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UAN

comment

我相信,59不会来

看到一篇文章,让我想到了今天的香港。

个体行动的个体选择被某些意识形态无限正当化,并在个体为自己的各种行为找正当借口的过程中被广泛接受。——民主法制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而基于社会和政治现实,意识到个人的个体主义追求终究是不可实现的,于是个体主义们必然需要寻求一种政治归属。——比如说作为家乡的香港这个概念

抱团成为政治行动群体,并开启日常政治表演行为的个体主义者们,就这样变成了一种新型的民粹。

民粹主义的诱惑本身是给欲望主体制造了一个永远不可达的快感的源泉。

民粹主义者们虽然总摆出一种殉道者姿态(想自杀是么?),但在旁观者来说,这种姿态不光是蹩脚的,且是没什么用的。

对香港青年状况,我还是理解的。而生于一个“专制国家”,我虽不赞同,但也由不得我。

但那些真正有能力不赞同的人如果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来的话,我也会理解的。

我不知道我的理解或赞同意味着什么。很无奈吧,也许,因为总有我不理解,不赞同的时候。

但就目前情况,如果是你,你能理解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他們不是在衝擊。他們在自殺。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