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無維園的年宵,少一人的除夕

發布於

未能趕上2019年的維園年宵,是我心中極大的遺憾。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能預知後來會發生的事,那時我一定死撐著都要去一趟維園。

香港的農曆年假期只放初一至初三,台灣大致上是從小年夜開始放(大家會請假或提早下班),一路放到初五開市。所以,在香港工作時,年三十是要上班的,而新年期間要拜年、聚餐,其實沒什麼時間休息。

仍承平無事的那一年,同事們相約年三十晚去吃雞煲。席間我多喝了幾杯啤酒,散場時已很困倦。大家提議是否去維園逛年宵,七嘴八舌,我向同事確認了一下維園是否很擁擠,同事們說非常擠迫,我便打消念頭,在金鐘下了車,轉線回家。

維園年宵,於我而言是個傳說。小時候回香港過年,常聽大人們講起年宵、花墟,我卻從來沒去過。長輩們想到人擠人就皺眉,小孩子也不可能一個人跑那麼遠。

後來外婆家搬到佐敦,我常經過九龍公園附近的海防道臨時街市,新年期間也是有花墟的,但家裡沒有地方放花,便未曾進去逛過。

香港的年假雖然短,2019的年節氣氛卻很濃。年輕世代還是會去買揮春,現場寫的那種;人與人見面會派利是,已婚的派給未婚的,未婚者之間有時也會互派。不過,究竟是派好玩的,還是傳統上的規矩,我也分不清楚。總之,年過四十還被已婚平輩給紅包,這個心理壓力真不是普通的大,畢竟,在台灣,我已不拿紅包多年(各家作法不同,一般來說,出社會工作就要包給直系長輩)。

去年的農曆年正好遇到台灣總統大選,台灣很多家庭都有藍綠之爭,選後社會對立的情況很嚴重,不同陣營的世代共聚一堂,那個年實在不好過。

今年台灣的農曆年算是恢復正常,雖然很多大型活動因為疫情取消,南來北往的「走春」也減少,但年夜飯還是會回家吃,從小年夜開始便再度湧現返鄉車潮。

我如果人在台灣,通常會回父母家兩天,其中一餐會是一家四口一起吃的,兼顧我們家的團圓、妹夫家的團圓,以及我家貓口的吃喝拉撒。但今年由於太多工作要趕,妹妹也要在夫家過兩晚,我們和爸媽相聚的時間便減少了,除夕當天只能一人陪一餐,四口變三口。

我知道爸媽是有點失落的,畢竟久久才回家一次。我也不忍心看著媽媽為了張羅三餐一直忙進忙出,早點離開,可以讓他們恢復日常作息。本來想買些現成年菜,但添加物、口味、咬不動、覆熱和存放⋯⋯都是問題,爸媽有他們已吃慣了的菜色,無論是食材還是料理方式都是固定的,我們不要另外製造麻煩比較好。

蚊子也讓我一整夜無法入睡,看來下次省親得帶防蚊的道具回去。本來想帶電蚊拍,但大雨滂沱中騎車,電蚊拍收不進背包又放不進車廂。爸媽沒有用電蚊拍的習慣,買來的電蚊拍總是放到壞掉,真不知道他們怎麼跟蚊子共存的?

過年的話題不外乎休市多麻煩、買不到新鮮食材。媽媽今年為了備糧,已跑了一週市場,每天買一點,勉強買到足夠的囤糧。爸爸說,他剛來台灣時遇到過年,明明雜貨店有開門做生意,賣鞭炮之類的,他一家家詢問,想買點餅乾果腹,甚至願意出兩倍價錢買可口奶滋,店家無論如何都不賣,這種情況得持續到元宵。當時是打電話求救,有位搭同一班飛機來台、坐隔壁的乘客願意接濟,才吃上一頓餃子。

吃完午飯,我背著媽媽塞給我的各色食物,穿過長長的車陣,回到自己家裡,兩隻貓安然在腳凳上睡成兩團球,飼料已空,地上一大灘嘔吐物。鄰人大概都返鄉了,周遭特別靜。我清理好貓咪的嘔吐物,替他們加滿飼料,打開電腦。

新年快樂,開工。


1 人支持了作者

日更365-20210211

4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