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如果

我们绝不倒下 不能让刽子手显得高大 好阻挡那自由的方向 近期不定时更新《解毒金瓶梅》,欢迎追踪哦^_^

自由誠可貴,自慰價更高

發布於


这几天复旦大学的事儿,朋友圈里那种气氛,让我想到一个段子。

几个月前,有人发现《新编学生字典》列举“自”的词例时,“自由”就已经羞愧自杀,只留下自卑、自豪、自谦,再加上自慰。

我们常说,文章千古事,白纸黑字这个事儿,中国人还是比较敬畏、比较谨慎的,从字典到各大学,“自由”纷纷羞愧自杀就可以看出,“自由”还是要脸的,既然做不到,那就去删掉,还是很实事求是的。

不过我还是要补充一句,字典、大学有没有自由其实不重要,反正自由又不能当饭吃,但从小便学习自慰,始终不好。万一将来全国打飞机,那就大伤元气,有损国运了。

至于那些对“自由”的自杀而哭天抢地的人,我要说句不客气的话了:你又为“自由”做过些什么呢,要知道,到最后,每个人只会得到他配得到的东西。

君不见,社会上永远有一群人,无论接受多少教育,也不可能令他们学懂分辨黑白,他们总告诉你,如果能够获得衣食无忧的保障,放弃一点自由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们的口头禅总是,反正自由也不能当饭吃的。于是乎,有些人想要发愤图强,起而改变现状,这些人就更偏好随人过性命,只要能吃饱就好,还嫌弃挖粪涂墙的人,说他们偏激。

毕竟吃饭皇帝大,不能当饭吃的事情好像都不重要,这似乎无可指摘,因为饭都吃不饱了,关心政治又有什么用呢?

话虽如此,这个世界运作的方式,并不是一厢情愿的政治归政治,吃饭归吃饭的。

如果多数人对众人之事都漠不关心,最后就只能落得让少数恶人统治的命运。

一味只想着自己吃饱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让人当饭吃,而且喂饱自己的饲料,里头可能都掺有自己的同类。

自由跟这些蠢人的头脑其实是一样一样的,它摸不着也看不见。自由不能当饭吃,所以他们永远不理解这些事情有什么不妥,但要是哪个假日高速突然不收费了,他们就感激涕零。

如果聪明人的定义,就是比大多数人聪明的话,那么大多数人一定不聪明。

这些蠢人绝不是坏人,但往往是坏人的恩人。

马丁路德金早就说过,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

二战期间曾流传过这样一个段子,瑞士边境一条小河两岸,一个瑞士人和一个纳粹党徒相对垂钓。

那瑞士人钓得一条又一条鱼,那纳粹党徒的鱼饵,却连一条鱼都没有游过去咬。

那德国人隔河说道:为什么你的运气胜过我那么多?

瑞士人回答说:因为河水这边的鱼,不害怕开口。

确实,现在的中国人,除了害怕“开口”,其实已经自由了。

一个人的肢体,穿上普拉达,坐上法拉利,食道肠胃连接大肠,天天灌进鱼翅、狗肉、茅台;手腕戴上伯爵钻石表,在按摩椅上一躺,脚伸出来,即有修甲女替你洗脚、按穴、刮死皮,这一切现代化的自由都有了。

但我又要说句不客气的话了,这种自由不能叫自由,充其量只能叫大保健,它略高于畜牲,但人格不完整,只能称之为健人。

健人拥有人的生理特征,但大脑受外部势力的控制和影响,肠胃、口腔、脚板的感官可能比人有更高的享乐,但大脑退化,心灵萎顿。

譬如,同样对着一幅莫奈的油画莲池,人先会以大脑欣赏其色彩和光美,心灵感受画面传递的欢欣,健人想到的只是这张画值几多钱,房子、黄金,都不行了,这幅画能如何升值。

健人无论如何自由,只要大脑的思想功能不彰,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最先有开口的自由,才有创作的自由、思考的自由。

西方哲学家论自由者众,最冷峻而精确的定义,莫过罗素:自由最抽象的意义,就是没有外来的障碍,阻挠欲望之实现——只要欲望不危害他人,像杀人放火。


但我今天准备说点健人们听的懂的,更符合国情的。

殷海光有一句名句:自由的伦理基础有而且只有一个:把人当人。

这句话深入浅出,很现实。因为在许多国家和地方,之所以不自由,就是没有把人当人。这句话,中国人看了感受一定深。

把人当人,是向居上位者发的警告,如果居上位者不把人当人,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天下迟早大乱。

我再补充一句:在人之上,要把人当人;在人之下,要把自己当人。

因为我们看到的世情往往相反,就是居人上者不把底下的人当人,居人下者就奴颜婢色,不把自己当人。

而一个人又往往身兼两种身份,于是乎:临下骄者事上必谄。这就是健人的通病,只懂得身体大保健,而不知思想的大保健。

人与人相处,不要只想着把自己当人,也要把别人当人,凡事顾及他人,互不妨碍自由,少些自私自利,许多矛盾也相应而解。

老生常谈,都是道理,若明白的人多了,这个地方才是福地。

另一个老生常谈是,自由是可贵的,但也可以很脆弱,像黑夜的一点微弱的烛光,除非很多人,守卫着那一舌光暖,聚拢到一起来。

没有了思想的大保健自由,渐渐的,身体的大保健自由也开始弥足珍贵起来了,君不见,壁垒已经渐渐分明,开始非敌即友了,说着说着就想要你表个态,当然最好是表态支持他,不然的话,也要因此知道你的立场,以便跟你绝交甚至战斗。

当一个社会变成了表态社会,不开口的自由也开始消亡,那么,离把你当饭吃的日子,还有多远?

这位健人,你可以开始把自己当个人了,毕竟,到最后,每个人只会得到他配得到的世界。

复旦校章事件

復旦切除|異托鄉

复旦大学生唱校歌抗议代表了大陆人的骨气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