你、剥削你?是你自己在剥削你自己。我自己要强迫我自己看那些东西,我心甘情愿一天花二十个小时用那些东西。这其实很恐怖,那种表面上强迫你的规章制度等等似乎消失了,但转变成的就是你强迫你自己,就是自我剥削。这可能就是因为现在的环境吧,你只有有限的资源,只能在这些资源里做得更精细。我是非常悲观的,比如我自发996,因为我要实现财务自由,我要自我实现,但实际上是一个在循环当中的自我剥削。我这样把网络社交跟现在社会大环境连接在一起,当然这个链接可能不那么自洽,还有一些问题。

鲨鱼|我觉得也不是网络社交对现实社交的异化,我觉得是整个社交的异化。在现代性的环境,人都开始异化。人在影响环境,环境也在塑造人,结合Tris同学说的关于资本的影响,我们这种社会大背景中身不由己,所以会显露出各种方面的问题,感觉正如二十世纪提出的“平庸之恶”。

也许网络社交带给我们的无助感就是这样,虽然有虽然我们可以了解到更多面的文化,但是由于错失了面对面那种触摸式、交互式的相处模式,不真实感就诞生了。虽然这种不真实感可以让我们与部分人保持舒适的社交距离,但是也同时成为了我们寻找亲密关系的又一重阻碍。带来及时性的快乐让人满足,但又会莫名期待更持久性的关系。祝大家都有人爱吧。

统稿 | 张乙儿

审稿|天天

图 | 来自网络

编辑 | 李卓颖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青书馆X围炉:有关女性主义的三个议题

对话不流:独立书店不因独立而有价值 | 围炉 · CityU

对话惘闻乐队:我们不会去《乐队的夏天》| 围炉·CityU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