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他的愛情是拐賣──我在柬埔寨見到的跨國人口販子

發布於
攝影師:Joanne Adela Low,連結:Pexels

旅館櫃台的大夜班常常人手不夠,我如果有空,就會在櫃台幫忙處理一些小事。一起站櫃台的好友P興沖沖的跟我說,他認識了一個大老闆。大老闆來自馬來西亞(有時會說是新加坡,他老是分不清這兩個國家),是華人,很凱。

「跟妳一樣,華人,很聰明。他很有錢,每天要叫兩個或三個小姐陪他睡。」P說:「妳也很聰明,以後一定會和他一樣有錢。」

「我才不要和他一樣,很噁心。」我對P翻了個大白眼。

大老闆摟著兩個女孩向櫃台走來,P和其他嘟嘟車司機殷勤地奉承著,又是遞水又是陪笑,大老闆的手還伸進女孩的衣領裡掏掏捏捏,那場面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妳是台灣人?」大老闆忽然轉過頭來,用普通話問我。

「是。」

「來柬埔寨玩?待這麼久?」

「來工作,我是寫旅遊指南的。」

「喔!作家!那很有錢囉?」

「沒,窮死了。」

「作家哪會窮?你騙我。」

「我不是什麼大作家,沒名氣的,沒錢。」

他看我反應冷淡,又繼續用英文跟其他柬埔寨人吹牛皮。

大老闆三不五時會吆喝人一起去KTV,在暹粒,KTV多半是有小姐作陪的酒店。旅館的工作人員們,包括櫃檯接待、嘟嘟車司機,只要沒當班,都會歡天喜地的跟著去。有時P會跟我說,他們透過誰約了哪個將軍,這個將軍會幫忙拓展生意,巴拉巴拉。

有一天,P原本要和我一起去金邊,他的老家在金邊鄉下,順道回家看看家人。他突然傳訊息跟我說,大老闆也要去,說要去拜訪他的家人,還有其他人也要一起去。我已有我的行程規畫,這樣一來原本預計要做的事恐怕難以成行,便回覆說,那你們去吧,我留在金邊市區做我的事,分頭走。過了幾天,P傳訊息跟我抱怨,大老闆狀況不對,他一直在跟P借錢,而且他女友在村子裡到處拜訪,說要帶村裡的女孩去馬來西亞賺大錢。

「他在仲介賣淫啊!不能趕快甩開他嗎?」我說。

「我們也覺得是。但我們不能丟下他。我得趕快把他帶離村子。」P回覆。

後來的情勢發展異常混亂,P開始言詞閃爍,不再告訴我實情。從金邊啟程回暹粒之前,我被P強迫,和他們一行人一起吃了頓晚餐。我不知道柬埔寨人為什麼這麼害怕撕破臉,人情關係似乎比什麼都重要,即使自己的表妹即將被眼前的惡人賣掉,他們還是堅持維繫檯面上的和平。

餐桌上,大老闆和他的「女友」坐在一起,這位女友是柬埔寨當地人,濃妝豔抹,不太會講英文,行為舉止一看就知道是色情行業的從業者。在柬埔寨,從事色情工作的人非常多,各種悲慘的原因就不詳述了,他們沒有選擇。P和他的朋友們都對這位女士敬而遠之,不跟她說話。大老闆一面撫著她的背脊,像是在摸一隻貓,一面用英文反覆嘲笑說:「憤怒鳥,老是在生氣(Angry Bird, always angry)。」

這位「女友」替大老闆擦碗擦杯斟酒夾菜,一面鬧著小彆扭,一面撒嬌,像個寵物。她的眼神將她的心思表露無遺,她期待眼前的男人拯救她,無論是脫離貧窮,還是脫離其他厄運。這種決絕讓她願意做任何事,包括拐賣她的同胞。

我不知道這位大老闆後來是否成功把P的表妹們賣去馬來西亞。大老闆有好幾個「女友」,都是當地人,他的手法都一樣,透過這些「女友」和其他人的親緣關係,到偏遠的村落中,尋找單純的年輕女孩,騙他們去幫傭,實際上是賣淫。

「不能報警嗎?」我問P。

P尷尬地看著我,說:「妳以為,之前攏絡那個將軍,為的是什麼?」


原刊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06/1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IDF】柬埔寨之春

消失的緬甸燈籠

緬甸佛寺裡有人面獅身像?走進緬甸佛寺的信仰世界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