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午月

你哭起來,我笑起來 都為了 愛愛愛

[職場]關於恐懼

恐懼本身最恐懼的,便是你不再恐懼它。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一大早,起床氣還在你的臉上你的心裡鳩佔鵲巢,使本該是一日之計的時刻,便顯得不那麼美好。
而這個時候,工作群組裡不間斷的叮叮咚咚更令人感到煩躁。
雖然你心底有著眾多的不願意,但為了避免事態可能變的更糟,你還是點開了那些閃著螢光綠色的提示條。

而映入你眼裡的,卻都是以下諸如此類,無聲卻依然夾槍帶棍的咆哮......

僅只是看見通訊軟體上的文字,想來便能夠令人有瞬間焦慮緊張之效。而若前述的場景具象化,搭配著聲光效果在距離你身邊不到30公尺的地方上演,想來辦公室裡的氣氛,自然是能夠想像的糟糕。

從事這份工作已經將近三年了,我深知因為我的個性較為粗心,行事大大剌剌潑潑灑灑,因此對於這位長官來說,我算是一個榜上有名的雷包。

可這位長官並非最高首長,也不過是個小頭目。在他的上頭,還有三層左右才能搆著天花板。
而這位長官調任我所工作的地方不過一年半,更上頭的行事風格,或許在某些程度上來說,還不及我熟稔。

於是,這就造成了我所上呈的資料經過他如此熱鬧滾滾的「批示」、「改造」後,好不容易過了他,再上呈到下一關,通通得重做。
不用一夜,光是十分鐘,就能讓你一切回到解放前。

因此,我也曾經感到不服,亦曾經針對他的夾槍帶棍,有樣學樣的噎回去。

可漸漸的,每天職場上的針鋒相對,卻令我感到心累。
情緒總是在焦慮和憤怒之間擺盪,而該用來解決問題的時間,也全都浪費在了無意義的唇槍舌戰上。

後來。

後來有一天,我有幸跟著這篇文章的主角,還有其他三位小頭目(包含L)一起出門開會。
那場會是要向我們上級單位的首長(我們俗稱長官的長官)報告,因為通知得非常急,這四位小頭目甚至全都在前往上級單位的路上,還在發號施令著下屬們準備小抄。

所有小頭目們對下屬發脾氣的樣子,都和這篇文章的主角一模一樣(除了L)。

那個時候我倒也還沒明白什麼,只是覺得驚奇,怎麼搞的所有科室的長官,都有著一模一樣的脾氣?

直到最近,我和別的科室的迷你頭目(小頭目的下屬,但還是大我一級)在下班時間相逢。一起走往捷運站的路上,她抱怨起了我們這個單位的最高首長,總頭目。

「...我真的覺得他還沒被告算他福大命大,」這位迷你頭目統籌著單位裡每個月月會的所有事情:「他每次開月會,不是問人這麼沒用怎麼不去死,就是叫人乾脆去跳樓。」

那個瞬間,我便已寧定。

總頭目用以使各位小頭目們屈服的工具,是情緒所造成的恐懼。
而眾位小頭目們,為了克服總頭目所造成的恐懼,而將這些情緒完美的向下轉移,甚至放大、累積。(除了L,真的)

於是整個單位裡,最不應該有卻也最不缺的,便是恐懼。

自此,我對於這位小頭目,便不再應嘴應舌,而是以不卑不亢的態度回應他的指令。

而我的工作效率自此也大幅提升,縱然我知道小頭目仍然不喜歡我的潑灑粗心,甚至更不喜歡我現在的不上心,但我卻深深喜歡著如今的我自己。

原來那句自小聽到大的話,不是一句無關痛癢的格言,而真的能夠在日常生活裡實踐。

恐懼本身最恐懼的,便是你不再恐懼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