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你哭起來,我笑起來 都為了 愛愛愛

【叢林圍爐S2|一顆正在思考的大腦】讀後賞析

(edited)
當事「人」當時已經不是人了。

原文我和上星期一樣,也就不全篇引用啦。
想看故事的人,歡迎光臨 @野人 的頻道裡,野人的秘密叢林!

[正文開始]

故事裡的礦石專家在157歲那一年,正式開始以一顆大腦的面貌活著的「人」生。

他的生活,全都是由一連串的代碼所產生的電流構築而成。

無論是行經公園,以拇指撩動花瓣的浪漫;抑或是酷暑飲冰,那種自牙神經一路上竄到頭頂的鑽心,不過都是實驗室裡那些插在一團微帶粉色的灰白腦組織上的電線所造就的。

這些你以為的「真實」、活色生香的場景與感受,全都是由冰冷而機械的「0」與「1」所構成。

這樣的故事,我一開始也不免俗地想起了那部經典裡所謂的「紅藥丸與藍藥丸」,亦即:

  1. 該是勇於面對自己不過是一團來自一個世紀前的腦組織的真相,然後接受它,以「我思故我在」(怎麼放在這個故事裡看著感覺有些黑色幽默)的樂觀和過盡千帆的坦然,要求實驗室裡的科學家們以電流給自己呈現這個自己本不該存在的時代裡,所有它本來不該體驗到的一切。
  2. 或該拒絕面對真相,在虛擬的世界裡一年年的度過158、159、160,還有在實驗結束之前的所有年歲,享受著這些由機械代碼所製造的,依然屬於我生活的年代裡應該有的一切。偶爾當代碼出現了不可預期的錯誤,或許我還能擁有一些令人困惑卻也不用深究的「小確幸」。
    自此活在一個樂不思蜀的幻覺裡,無憂無慮,長命百歲。


圖片來源:https://thechoiceisyours.whatisthematrix.com/en/

但身為一個樂觀虛無主義者,我卻突然驚覺我想說的其實遠不只這些。

礦石專家的大腦沉眠了一個世紀,醒來了之後他一如往常的生活著,吃著他最喜歡的生蠔。
偶爾湯匙上的生蠔會變成蛤蠣,但這也不用擔心,一個補丁(或補償)就能解決一切。

控制著他的科學家們或許還會因為礦石專家意識到bug的舉動而歡呼,說著真不愧是來自一個世紀前的大腦啊,擁有的反應居然是如此的原始而「真實」。
是個「人類」文明上跨世代的紀錄以及發現。

可這群科學家們又怎麼能確定,自己現在這些歡呼這些狂喜,不是由更先進的文明所貼在他們太陽穴上的電擊貼片所模擬構築而來的呢?

而若連這群科學家所生活的環境、實驗室裡的場景,都是由更超前的科技所搭建而成,那麼構築他們的又是誰呢?

這個世界,會不會其實就真的如同神話所說,只是一場梵天所做的夢?

而我們(可能)身為梵天的夢中夢中夢,又真的擁有吃了一顆藥丸之後醒來,知曉所有真相的選擇嗎?

這個問題,真的會有人知道答案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叢林圍爐S2|一顆正在思考的大腦

【叢林圍爐S1|一隻不自由的自由野人】讀後賞析

叢林圍爐S1|一隻不自由的自由野人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