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枭少

一个普通作者

做全职太太,也要可以做全职丈夫

發布於

信公众号文章链接:做全职太太,也要可以做全职丈夫

一个于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毕业的学生,回到学校捐款,却遭到校长张桂梅的拒绝,还被痛斥一番:“滚出去,我就是瞧不上你!小时候家境那么艰辛,供你读书到现在,你却做了全职妈妈。”

张校长的学校免费接收了许多贫困女学生,她反对女性做全职太太,所以一直在培养独立的学生。

 

张校长反对女性做家庭主妇,从经济独立的角度来看,是对的。先不说男女平权的问题,结婚之后,如果要买房,房价又是惊人的贵——付首付、还房贷,至上得花上百万人民币。不是豪门显贵,能支撑得住吗?如果还要养孩子,教育费用一个人能承担下来吗?要知道,中国现在并没有社会保障,需要夫妻二人努力挣钱才承担得起这么多费用。

有的人会说:“当家庭主妇,跟研究历史的价值一样。”放在现在的父权社会,价值能一样吗?男性出去挣钱,能够选择做的事情也很大,钱的实际掌控权掌握在他们手里。而全职太太,就做繁重的家务,当丈夫如果离开她们的时候,该怎么办呢?想要去工作,却因为性别遭到拒绝,或者同工不同酬。

另外,从古至今,女性做了很长时间的家庭主妇,能得到权利,除了一直的March争取以外,还跟一战有关,男性都去打仗,工厂没人,所以产生大量女工,借此得到工作权利和政治权利。

然而,一些思想落后的地区,如中东国家,女性就是只能服从丈夫,没有独立人格的。哪怕是在发大一点的地区,还是有反女性的声音,如美国反女性堕胎权的保守派、中国的女德班。以及一些中国“自由派”,后自称转向“保守主义”的知识分子,如浙大教授冯钢称:“女性不适合做学术。”王怡牧师写文建议女性按照神的意愿从职场回归家庭,服从丈夫。

从当下的经济,还有复古主义及反女性独立势力的声音仍然不小的情况下来看,我支持张校长的观点和做法。

我和张校长不同的是,我认为女性可以选择做全职太太,不过要有前提——男性可以做全职丈夫。

我们现在的人类社会是父权社会,一直认为“男性高于女性”,要求“男人要有男人样,女人要有女人样”。所谓男人样,就是理性、阳刚、压抑情感;女人样,就是感性、阴柔、顺服。对待与之相反的,处罚会很严重,例如对待同性恋,女同不承认有性,直接被“掰直”、“强上一下就正常了”和“强行结婚”;男同被石刑、火刑(反同一般针对男同,现在著名父权论坛虎扑还有40%的人支持文莱石刑同性恋)。在父权看来,同性恋就是违反性别规范的,对待异性恋的家庭劳动,其实也类似。

例如“男主外,女主内”就是父权规范,男性出去工作,女性养家。家务活男性不做,女性一定要做,男性做家务还很可能被嘲笑“不够男人”。所以,我们很少听说有男性在家做家务,女性出去工作,因为这是父权社会不能容忍的。但如果有的维护父权者说:“当家庭主妇,跟研究历史的学者价值一样。”那男人在家做家务,不也与外出工作和做学术的价值一样吗?做家务也是劳动,并非坐吃山空,这样的男人再怎么不好,也比从不出付出却只要求妻子服务的男人要好。男人打破性别桎梏,可以温柔,可以做家务,可以做全职丈夫;女人打破性别桎梏,可以勇敢,可以外出工作。“男主内,女主外”为何不可?是否也像王牧师说的那样“服从神的旨意”?

如果社会能够接受“男性做全职丈夫,女性外出工作”,也是打破性别桎梏的方式,能够支持不一样的男性,而不是所有男性只有工作一条路,女性最终只有回家做主妇一条路。男性可以温柔,女性可以勇敢。如果在这样的社会,做家庭主妇才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性别规范要求的“必须”。

父权社会的文化观念,加固了我们太多刻板印象,也束缚住我们的权利。女性不会好过,男性也不会好过。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