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LU

[停更]寫一切關於你我存在的兩個城市的故事。 https://campsite.bio/ataleoftwocities

04/06電子報:原來你是這樣想得阿

與親人朋友間的交際應對,我相信是沒有世間人可以閃躲掉的;但我們相處的最高原則,是要讓所有人都能夠以自己最自由最舒服的方式,互相的為彼此去設想還有考量;到人家裡作客,已經是一件麻煩自己 (發出邀請)和麻煩別人 (被邀請)的事情,客氣我想是最基本的禮節,體貼我認為是最必要的原則,必須要相互尊重。

newsletter 04/06 on what a surprise to make you think like this way

請大家多多支持和鼓勵訂閱這一份電子報:每一天的生活 Daily Michelle


Good Evening!

大家好,大家晚上好!好長一個四天的連續假期不見 (聽我姐說,從上星期五就開始放假,是因為更早之前有一天補假過;然後昨天星期一也放假,是因為清明節兒童節放在上星期天,所以星期一補回來;這樣合理嗎?),大家好嗎?有沒有養足了精神,然後早早起身上班上課面對這假後的第一天呢?星期二,台北突然好像又掉了幾度 (聽朋友說台北已經冷了至少兩天了;我心中充滿了羨慕),完全跟南部是一個樣,但往兩極跑;果真是,變臉就在一瞬間。我希望大家都過得不錯,但我其實不太好,這一趟回到南部,其實也是百感交集,就是了。

photo credit to Stephanie Syjuco, Afterimages (Interruption of Vision), ca.2021

我慢慢的來說說,或許你也發生給我類似的事情也差不多;清明節,不外乎掃掃墓,還是到寺廟去拜拜的。儀式其實跟過年沒有差太多,頂多程序或內容有點不同就是了。但累,就是一整個累。我其實覺得很奇怪的是,我每一次回家,都抱著能夠好好休息,還有陪陪我親愛的爹娘,就這樣而已,但每一次都會搞得我身心俱疲。因為,我覺得我一次的連假回到南部,都是在招待伺候著-”到我家的人”。毫無例外,我就是個機器服務員 (如果是機械哥吉拉有多好) 就是了。

簡單來說,我討厭交際應對,但我爹娘確實交友廣闊,特別是我母親;親人朋友交對作陪 (台語)來來往往,我家總是在特殊的時刻 (節慶連假日),充滿著人,即便現在已經減少太多太多了,但每一次有人要來我家作客,就是一個天昏地暗的,忙進忙出,就像是人家是上餐廳酒家的那樣,而我,我就只能夠代表我自己,就只是個時薪160的臨時工而已。

而這樣就消磨我連假的一天或兩天了,就一場的聚會,由我娘一系列的備料烹煮下來 (大家還記得之前寫過得過年篇嗎?),沒有不搞得人羊馬翻的;作客的人,往往都是笑笑地走進來,笑笑地走出去,滿載而歸;但是要準備這一場,從開始到客人離開,還有到後來的所有清理,對我來說是一整天的費心費神,對我媽來說更是如此 (吃藥撐著就不用說了)

我認為這是我媽的生活方式,這是屬於她那年代那時代的交際應酬,親人朋友之間的來來往往,是否平衡我就不多說了,但是我從小看到大,我媽所做的以及她會跟我們在私底下分享的,我有時候總有一種感覺-可以稍緩一下嗎?可以稍停一會兒嗎?都已經接近80的人了,還做著這一些過去的事情,當成是功德,當成是奉獻來做,夠了吧!

我也喜歡交際應酬,我也喜歡熱鬧,我不反對節慶祭典大家團員齊聚,只要時間上對的齊,然後交通上方便,我爹娘OK,我姊沒有問題,基本上我沒有說不的情況,我也會欣然接受-

但就出去找個地方,好好大肆的被人服務,享受服務就好了;這樣的地方,現在到底缺什麼?到底哪裡找不到呢?

對我來說,如果是我回到南部,至少一半的時間,就是在做這一種類似的服務;我原本想要休息,結果身心靈卻更加的疲累,很多時候我心情非常的鬱悶,但我卻必須要壓抑,還可能爆發 (對象絕對是我爸我媽還有我姐而已;簡單說就是出氣筒);我認為非常的不值得,畢竟-我是回來想要尋得一場平靜還有修養身息的。

然後還總是要被亮相出來,被迫揭露,還是去看到一些我根本不想要見到的人 (根本不是我的親朋好友而是我爹娘的親朋好友;根本也不會是我邀請的而是我爹娘的邀請,但根本就沒有先告知或說過,一堆臨場當下的出現,諸如此類的狀況),卻被逼著要叫人 (是不會叫人嗎?諸如此類小時候會引來巴掌的事),要說話,要友善,要服務這一類的事情,我其實也是可以不用回去了。

就這件事情上面,我其實認為我太不受尊重了,然後再來就是我的勞力被剝削,如此這般。沒錯,可能會有人說,這會不會跟孝道起了衝突呢?但我說-我的孝道只為服務我爹我娘我姐,我幹啥去孝順其他跟我沒關係的人呢?難道這裡面有情緒勒索的元素嗎?希望不要。

更有人會說 ,好啦!就一天,你是會屎是不是?一年就這一天,你是為什麼總是要這樣斤斤計較呢?我前面說過了,我每一次回來,連假,還是節慶,四天好了,就會因為這一些事情要耗去我養生休息的一天還是兩天,你現在還敢這樣說話嗎?占了我1/4,或1/2的時間,你要來換嗎?要不然換你來做看看啊?

