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減法生活】十年回顧,從拋掉雜物開始的療癒之路(一)

發布於
攝影師:Jayant Kulkarni,連結:Pexels

十年前,2010年8月,我結束了在澳洲將近一年的working holiday,回到台灣。因為航班的行李限重,我只帶著15公斤的背囊出發;回台灣時,也是15公斤。不是行李限重的緣故,而是整趟旅程必須不斷移動,沒有駕照的我,只能仰仗巴士、步行、搭便車,偶爾搭乘澳洲的國內航班,必須保持行李的輕簡。

回到台灣,回到自己的房間。那時還與父母同住,那個我從小到大居住的房間,大約三坪的空間,塞滿了過去三十年囤積的雜物。澳洲是個天寬地闊的地方,一年下來習慣了只用很少的東西生活,我也早已忘記過去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當密密麻麻的雜物突如其來映入眼簾,我胸口一陣窒悶:「天啊這是怎麼回事?」

更恐怖的是,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我的,而且,對於當下的人生幾乎沒有任何用處,只是佔位置而已。

我是個不丟東西的人。

澳洲一年,我以為自己獲得了灑脫、勇氣,以及維持自由與快樂的能力。然而,眼前的「爆倉」讓我體認到,我以為的輕盈只不過是逃避,逃避「我要」的種種煩惱與執著。

《丟掉50樣東西,找回100分人生》:重新定義自我的旅程

開始清理之後,朋友推薦我讀《丟掉50樣東西,找回100分人生》。那時《斷捨離》還沒在台灣出版,所以我對於清理雜物、反省人生的基本觀念,原則上都是從這本書開始的。很感謝澳洲之旅讓我長出一雙分辨「需要」與「想要」的眼睛,有些人曾問我:「流浪一年是尋找自我嗎?」我可以斬釘截鐵地回答:「流浪無法讓人找到自我,面對自己造的孽才是唯一途徑。」

什麼是自己造的孽?整間房子的雜物就是了。這個東西是不是「現在的我會用到」的?確認這件事,就可以確認「我是誰」、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我喜歡自己是什麼樣子。

那個年代沒有IG,智慧型手機也不普遍,清東西不用費力氣去拍美照、po上網秀成果。分心在這些動作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重點在於專注:專心撫摸、清潔每一樣曾經屬於自己的雜物,去感受它的能量——滿滿的灰塵,滿滿的霉斑,滿滿的怨念,塞爆了我生活的空間,塞爆了我的舊日子。

我只想要趕快重新開始清爽的生活,一點也不想被這些東西卡住。但前面說過,「我是個不丟東西的人」,不丟,一方面是惜物,一方面是「往事不忍觸,舊情幾回哀」。

捨不得:捨不得的是情感?是遺憾?還是貪妄?

(待續)


被迫歇業的時候,讓靜定的力量帶你在絕境中發芽

「你要出書嗎?」「不要。」

【我的寫作空間】萬水千山,只求能平安回到這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