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Zentangle】練習帖:用一手爛牌練習弗羅茲(Florz)

發布於

家中清出一些閒置多年的卡紙與色筆,我想可以當作Zentangle練習的材料,就留在手邊。這些材料都是家人不要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的特性是什麼,今天拿出來用,一下筆就知道不妙。

Zentangle有一條建議,建議繪畫者使用最好的材料,包括紙和筆,讓自己在良好的品質與效果中享受畫畫的樂趣,並達到靜心、安適的、「禪」的狀態。由於一開始學就是用官方的蝸牛磚和筆,價格不菲,我沒有那樣的財力可以完全只用官方材料,所以一直在收集一些類似的替代材料,但效果與感受,得畫了才知道。

而今天的第一筆,就讓我心中響起「やばい」的聲音,同時響起警鈴:「不要罵髒話」。卡紙吸水性太強,官方代針筆一下去就暈墨。我趕緊收起代針筆,選了從來沒試過的彩色中性筆,一樣有暈墨的問題。更糟的是,好幾支筆都是畫個兩筆就乾墨了。

洪與旱,交相替,不只是一場災難,而是一連串的災難。

我想起小時候上美勞課,彩色筆和圖畫紙是基本畫具。有的時候美勞教室會有備用品,分小組上課時,這些備用品就放在一組桌上的中心,供同學一起使用。

我自己的彩色筆只有十二色,常常得使用公用品。使用不熟悉的畫具,這種「やばい」的經驗是家常便飯,當時常有這種天人交戰:

  1. 畫具這麼爛,我要不要直接放棄?
  2. 直接放棄就交不了功課,只能想辦法用爛畫具勉強「接近」心中想要的效果。
  3. 為什麼我要忍受這些爛東西?
  4. 我不值得品質更好的對待嗎?那些用雄獅四十八色彩色筆的同學畫得比我差多了,為什麼他們值得用水量平穩恰當、實際發色與筆桿色沒有色差、筆尖沒有破散沾染雜色的好筆?

這些記憶在今天的嘗試中如浪濤般吞沒我。過了這麼多年,為什麼還會糾結這些問題呢?

拿到一手爛牌的時候,是不是常常直接選擇「終極攬炒」?還是想辦法把一手爛牌打好?

我的狀況是,常常把時間花在跟爛牌搏鬥上。用到太差的文具,因為不想浪費,花很多時間想辦法操作,希望能讓結果變得好一點;收到太爛的稿子,自己想辦法改好,而不是退稿;拿到輪子壞掉的超市推車,還是很辛苦費力地推,因為沒有其他推車可選......

我把自己的生活弄得艱難了,而且累死自己,能夠達成的品質卻提升有限,徒勞就算了,還造成許多「不堪回首」的痛苦回憶。

之前每次讀Zentangle的相關書籍,讀到「儘量使用最好的材料」這一條建議,我都覺得有些不舒服。一方面覺得這是官方吸金的話術,二方面覺得創作不該有這種對物質的追求。

事實上,正是這種潔癖造成我人生的誤區。

官方已幫你在千萬種畫材中挑選了最合適的,替你省去嘗試錯誤的時間與金錢(以及挫敗感);再來,用品質好的東西,會讓你覺得活著是一件愉悅的事,快樂且充滿正能量地度過人生在世有限的時間,而不是把忍受痛苦當作美德,捱著它直到死亡。

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享受可以選擇的幸福,並珍惜這種幸福。

「我只有十二色的彩色筆」,這是自我設限。關鍵不在於「只有十二色」,而是我沒有勇氣與意志力向資源擁有者提出更高的需求。一但在這個限制的前提下讓我發現無法實現心中所想,我就會心灰意冷。

然而,察覺到不對,果斷放棄,或果斷爭取,才是正確的判斷。

最後我還是用這批糟糕的畫材在畫面中填滿了Florz的圖樣,效果非常差,差到寧願直接丟棄也不願意再多看一眼。如果我的生命中要因為前述的這些慣性而被這樣的難受經驗填滿,那實在不值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Zentangle】練習帖:商陸根(poke root)與暗線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