再者,我更已經說過了,我不排斥一切在知情同意下的交對應酬,但請找個不是我家的地方,你很困難嗎?你很拒絕嗎?大家一起 ”花錢” 去找人來服務大家,到底哪裡不好?還是其實你有非來不可的理由?說說看?因為懷念我媽的手藝?因為我媽最會捲潤餅了?

我跟你說,這樣說下去沒完沒了,但我只說一件事情-在現場的我媽我姐還有我,我相信大概就只吃了一兩捲的潤餅 (我姊更一卷都沒有吃),因為我們為了要服務客人,把所有的餅還有料,都留給了客人現場享用還有沒來的客人,這樣你可以體會嗎?我相信當下很多人都覺得理所當然,但這件事情讓我覺得非常的一點都很刻意的非自然,就像是應該要做的一樣。

這一類的事情,從小到大不停的這我家發生,我只是覺得很奇怪,我媽總跟我說著一年就一次,一年就一次;但是一年有多少節目?我一年回到家多少次呢?這樣的事情,我媽還能夠做多少次?這樣的事情,我到底還需要眼睜睜地看到它發生在我面前,更波及到我多少次呢?

請放心,我不會氣太久,悶太久,所以我把它寫出來,但我清楚知道的是,有些事情,還有很多其他事情,我無法說到那頭上去,我只能夠輕輕地在這裡表達,一部分事情也過了,我希望把那情緒給放下;但每一次它再回來,就會是排山倒海!我只希望這個社會要如何的演變還有進化到-每一個人都覺得舒服自在,我相信需要更多的同理心以及換位思考。

Leave a comment


除了上一段我家吃潤餅的事情,讓我身心俱疲,不只如此-還有一件事情讓我粉身碎骨的!其實,這也是我看到我從小到大的待得這一個南部的家,確實是在我的眼前崩裂,一次又一次的返家,就看到一個又一個換掉得東西;這裡電燈壞了,那裏水龍頭漏水了,那裏怎麼了,這裡怎麼了。

其實也可以看到父母親對於維護這一個房子裡面的功能性,逐漸因為年長的關係,而無所顧及;好,但我沒有要說這部分,我只是想要點出來一些些;然後繼續我的第二個故事,那就是:蚊子還有石子地板。

故事是這樣的,想說那一天星期五晚上一走回到家,我去買了紅茶江,一拿回來,在一樓廚房享用,然後我爹坐在我面前跟我講著他看到的各種電信方案,結果我坐沒有多久,我穿著短褲 (因為太熱),然後整個腳灼熱了起來,就跟腫脹的那一種感覺一樣。

我把腳抬了起來,沒有誇張,是一片得蚊子叮咬,已經叮到整片大腿都是紅白紅白不同大小半徑的圓點,然後還有些堆疊再一起的更凸,問題是那腫脹灼熱的感覺,就跟整隻腿要爆炸的感覺一樣,還有點引發全身過敏的感覺,奇癢無比,我只差沒有把大腿送進冷凍庫冰一陣子消腫就是了。

蚊子!一堆蚊子,在我家飯桌底下猖狂著。

好,我想說上到我家二樓,可以了吧!但當我看著敞開的一二樓木門,我就知道大勢不妙;因為我一路看的好多隻的蚊子,就在我視覺可及的方向繚繞;但我開啟了強力電風,想說-我坐在二樓茶桌前面,狂開個電扇,應該就無法近我身了吧!事情,一點都不像愚蠢之人,想得如此簡單。

前面是我的右大腿,現在換成是我的左小腿還有腳掌,同樣的感覺,然後牠們還是抓住了風與風的間隙,叮咬了我,在我腳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這時候我一點都不懷疑高雄登革熱的風光偉業,我更不懷疑我家的大門紗窗,以及屋內各種洞開的門,為什麼我家變成了蚊子的大本營。

我只能夠跟大家說,慘絕人寰,無一倖免,我家的蚊子一夜之間,全被我餵飽了;我打到的蚊子,每一隻都吸飽了血,我到最後以及連假幾天的失眠,都是因為這些蚊子;然後我氣到,每打到一隻,有血的,我就會刻意抹在我家床套 (要洗了,請不用擔心) 上面,就想要把牠們親人的屍體,塗抹在我睡上的床套上,以示警戒!(我真蠢)

結果第二天的連假早上,就出事了;我房間的冷氣壞了,只要一開動,機器裡面就會出現大量的水聲,就好像裡面有個游泳池,還有一位滑著蝶式的游泳選手,狀態十分古怪,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我只能夠把它關起來-當它壞了;各位,在高雄的那時那刻,不開冷氣,就是自殺的行為。

