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的大陆人

关于国豪机场事件的几个疑问。

昨晚突然手机推送到这个事件,视频和相关报道也陆续看了一些。

一个老朋友告诉我有个matters这个平台,可以看看,遂注册、登陆,看看香港人的想法。

于是看到了这两个评论:

https://matters.news/@imkayleigh/看完付国豪被困全程视频之后-zdpuAsgRFPFTuuG5LtcEieepBC91KgVgKFHWPPeXkUwj5ZQgr


https://matters.news/@csy1996814/機場襲擊中國人-真的不可饒恕嗎-zdpuAwAd1KNhvAWEdTmjpaDdisw9UYZvTBAdFbohus9MdR3va


这两个评论地下也有一些中港之间的辩论,感兴趣的可以自己点进去看。讨论的点有是否是记者、大陆政府是否有意为之,暴力是否必须等等。

我有一个疑问,不吐不快:

换做是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或者地区:大陆也好,日本也好,美国也好,我生活的欧洲也罢,任何一个普通公民或者是自由人,有没有最基本的不被人身伤害的自由?如果受到了此种不受人身伤害的自由的损害,是否可以寻求公权力进行保护,以及对造成此种自由损害的施加方进行理赔的权力?

退一步来说:

我们假设这位于国豪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放火的通缉犯,视频里的这些人,在他们本人并没有遭受于国豪生命、财产威胁的情况下,是否有权力动用暴力施加伤害?如果施加伤害了是不是要根据相关法例进行惩罚?如果声成可以免除这种惩罚,相关判例是什么?

2 篇關聯作品
0
0

回應40

只看衍生作品
  • 示威者并不能"免除这种惩罚",冲击立法会、涂污国徽、扔国旗事件过后, 警方都有逮捕涉嫌人员。站在前线的勇武派,他们不会天真地认为参与非法集会,甚至更激烈的行为能免于承担法律上的责任。你可以认为他们有勇无谋, 但跟他们同样立场的人, 并不会因此"割席"(划清界线)

    部分人不那么理智的行为,并不代表运动失去其正当性。

  • 這事件中付國豪有一項錯誤:沒有記者證就進行記者活動。

    持往來港澳通行證(俗稱雙程證)是不能在香港工作的,違者將干犯香港法例第115章 《入境條例》第41條 -- 任何人違反對他有效的逗留條件,即屬犯罪,經定罪後,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2年。

    由於刑期超過一年的犯罪視作可逮捕罪行,因此根據香港法例第221章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條(2)項 -- 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 ,市民理論上是有權向付國豪作逮捕行動的。

    但示戚者的行為已經違反了《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A.條,因為他們的行為已經超過了可接受的武力。

    參考網趾: 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 << 電子版香港法例

    • 欢迎报警,对付某某提告。同时我要求暴徒交出主犯,这个要求过分吗?

    • 疑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 101 条是:在某些案件中循簡易程序拘捕罪犯

      “某些案件” 此案件是否适用,“简易程序”是否适用,由谁规定?

      另:

      我不认为视频所示的行为可以被界定为“逮捕”,因为逮捕的目的是移送司法机关,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将其移送司法机关的意图。

  • 看看下面的相片,是穿著跟傅背包裡那件一樣藍色衣服8月5號的所作所為:

    https://na.cx/i/z0k1UL0.jpg

    https://na.cx/i/oeH3751.jpg

    • 不一样。一个是挺警察运动,我爱警察。福建帮穿的是,我爱香港。故意混淆这个就是再次攻击被害人。

    • 我首先不去确认这些图片的真实性与否。

      就事论事。A对B造成伤害,需要B对C进行二次伤害吗?

      我的论点很清楚。如果A对B造成伤害,需要通过法律进行裁决;B对C造成伤害,同样如此。这是最基本的程序正义。如果程序正义没有,何谈de facto意义上的正义。

  • 一个有基本法律意识的人,应该和作者一样有疑问。但是,香港的暴徒被仇恨蒙蔽了,迁怒于无辜者。他们不仅违法拘禁,调查,搜身,捆绑,体罚,殴打,而且在事后还要发动文宣队伍对被害人进行二次伤害。而且这一切都是在无比强烈的正义感下做出来的。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为暴徒开脱,在攻击受害人。

    • 我很好奇,这种类似于杀父的仇恨究竟从哪里来的。

    • 很难说。我认为很年轻人的左派思想有关。但是他们的平等,博爱仅限于西方人或者精神西方人,大陆人被看成政府帮凶,罪恶代言人。他们的道歉是给旅客做的,原因是英文媒体抱怨了。道歉是给白人看的。而真正的受害者在道歉信上再次被污蔑

  • 香港的暴徒们是不管这些的。他们觉得自己就是法律。在matters.news上面最流行的说法就是,

    “我们在和政府斗争,所以我们可以揍你。”We are fighting a system, so we can beat you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