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via97

【短篇练笔】行刑时刻

發布於
一个关于复仇的小故事。

我在大堂里抬起头。台下,是乌压压一片人群,看不到尽头。嘲笑声,叫骂声,各种各样的人的声音充斥着会场,不绝于耳。呵呵,这就是贵族们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围观处刑吗?我想道。

“肃静!”

在我的右侧,一个涂脂抹粉、身着华丽的女人对着话筒吼道。伴随着那道命令,人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今天,我们将处决企图刺杀行政官的刺客!所有热爱正义的公民都将为此欢呼雀跃!而潜伏在人群之中的害群之马啊,用你们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着吧,你们这群人渣,要是再图谋不轨,这个人就是你们的明天!”那话语穿过话筒,刺得我耳膜疼。

那个女人就是我要刺杀的目标,行政官。一想起这件事,我就脑袋发热。瞧她那副盛装打扮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要以这种态度嘲笑行刺失败的人吧?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遭人嫉恨啊。我的眼前又浮现出父母的模样。“我们去去就回,不用害怕。我们去了,你们就可以去城区上学了。当哥哥的要照顾好妹妹呀!”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和妹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后来我才知道,在战争时期的前线战壕里,每三个苦工就有一个是我们行政区的贱民。为此,行政官获得了国王的赏赐,那枚看上去就沉甸甸的金奖章到现在还挂在她的胸前。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得颈椎病?

听到行政官的话,人群沸腾了,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瞬间淹没了会场,但是在我看来,都只是上层人士愚蠢的犬吠罢了。可以派上用场的炮灰被送去前线不久,掌握着贱民生杀大权的贵族老爷们便明目张胆地撕毁了契约,把我们这些没用的孤儿集中起来,送到集市上待价而沽。大概是看我骨骼比较健壮吧,一个决斗场老板看上了我,我就这样成为了角斗士,卖命为他每晚逛的窑子买单。而妹妹则被一个大商人买去了。那头母猪经常来到我们角斗场里一掷千金。从决斗场逃出去之后,我伪装成宪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她,掏出妹妹唯一的一张照片,质问她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什么?老娘玩过的女娃子多了去了,你这逼玩意儿他妈记得你打手枪用过多少张餐巾纸吗?”我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将她大卸八块,喂给了下水道里的老鼠。

行政官朝着后面一挥手,一队全副武装的人便走上了台,排成了一排。为首的人手持大斧,看来是真正的行刑官了,其余的人只是充场面的。看到行刑队上场了,人群开始躁动起来,有不少人踮起脚尖,甚至有小孩爬到大人的肩膀上,观摩这场毫无意义的杀戮。“现在,宣读死刑犯罪名,”行政官拿出羊皮纸,“犯人米尔,第十三行政区东部分区贱民,因故意杀人、盗窃、窝藏逃犯、抢劫、危害公民生命、企图刺杀行政官,处以死刑,即刻执行!”一听到即将行刑,人群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窗户外,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随即响起了滚滚的雷声,接着便是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地砸在窗户玻璃上。那一天,也是这样一个下着雷雨的深夜,执政官的宅邸之中,正举办着奢侈的晚宴,而我非常小心地混进守卫队伍,就将要执行我的刺杀计划时,一名想要趁乱入室盗窃的女贼却突然出现,打乱了我的节奏,使得我的计划失败了。这是天意吗?还是行政官这狐狸精早就预料到了?我的心里痛苦万分,恨不得立马找个办法质问上苍为何如此不公。

“你还有什么忏悔吗?虽然现在已经晚了,但指不定行政官会念你悔过之意,放你一条生路哦。”行刑官低下头说道。这是什么屁话!我浑身颤抖着,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你们就是一帮豺狼!猪狗不如的东西!”

相信台下的群众都听到了吧,原本因为紧张而无声的人们又喧闹了起来。“还在嘴硬,快把头砍下来!”“你们在等什么呢!”“把脑袋吊在城门上吧,哈哈哈哈哈!”那肆无忌惮的话语此起彼伏。“呵,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证明你的骨气?”行刑官举起了手中的斧头,“那么就愿我们的天父保佑你吧,我这就送你去。”

“行刑!”

台下的群众都闭上嘴巴,睁大了眼睛。磨得锃光瓦亮的斧刃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亮得就连大厅的高台上都能看见。不知怎么的,我在这炫目的光辉中看到了抱着洋娃娃的妹妹。那个缺了一只眼睛,脏兮兮的粉色洋娃娃是我在夜里偷偷从富人区的垃圾桶里捡来的,为此我拼了老命地跑,总算是摆脱了警犬和看守。“谢谢哥哥!最喜欢哥哥了!”妹妹的笑容至今仍旧荡漾在我的心里,温暖着我那颗已经麻木了的心脏。

动手吧。

跪在行刑台上的她冲着第三层角落里的那个戴着宪兵帽子的背影轻轻笑了笑。在那次晚宴上重逢后,她与哥哥相认,随后迅速制定了刺杀计划。哥哥亲手将她抓住送进大牢,来换取行政官的信任,以便进入围观行刑的现场;而行刑仪式的举办也势必会让平时因担惊受怕而深居简出的行政官抛头露面,正是刺杀的好机会。

我朝着台上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