燥熱、悶熱、烈蚊、惡蚊-這是最恐怖的組合!我只能夠決定到房間外的小客廳,睡在地板上,開啟客廳的冷氣,然後把電風扇開到最大;我就躺在那石子地板上,每一寸和身體接觸的地方,只要有骨頭,都是一種敲打的聲音,硬是它的代名詞

這一夜,又一夜,三天的連假晚上,我就睡在地上,開著冷氣,電風扇吹著全身,就只希望蚊子不要近身 (但枉然),然後每一天的早晨,我就像是-粉身碎骨,般的帶著全身的痠痛,進行著我機器人般的服務工作。我只能夠說,我實在是太悲慘了,身心靈皆俱疲,也俱毀。

以上,結束我連假在家裡發生的事情。好像還有一些東西可以說,但我打算就先寫到這裡,其他事情就等我平復一點,再來回憶吧。

Share


因為昨天是連假,今天算是這星期的第一天,不免俗的,要帶大家走走過去的一週,不包含連假休刊,電子報總共帶給了你哪些故事:

上一週,確實是有夠炎熱的,再加上空氣品質有夠糟糕,每一天感覺走出門,呼吸到的空氣都非常沉重,看到的太陽都是矇矇灰,但是卻熱到要人命;星期一,我分享了我家社區外面的老樹,即便過去是生命旺盛,但近幾年的修剪或修砍,確實是非常惡劣的亂砍,直接就是把雙手雙腳砍掉的那種方式,現在看起來害死了不少顆已經等於死亡的樹;那個時候長賜號Ever Given還沒有脫困,我想像著如果這世界有巨人還是超人可以召喚;星期二,我分享了電影-游牧人生,映照著我曾經的心情,觀看電影的同時,我可以想像的是那追逐著答案的一顆無法停止的心,也同時渴望的或許有一天能夠停下的心。星期三,結束了一週的在家工作,缺乏自制力的結果就是,走到外面感覺是個異世界;我分享了電影-哥吉拉大戰金剛,但能夠在一次看到一連串電影院院廳爆滿的狀況,也是讓我滿欣慰的。星期四,歸心似箭如我 (想不到連假的結果如我上面所述),也因為完成了許多安排的工作和會議,好像腳步有些輕盈,也滿是興奮之情;所以檢討了近來的一些公共事務的參與,只能夠以過去為鑑,步履薄冰了。

Leave a comment


我知道這一個連假,最讓人心痛難過的,莫非於假期第一天,正當我和朋友在吃飯的時候,得知的-台鐵太魯閣號出軌的事故;我當下其實馬上傳了訊息給一位我心想可能會回花蓮還是台東家祭祖的朋友,但她還好不在那一班次車上;而後續看到相關的新聞,排山倒海的炸開來,整個假期電視新聞都幾乎是24小時連線的方式,播放著這一件事故。

新冠快訊:印度的狀況似乎不很好,過去24小時之內,第一次感染病人超過了十萬案例 (除了印度之外,還有美國有過這樣的數據);

我沒有想要細說對這一件事情的看法,我只想要表達,現階段就是緊急的救死即傷,能夠救的就要死命的救,無法救的也要搬到外面去,其餘的就是交給鐵道、土木工程鑑識員,還有司法單位調查員,確認現場的安全性之後,趕快把所有車廂都搬移出來,好好的調查和檢視一番。

任何的預測、還是過多的解釋,都無助於現場的工作,只會引起無謂的紛爭,該爭個真相的永遠都在現場,而不是在你外圍高談闊論甚或譴責怪罪者的桌上。要在第一時間就把一個罪人還是少數罪人指出來,會有這樣的指責的人,絕對是唯恐天下不亂!

新聞快訊:這可能是近日看到最令人失落的新聞,LG宣告不再繼續手機部門和生產;我回想起可能是我人生高峰的那些人 (現在是從身不見底的底部往上看),我都是拿著LG的手機。中國CCP政府反擊世界對於新疆的指控,拍了部新疆歌舞片-歌聲的翅膀 (The Wings of Songs預告片),是嗎?有幫助到嗎?

請問真正該檢討或該究責的,哪一個逃的了?電視新聞台上,掛著唯一不動的那串跑馬燈,就象徵著這一個電視台新聞最在意的一件事情,或想要引發關注者心中憤怒以及激起民心動亂的最大根源;我認為電視媒體應該要適可而止,使用24小時不間斷的報導,我認為也應該要被檢討。

Ps. 我有捐LINE(衛生福利部)的捐款喔,之後再來說說這件事情。

Leave a comment


還有這一些有趣的文章,也給你分享:

Share 每一天的生活 Daily Michell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04/01電子報:清明時節熱炎炎

the GG Show 第一集:愛就是愛!什麼異國戀?去他的ㄈㄈ尺!

the GG Show 第二集:採草莓、壽司店、海鮮魚貨包裝!邊打工邊渡假,你當真?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