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魚露與蠔油】沿著瓷路去尋根

發布於
馬六甲荷蘭總督博物館展示的南洋貿易瓷:粉彩黃地萬壽無疆瓷盤。

公務上必須接待一位來自泰國的藝術家,前前後後各種申辦的手續十分繁雜,每次在姓名欄中填寫她的名字,都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名字」是西洋名「安琪拉」,「姓氏」則是一般泰國人常見的長拼音,但稱謂卻是「安琪拉女士」?通常不是以姓氏作為尊稱嗎?

見面後,我忍不住好奇,詢問她姓氏的由來。她告訴我,其實她是華人,本來的姓氏應該是「林」,但在泰國,必須依照暹羅皇室公告的命名規範添加姓氏,否則不能入泰國籍。而她們家是天主教徒,因此以「安琪拉」作為她的名字,而泰國習慣稱名不稱姓,所以就變成「安琪拉女士」了。

未被文件正式記載的姓氏,很快就會隨著一代代的流轉而消失。

「這樣的話,家族的源流會不會很難查考?」

「會。我很想找出我的家族歷史,但目前只知道爺爺那一代是從中國到新加坡的,後來好像經過馬來西亞到泰國,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文字資料可以追查。」她頓了一頓,苦笑:「而且我也不懂中文。恐怕只能問親戚,還要到馬來西亞慢慢把人找出來,是很大的工程。」

有一天,她在手機裡翻找出一張瓷器的照片,問我知不知道上面那藍色的釉料是什麼。

是我熟悉的樣式。我說:「這種瓷器叫做廣東彩瓷,是我的祖籍地廣東生產的。」我查了釉藥的名稱給她:「藍色的釉料可能叫做『水青』。您是在哪裡看到的呢?」

「泰國皇室有幾位成員非常喜愛瓷器,收集了很多來自中國的瓷器,但我們暫時沒有線索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妳是說,這種瓷器來自廣東?妳的祖籍地?」

我想了想,說:「其實,也很可能是您的故鄉。泰國的華人大多是潮州人,潮州也是產瓷的地方,製瓷技術非常高喔!十八、十九世紀時,這些瓷器從廣東運出來後,再經由馬來西亞轉運到全世界。如果您到馬來西亞尋找家人,一路上會看到很多這種瓷器。」

三佛齊(室利佛逝)時代已有商船至潮州購買陶瓷器的紀錄。

她興奮地跟我說,曼谷當時也是中國瓷器的轉運站,因此皇室極為熱衷收集中國瓷,但收集是一回事,搞懂又是另一回事了,英文資料非常難找,泰文資料更不用說。

看著她熱切的身影,我想起多年前,在馬來西亞的麻六甲,我在荷蘭總督博物館(原荷蘭總督府)的碗櫃裡看見的一系列廣東彩瓷。那時的我什麼都不懂,在歐式的宴會廳中,突然看見自己小時候在香港酒樓與家人聚餐時用的餐具,震驚與懷念的複雜情緒一湧而上,腦中被各種疑問塞滿。然而,對於這批瓷器的來歷,博物館的標示沒有任何線索。

南洋貿易瓷。攝於馬來西亞檳城.僑生博物館

隨著走過的國家越來越多,在我心裡慢慢形成不同於教科書的、另一幅世界地圖。說是「地」圖可能不夠精準,那是一幅「海」圖,海面上分佈著密密麻麻的貿易線,船隻南來北往,載著形形色色的人和貨物,在各地港口傳遞交換。

在大陸中心史觀的史料中,航行者的歷史往往不獲記載,他們的姓氏在流動中被抹除,語言文字也逐漸消亡。然而,我們總能透過一些幽微的線索,辨識出這些過往。陶瓷器就是相當明顯的證據,透過這些碎片,彷彿正沈默地、發出神秘的召喚:

循著「海上瓷路」走,就能找到我們失落的、關於「家」的歷史。找到它,就能找到我們的座標與方向。

原刊於〈中華日報〉副刊,2016/10/18。2021/01/13修改。

歡迎訂閱支持:https://liker.land/wanzhichang/civic

2 人支持了作者

【魚露與蠔油】雞公碗傳奇

【魚露與蠔油】在柬埔寨唱《帝女花》

觀影記錄 | 古董局中局Ⅱ:鑒墨尋瓷 | 2020 中國影集 | 竟然是好看的IP劇

3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