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进

南开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政治社会学、社会分层与流动,主要讲授课程包括美国政治与社会、社会分层、高级统计、计算机模拟方法等。

封城与政府行为的符号意义

發布於

这两天武汉突发的疫情成了所有人关心的焦点,我相信每一个关心武汉的人都一定在想,我能为武汉做点什么,既不为武汉添乱、添堵,又还能有所帮助?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自然也不例外。我的专业是社会学,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在想,社会学能为现在武汉抗击疫情做点什么?

一、

社会和人体一样,都是科学上称作的所谓“复杂动力系统”,社会和人体在很多时候的行为、反应特征很像,包括现在这样面对突发疫情,很多症状,例如恐慌,都是整个社会的应急反应造成的,就像发烧、咳嗽这些症状是人体免疫系统对细菌、病毒侵入的免疫反应造成的一样。同样的道理,如果应急反应造成的社会症状得不到控制,也会像人体免疫反应造成的症状一样,后果会是非常严重的。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政府和整个政府系统,包括疾控、医疗、乃至紧急情况下可以迅速动员的公安甚至军队,其实就有点类似于社会的免疫系统,突发疫情就像入侵人体的病毒,政府需要迅速作出反应进行抵抗。政府的这种应急反应导致社会恐慌,也就跟人体的免疫反应导致发烧一样,很多时候恐怕是难免的,但是如果持续高烧不退,则是非常危险的。

现代医学对人体退烧有很多办法,从简单的物理退烧到各种退烧药,但都只能控制症状,治本还需要有有效的控制感染的办法,例如用抗生素控制细菌感染。能有效治疗病毒感染的药物不多。

控制社会由于应急反应造成的社会恐慌则需要一点社会学。社会要比人体更加复杂的地方在于社会的基本构成单元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人,这相当于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有主观意识的一样。如果由没有意识的、相对简单的细胞构成的人体在免疫系统的反应下都会发烧,由个个都精得跟猴儿似的人组成的社会在政府强烈的应急反应下不会恐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此关键问题是我们能做什么,从而有效的控制和降低社会恐慌。

二、

社会和人体的反应机制另外一个也很像的地方是,人体反应靠的是各种细胞之间的生化信号的传递,社会反应则是社会行动者之间的符号互动。所谓符号互动的意思就是每一个行动都带有符号意义、都是一个信号,而且行动的符号意义,或者说行动传达出的信号,比行动本身更重要。社会互动归根到底是社会行动者彼此根据对对方的行动传达出来的信号的理解和解读做出的反应。

社会行动者之间的符号互动比人体细胞之间的生化信息传递更加复杂的地方在于符号互动是一个“理解性(interpretive)”的互动过程。每一个人对对方每一个行动的符号意义或信息含义的理解是一个主观过程,而行动的符号意义本身就有可能是模糊的、模凌两可的,因此存在着各种误解、误判、反应失当的可能性。

细菌或者病毒感染激发人体免疫系统反应,人体的各种细胞接收到这种反应产生的生化信号之后会如何反应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不存在“理解”问题的过程,不会有哪个细胞会问:“隔壁这个细胞传递给我的这个信号是什么意思呢?”

与细胞相比,社会行动者通过行动发出的信号就要复杂得多,接收信号的人理解和解读的过程也比细胞要复杂得多,因此符号互动过程中经常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因为符号的语义空间(semantic space)比细胞间的生化信号的语义空间要大得多,所以人对行为符号的理解的自由度也就要大得多。

在所有的社会行动者中,政府是个头最大、影响也最大的行动者。政府的任何行动都会引起社会成员不小的反应。但是因为块头大,所以政府通常行动比较迟缓,每一个行动(决策)都要经过一个相对漫长的决策过程。在理想状态下,这个决策过程对公众是公开透明的,公众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去了解、解读政府行动的含义,政府也有充分的时间去定义和解释它的政策的含义,因此由于政府行动的符号意义和信号模糊而造成社会恐慌的时候不多。

但是像这一次,事发突然,政府骤然的剧烈反应,既来不及广泛征求意义,又顾不上详细解释,大家弄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各人进行各种五花八门的解读是完全意料之中的事情,造成各种恐慌恐怕是难免的。

