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载燕赵客

... ...

转基因之争

我对转基因的态度是谈不上支持也更说不上是反对,当然如果说吃含有转基因的食品算是支持的话,那我算是支持方的,但我所理解的支持是:身体力行宣传转基因技术,甚至投身于转基因领域,作为吃瓜群众我当然没有能力也没兴趣做这些,但这并不影响我了解转基因来龙去脉。

在展开我的论述前我可以先说两个故事。

一个是电影《驴得水》中的那个铜匠,死活不让照相,因为在他的观念里,照相会死人的,这个故事的背景是1942年的民国时期,距离照相术发明已经一百多年了。

虽然上面这个故事虚构的,但对摄影术的恐慌在当时是真是存在的。

下面这个事是真的,很多人都心知肚明的,我的家乡在黑龙江,是全国大豆生产基地,东北大豆曾经辉煌一时。可是近年来种植面积不断萎缩,产业衰退相当惨烈。为什么曾经的产业优势现在颓废到如此境地?原因很简单,国外大量转基因大豆进入市场,产油多,价格又便宜,国产大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完败。那么面对如此境况,坐以待毙肯定不行,大豆行业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呢,措施还是有的,黑龙江大豆协会的副会长,写了一篇转基因大豆和癌症关系的文章,被国内反转人士疯传。他的目的无非想利用这种舆论压力给本土大豆争取生存空间,结果就是以前种植大豆的都改种玉米了。这种方式方法和一百多年前义和团手提大刀长矛面对八国联军的枪炮何其相似。

在棉花和木瓜转基因种植了二十多年的前提下,为什么大豆产业遭受如此困局,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以前在北京的时候我参加过一次关于转基因的讨论活动,嘉宾有方舟子,土摩托袁越老师,还有纪小龙。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反转人士,全部带一个口罩,口罩的图案就是转基因三个字,上面一个大红叉。在讨论环节情绪相当激动,口号喊的很响,根本不是本着讨论问题的心态来的,这又让我想起了一百多年前的义和团。绿色和平组织在其中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关于转基因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网上的资料多的是,如果你想本着科学的态度去了解,都可以找到。

另外我说说关于转基因标注的态度,这也是争论最多的地方,以前我的想法是最好标注,给消费者以知情权,这样个人可以根据好恶自由选择。但是这样会带来两个主要问题。

第一个就是成本问题,转基因标注可不是贴个标签那么简单,需要检测,需要对供应链的追踪,需要考核等等。这些成本一定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有人会说,我就不吃转基因,我花多点钱,我乐意。可是你要想好了,在目前这个食品管理水平的情况下,你怎么能确保非转基因标注背后都发生了什么呢?

第二个就是准确性问题,目前的食品工业囊括的产业链是相当复杂和冗长的,你吃的一口饼干,背后可能是几十家生产企业上百个工艺过程。在当前社会分工如此复杂的今天,要想追溯到每个环节,每个供应商是否使用了转基因材料是非常困难的。这就为标注带来了不确定性,有一个环节监控不到位,都是对使用非转人群的伤害,当然我的理解这个伤害只是金钱上的伤害,可能还有感情上的伤害。

所以说标注会带来非常大的社会成本,而且引发的问题会更多。

人类从进入农业社会开始就一直在做基因优选的工作,和转基因并没有本质的却别,为什么在科技发达到能精确控制基因的今天,人们反而会恐慌呢。这可能就是剑桥大学社会心理学家古德认为的,新技术会带给人莫名的恐慌吧。

反正我是不排斥转基因的,我甚至希望树上长牛肉的时代快些到来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