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史沿革

哲学专业编外人士小破号,日常更新古典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相关的内容。对哲学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History_of_Ideas”哦,微信公众号与本账号同名。

【思想中介】霍尔盖特 | 对Rocío Zambrana《黑格尔的理解理论》一书书评

作者 / 斯蒂芬·霍尔盖特

翻译 / Cicero

这是对黑格尔研究中经常被忽视的杰作《逻辑学》的丰富和发人深省的研究。Zambrana借鉴了Robert Pippin、Robert Brandom和Karin de Boer等评论家的观点,以高度原创与充满挑战性的姿态解释了《逻辑学》。她认为,对黑格尔来说,自然、自我和社会这些概念并不是简单地被赋予给我们,而是 "理性的产物"(119)。更确切地说,我们通过这种在特定的历史背景或 "精神 "的形态下由理性规范的规范概念使世界和我们自己变得可理解。因此,Zambrana的黑格尔追随康德,将理性确定为现代性的合法性的来源,但他与康德不同的是,他将理性理解为不可化约的历史性,因此总是对未来的争论和再建构开放。然而,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历史思想家,因为在他的《逻辑学》中,他对理性的必要历史性进行了非历史性的论证(89)。

在《逻辑学》的第二部分, Zambrana的黑格尔以 "二元论 "的观点将决定性由可以通过区分事物的本质和非本质的表象的"外部反映(external reflection) ",来确立。这种观念也被证明是有缺陷的,但黑格尔由此揭示出,决定性实际上取决于 "存在的条件",而这些条件 "只能在事后确立"(69,71)。因此,决定性被理解的 "过程 "中包含了产生它们的现有条件。在《逻辑学》的第三部分,黑格尔认为(长话短说),事物的决定性不仅是以其条件为中介的,而且如果不参照事物的概念或 "它应该是什么",就无法知道(88-89)。这个概念反过来又被理性(因此理性具有了 "规范性权威")在一套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确立为一种规范(54,88)。然而,由于理性是历史的和特定背景的,它所规范的概念可以随着条件的变化和新背景的出现而改变;因此,理性没有最终的、稳定的形式(133)。请注意,对Zambrana来说,黑格尔的逻辑本身并没有规范任何关于存在、自然或精神的具体概念:它并没有告诉我们有什么。它揭示了我们使世界变得可理解的概念的历史特征,因此提供了一种的关于”理解(intelligibility)“的非历史的、批判性理论,而不是一种本体论(89,132)。

在阐述她的主要论点时,Zambrana对黑格尔关于真无限、反思以及逻辑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行了非常有趣的讨论(尽管在我看来,并不总是令人信服)。然而,我的主要批评是,她对黑格尔《逻辑学》的解释建立在矛盾对立,即黑格尔特别关注颠覆(undermine)的之上。首先,Zambrana假设黑格尔的逻辑不可能是本体论的和批判性的,尽管黑格尔自己宣称它两者都是。(对黑格尔来说,对存在的真正性质的揭示本身就是对其抽象概念的批判)。其次,她假设理性的规范作用不可能是具体的和普遍的,即不可能在一个具体的历史背景下披露理性的真正的、普遍的性质(从而也是存在本身的性质),尽管黑格尔的核心主张之一正是使理性在历史中发展为充分的自我意识。Zambrana正确地认为,对黑格尔来说,随着历史环境的变化,理性规范事实上可以失去对我们的控制(而且这种可能性在逻辑上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如上例子中表现出来的理性本身所固有的规范成为理性的真正规范。Zambrana对黑格尔的逻辑学的研究是微妙而复杂的;然而在我看来,她对这些对立面失败的挑战意味着她的研究实际上仍然纠缠在黑格尔之前的假设中。

关注微信公众号“思想史沿革”,后台回复“黑格尔”,即可免费领取

Rocío Zambrana《黑格尔的理解理论》一书电子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