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磬

驻欧记者。关注关于欧洲的一切。

芬兰UBI实验浅谈

碰巧看到了这个讨论。因为工作关系,今年早些时候我到访了正在进行基本收入实验的芬兰(为期两年的实验于今年年底到期并决定不再延长)当时跟实验参与者、学者、主管的芬兰官员都有过粗浅的沟通,也当面向Van Parijs教授请教了理论方面的问题。

UBI在欧洲各国的情况都有些微差。在芬兰,实验的落地其实有些偶然因素:除了多年以来的倡导奠定民意基础,还要感谢中右翼的中间党在2015年时坐稳了位子。中间党的选民基本盘是芬兰农民,而农民的收入本来就不是像工人那样跟雇佣关系挂钩,他们从现有的福利制度中获益较少,所以推行UBI天然受到农民拥戴。UBI最大的反对声音其实来自于传统上更讲公平、重福利的社会民主党,因为他们更代表工人的利益。主管实验设计和执行的官员告诉我,实验过程中,最大的行政阻力其实是来自于传统福利部门的人,他们在理念上认为UBI就是一场空想,在现实中也担心一旦实行会丢掉饭碗。

在国际的讨论中,芬兰的实验常被拿来做UBI的正面例子,但在本国其实争议颇多。篇幅问题没法一一展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这里看到更详细的关于芬兰实验的报道:

《芬兰无条件基本收入实验:乌托邦照进现实,还是福利国家的挽歌?》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026386.html

想指出的一点是,跟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政府引入UBI实验的动机,更多是对传统福利模式的一种修补,是为了解决当前福利模式里的一些漏洞,而并不主要来源于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焦虑,更不是要探索一种全新的分配方式。芬兰实验仓促施行的实验背后,正是遭遇了经济危机的北欧福利国家不得不转型的现实。

【無條件基本收入】是不是一個好而且可行的制度?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