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午月

你哭起來,我笑起來 都為了 愛愛愛

【叢林圍爐S3|素食主義的鹿和想要被吃掉的豬】讀後賞析

我們怎麼能保證死了以後,仍然有以後呢?

[今天這篇文章是有前言的]

今天這篇文章我想從「信仰」這個層面下手。
怎麼說呢,我是個樂觀虛無主義者,而打從今年十月開始我更成為了一個很喪的樂觀虛無主義者:)。
先前在方格子中滑到一篇文章,它主要的論述是樂觀虛無主義不過是對人類所能預見的所有苦難,以及自這些苦難中所誕生的聖潔人性的一種逃避。
就算你告訴自己這些苦難、這些痛是假的,你依然沒辦法無視這些將人生視為「苦海」的前提下,那些靈魂上無法磨滅的傷。
可我認為,最遺憾的地方便是這些苦難並不是無差別的。在某些角落正在為了家破人亡而悲泣不已的同時,某些角落可能正為著某些人這輩子永遠得不到的幸福而薄海歡騰。在某些信仰的教條裡會告訴你,這是因為在自己還無法得知的時刻,變為自己種下了一個走向今日這個結果的因緣。
那麼,此時此刻的我們是不是也正在為某個遙不可及的世代(或甚至是世界?)做出無法逆轉的選擇?我們選擇先洗頭或先洗臉,先踏出左腳或右腳,先吃飯或者先喝水,會不會,都將成為那一隻引起颶風的蝴蝶?
想到這裡,我想我還是會堅守著我的樂觀虛無主義吧。
閉上眼睛就不再知曉,然後就能告訴自己不要害怕。再睜開眼睛,我面對的,依然是那個唯有快樂至高無上的烏托邦。

原文我和上星期一樣,也就不全篇引用啦。想看故事的人, 歡迎光臨@野人 的頻道裡,野人的秘密叢林!

[正文開始]

「那時候我真的很害怕...」心地善良,終生茹素的@小鹿斑比 哭得梨花帶雨:「怎麼會有一頭豬突然衝到我面前,一上來就要我吃了他...」

當事豬說,他是為了信仰。

他說他自小錦衣玉食,住得是最高貴的欄舍,吃的是最好的穀物以及橡實。
聽著放鬆肉質的古典樂,偶爾還能有為了良好油花比例的專人按摩。
而這些享受,都是為了要被更錦衣玉食的階層吃掉。

說到這裡,那頭豬的不禁開始為了自己那場沒能及時趕到屠宰場的意外捶胸頓足,像是剝奪了他此生中最重要也最不可或缺的權利。

老實說這個星期的故事讓我想到了一部2016年上映的美國ㄎㄧㄤ片腸腸搞轟趴

故事的主角是一群棲身於超級市場貨架上的食物(其實也還有別的啦,浴鹽啊、衛生紙啦之類的),自打他們一出生被擺進貨架,他們的目標便只有一個。
被人類買走,然後讓人類吃掉它。
這樣才能抵達所謂的「偉大彼岸」。

最後故事的結局是他們發現了偉大彼岸不過是人類為了讓食物好好服務他們而創造的龐大騙局,那些他們曾經以為已經到達「偉大彼岸」的前輩們,都被以極其殘忍(削皮刀切汆燙搗碎醃漬...)的方式給凌虐得不成形後,再被人類吃掉。
甚至連好好的安息,都不是一種必然(有一幕是一具玉米殭屍從人類的屎裡面還魂追著主角群跑,嘔嘔嘔)。

老實說我認為人類的信仰形成之初是功利的--因為生活不盡人意,因為身邊的人不是生離便是死別,因此把這種怨懟和不捨寄託在了信仰上。
希望有個俯瞰一切的大能賜予自己所有活得好的必要條件,或者說希望把自己現在所有的不幸,都視為是這位大能給自己的試煉。
你一但通過此等試煉,便能擁有所有你想要的一切,與所有你想見到的人再一次相逢。

可後來這些由所遭遇的不幸衍生出的「試煉」卻像是慢慢的變成了一種「條件」。
你要努力工作認真生活,你才能夠得到你想要的那些。
你要信我,你才能夠得到你想要的那些。
你要盡你可能的表達你的虔誠,你才能夠得到你想要的那些。
到無論是故事裡還是電影裡邊,你必須要用指定的死法死去,你才能夠得到你想要的那些。

說來很諷刺不是嗎?信仰一開始的起源,是想好好活著。
可隨著文明演進反倒變成,你必須將生命以指定的方式進行奉獻,才能夠獲得在你的心裡遠超於生命的那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叢林圍爐S3|素食主義的鹿和想要被吃掉的豬

【叢林圍爐S2|一顆正在思考的大腦】讀後賞析

【叢林圍爐S1|一隻不自由的自由野人】讀後賞析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