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edo

记者,关注人和他所处的时代。

如果没有公共讨论,个体的日常生活会更加艰难

C·赖特·米尔斯在《社会学的想象力》开篇写到:“现在,人们经常觉得他们的私人生活充满了一系列陷阱。他们感到在日常世界中,战胜不了自己的困扰,而这种感觉往往是相当正确的:普通人所直接了解及努力完成之事总是由他个人生活的轨道界定;他们的视野和权力要受工作、家庭与邻里的具体背景的限制……然而,人们一般不是根据历史的变迁与制度的冲突来确定他们所遭受的困扰。他们一般不将自己所享受的幸福生活归因于他们所处社会的大规模起伏变动。因为他们对自身生活模式与世界历史的潮流之间错综复杂的联系几乎一无所知……”

目之所及,我们所处的社会,个体的困扰似乎从未像今天这样繁杂沉重,不同的阶层、年龄、职业,人们拥有原因各异但结果相似的压抑和焦虑。有那么几年,社交媒体上流行着“努力就会有回报”的成功鸡汤,这些年,狂欢和喧嚣底下,是掩饰不住对的失落和灰败。人们习惯性地将令人窒息的情绪、处境归结于自身,而后低头在各自的位置上创造一种努力向上的感觉。人们需要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坐下来聊聊各自的处境和见闻,在这种漫谈中意识到并追问:哦,原来我们拥有相似的困境,困境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我们所处的社会,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作为个体生活屏障的公共讨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