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史沿革

哲学专业编外人士小破号,日常更新古典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相关的内容。对哲学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History_of_Ideas”哦,微信公众号与本账号同名。

二舅——两代人的生存代沟

看似喜剧,实为悲剧。

引言

我大概是整个朋友圈最后一个看完二舅故事的人。二舅的侄子,也就是up主衣戈猜想用了11分26秒去重构了二舅的人生,讲了一个身残志坚的二舅通过不断地努力,克服万难而活出了超凡人生价值的故事。 无可非议,二舅的努力确实体现了其个人与现实斗争的顽强意志,但作为侄子,他似乎也并没有透彻的理解他的二舅的想法。而作为观众的我,也并没有被他所讲述的故事所治愈。



衣戈猜想在采访中自称自己出生于90年,约10年前进入教育体制成为一位人民教师。如果假设他22岁大学毕业,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认定他本人毕业不久就实现了就业。这对于当今很多年轻人来说是可欲而不可求。因此就业对于他本人而言,或许并不像如今的年轻人所感受到的那样焦灼。也许确实也经历了一些阻碍,但只要努力坚持,就一定能收获一定的正反馈,虽然难成什么大业,但是找到一份工作,过一段岁月静好的生活并不是什么很奢侈的事情。这一点也同其所塑造的二舅的形象如出一辙。视频里的二舅虽然在生活中遭遇了身体,情感,人际关系等多重挫折,但依然通过十分的努力与从不后悔的精神活成了“村里第二快乐的人”。这似乎在劝勉着当代的年轻人——看!你们的命比二舅好得多,二舅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活成一个如此有价值的人,而你们 又有什么理由为自己而不停的焦虑呢,加油干吧年轻人,未来都是光明和希望。



但我显然没有被衣戈猜想的鸡汤文所感动到,因为衣戈猜想对当下年轻人的困境几乎一无所知。对此,我想从我与八海学长四年前的一场辩论开始讲起。辩论是围绕努力是否能成功而展开的,当时我的主张是努力是有价值的,且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普高的小镇做题家基本上都会这么想吧),而我的学长跟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两个学生上了大学,一个学生家庭背景极好,有人脉资源,最后去了一所一线城市的二流大学,而一个学生家庭背景极差,人脉资源匮乏,但他通过不屑奋斗,最终考上了一所同城市的一流大学,几年后,两个学生都毕业了,家庭背景极好的学生凭借着关系在一线城市找到了一份工资待遇一般,但是很清闲的工作。而家庭背景极差的学生则一毕业就四处求职,在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找到了一份工资还行但压力极大的工作,但几年过后,他迫于高额物价而无法积攒下储蓄被迫的离开了大城市,回老家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另一位学生,则在父母的帮助下在大城市买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毫无疑问,这场辩论最终以阶层固化甚于努力而告终。对衣戈猜想而言,阶级固化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太大的困扰和焦虑,还不至于影响到他的生存,但对于活在现实世界中的年轻人来说,虚构的故事俨然在无尽内卷下的现实——不是不想努力,而是努力了也不见得有用,但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努力——一切都变得宛如西西弗斯和他所推动的那块巨石一样,年轻人正在承受着主体虚无化后所带来的人格解体的压力,直至把人逼成精神病。



那么这部作品真的有那么优秀吗?好吧,毕竟是哲淆公众号,终究是要来点哲淆。在此,我想,借用齐泽克笔下有“新威权主义”这一概念是有助于我们理解的。齐泽克在big think系列讲座中曾区分了传统威权主义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新威权主义,传统威权主义直接行使权力对人们进行控制,而新权威主义则会强调符合权威的带有一定历史传统的普世伦理,并告诉人们,遵循这些普世伦理是一种美德,而不遵循这些普世伦理则是错误的,要受到惩罚。这一使人看似正确的系统实际上由传统伦理(空内容),普世伦理与暴力(Power)三部分组成。首先在首先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通过赋予没有实际内容的传统伦理以内容完成对普世伦理的重构,然后通过普世伦理来确证暴力的合法性并进一步通过暴力来维持自身体系的稳定。在采访中,衣戈猜想说自己并不想通过一种说教的方式来达到目的,而想通过一种间接而隐微的技巧来说服一个人,这一瓦内格姆式的微观异化*无疑使得原先普世伦理所建构的权力关系变得更加的普遍与抽象,而这也正是构成二舅这部作品不可或缺的因素。格言式的说明,以离散的形式建构了一位以普世伦理为前提的应然的二舅形象作为普世伦理在人间的实体化躯壳。总而言之,整部作品虽然没有一处在告诉你应当如何,但实际上已然处处告诫你应当如何,正如衣戈猜想在采访中谈及自己作品主旨时坦言道“我建议年轻人无论面临多的的苦难,还是要喝了这碗鸡血干翻这个世界(指继续卷)”。而另一方面,暴力则以更隐匿的方式存在于社会的各个角落中,有蕴涵于市场关系中直接的经济暴力,有来自于原生家庭的精神暴力,亦有存在于职场关系中的歧视性暴力……(诸如此类种种)。普世伦理似圣光般的降临人间,大地上的一切都被照亮,污垢已然被掩饰在这道强光的背后,而青年人只觉得眩晕。


结语

我想侄子最后还是没有搞懂二舅最终在说什么,因为二舅的笔记本上除了写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之外,还用蓝笔写着一句更大更醒目的话“主席说: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时代精神正在换上新的面貌,在这个时代,我们并不缺乏想改变世界的人,只是多了许多依赖于“树根”之上难以自拔,奄奄一息的可怜人——也许这大概便是代沟吧。

注释

瓦内格姆式的微观异化*:这一概念来自于瓦内格姆《日常生活的革命》,指的是基于某一具体的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所表现出的异化关系,比如说两人握手,一方可能看重另一方的权势,而另一方可则可能看重对方的金钱,具体的人在权势与金钱中解体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