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ClubHouse】Moderator四天的心路歷程

發布於

一開始只是想聽 @涼鹿Annie 聊日本神社,所以到臉書上跪求了CH的邀請碼,很幸運的徵得一位善心朋友邀請我進入CH這神秘的陌生之境。

與此同時,我的緬甸朋友們因為母國政變而陷入極大的焦慮。這個消息對我而言簡直是天崩地裂,緬甸是我近年來主要的田野地,緬甸政變,意味著我的研究及相關計畫可能被迫終了,換句話說,我的職涯因此中斷。

以我的立場,當然希望緬甸恢復到之前尚算穩定、自由的狀態,起碼不會因言獲罪,也不會因為外國人身份而被特務跟監、騷擾,或是進行任何調查或教學活動時被惡意阻撓。這是我的私心。

我的另一份打工是每天隨時事推播相關時議,我發現只要是緬甸主題的文章,發出去之後幾乎都沒點閱率。

換句話說,緬甸發生翻天覆地的事,我的同溫層著急跳腳、與親人失聯,但除了我所知的這一個小圈圈,外界對此一無所知。

於是我決定邀請緬僑朋友們一起試試在CH上開房間,將這個議題用CH傳播出去。既然緬甸消息會被臉書演算法壓到近乎零,不如試試正熱門的CH。我連功能都不太熟悉,開Room之前所有應邀前來的Speaker都還不會用這個App,但總之七手八腳的在開播之前花了一個小時教大家怎麼安裝、註冊、有哪些功能、請大家戴耳麥、不要用藍芽喇叭......,時間到,全員上線。

聊天室很快聚集了幾百人,我才發現自己得像個八爪章魚,一面紀錄有哪些人舉手、一面控制時間,一面關注messenger傳來的提問(或提醒)訊息,一面要注意哪些人開麥(可能要說話),並判斷哪些問題較適合Cue誰來回應,諸如此類。彷彿正在主持電視的Call in節目,而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兩個多小時後,議題討論得差不多,也該放受邀講者趕快回家,我關閉了聊天室,瞬間累到虛脫。

很感謝那天所有的參與者,讓活動順利完成,節奏也進行得很劉暢,有些事因為那一晚而持續發酵、延燒。

之後的每一天,我都有試著開聊天室,形式不再像第一天那麼嚴謹,通常是想到什麼就開一個,參與的人少很多,執行起來也輕鬆得多。

總的來說我大概是固定每天晚上10-11點(東八區)會開一個Room談談緬甸,今天的嘗試是開「為緬甸祈禱」,因為開始有傷亡。前面幾天都有收到詢問,表示不知道去哪裡獲知緬甸訊息,所以我今天的做法是朗讀這幾天看到的緬甸新聞,夾一些解說;緬僑朋友若有空,也會加入補充,也說說自己今天做了什麼、看到哪些消息。畢竟大家的消息來源都不同,有機會彼此交流、討論,總比一個人悶著頭難受要好。

我覺得moderator這個角色最重要的功能是維持聊天室的「活性」,和廣播的直播很像,除非一開始就定義了這間聊天室是「無聲房」,否則就得讓聲音「有效的」持續,不能空白,以免後來加入的人進來後覺得「怎麼沒東西」,立刻退出。是否要持續不斷地給出「有內容」的聲音,就看moderator怎麼定義這個房間。我希望可以盡量吸引多一些人關心緬甸,也希望盡量透過各種管道激起大家的同情共感,所以持續著變換不同的切入方式。

緬甸議題非常小眾,而我不想讓它停在政治的討論上,我想關切的是人,人在這樣的變局下有什麼感受、怎麼想事情、過著怎樣的生活,在焦躁與失望中,如何提供心理上的支持與陪伴。

對我而言,堅定要做這件事的原因,是2019年。那一年的種種,在我心中留下揮之不去的愧疚與自責。

昨晚,香港的故舊傳來訊息:「幸好您快快回台,今日的香港人和事都使人難受、難過。」

類似的訊息,我收過無數封。每次收到,都很愧疚,責難自己的貪生怕死、苟且偷安。

在緬甸有一句話:「恐懼是最大的監牢」。相對於此,自責是無盡的刑笞。


來提問一個不相干的技術性問題:

大家有推薦的藍芽耳麥嗎?手機內建的喇叭有時候好刺耳,耳膜聽得好痛啊!

5 人支持了作者

【公民不服從.聲援緬甸】捍衛緬甸民主自由 反對緬甸軍方政變

落入塚坑的那首歌:黑暗正在擴散(闇が広がる)

moderators 徵文|陌生人的真心話,主持人的大冒險,寫下你最難忘的 clubhouse 時刻

4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