三、

举一个最近发生的国际关系中双方如何拼命对行动的符号意义进行解释,唯恐对方误读、误判,导致事态升级的例子。

新年伊始,在美国总统川普的命令下,美国军方用无人机在巴格达机场直接攻击和刺杀了伊朗军方二号人物。在任何时候,直接攻击一个国家的高级领导人都是战争行为,但是老川却并不想跟伊朗全面开战。美国军方给他提供的一系列打击伊朗的方案中,这一个是最极端的方案,是用来衬托其他不那么极端的方案的,但老川就直接选了这个,恐怕是因为这个最爽,倒也符合他一贯的风格。

面对伊朗全国上下一片复仇声,怎么能避免事态全面升级为一场双方都不想打的战争呢?首先老川赶紧出来公开喊话:他这样做“是为了制止战争,而不是为了发动战争”。同时通过瑞士驻伊朗使馆向伊朗政府私下里传小纸条,告诉伊朗可以报复,但是要“成比例”。

伊朗收到小纸条之后,愤怒的把小纸条拿出来当众撕毁了,并且从最高领袖到政府、军队的官员都咬牙切齿的喊了无数个“老子今天……”(是不是只有在武汉长大的70后才看得懂这个笑话?)

但是伊朗也并不想跟美国全面开战,因为知道打不过,所以伊朗方面在咬牙切齿发誓报仇的同时,也明确表示:伊朗的报复只会来自伊朗的军方。也就是说,如果美国遭受其它恐怖袭击,跟伊朗报复无关,因为按照当时的形势,如果有任何组织趁机袭击美国利益,美国很可能第一反应就是伊朗干的。伊朗不愿意背这个黑锅,所以事先把话说清楚:如果是我干的,我一定会宣布是我干的。

几天之后,伊朗军方直接从伊朗境内发射几十枚弹道导弹攻击美国在伊拉克的两个军事基地,没有用无人机,没有用巡航导弹,因为弹道导弹的来源和轨迹最明显。打完之后,伊朗马上宣布:我们对美国进行了报复性打击,并且打击已经结束;然后加了一句:我们狠狠的扇了美国一耳光。

老川接到报告,说没有人员伤亡,立马出来说:不疼不疼。一场被他爽一把的决定推到战争边缘的危机就这样通过双方隔着半个地球的一通挤眉弄眼给化解了。战争与和平的事情,被两个老男人搞得像小孩子打架一样,这个世界真的是要被他们玩坏了。

按照常理,袭击对方领导人都是公然宣战的行为,但是老川一通挤眉弄眼之后,竟然就变成了“是制止战争,而不是发动战争”的行为。同样的道理,任何国家如果公开用导弹攻击美国军事基地,也绝对会被美国当作是战争行为,但是因为伊朗明确表示“打过就算了”,而老川也说了不疼不疼,就不跟伊朗一般计较了。通常情况下对双方来说都是绝对突破底线的行为,就这样通过双方对行为的符号意义的定义和解释,变成了就像不痛不痒的行为一样。

这个例子说明行动的符号意义有多重要,说明相对于行动本身,其符号意义甚至更加重要。

四、

在紧急情况下,政府应该意识到采取的任何应急行动,对于公众来说都是非常突然的、意外的、无法理解的,因此各种猜疑和解读是很正常的。要想减少因为猜疑引起的恐慌,政府自己得要有意识的对自己的应急行动的符号意义、行为信号进行明确的定义,从而尽量减少可能被猜疑和误读的空间。

紧急情况下,政府的一言一行都是关系重大的,不亚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所以得要有点老川的精神,该拼命挤眉弄眼传递信号的时候,千万不要暧昧和矜持。就算采取行动的时候来不及同时解释,行动之后也要赶紧明确和解释这些决定是因为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会持续多长时间等等,这样才不会让大家完全凭空乱猜。

有一个具体的行之有效的做法值得借鉴,其实是现在通行的、恐怕都没人注意到的、政府自己的做法:现在几乎所有的城市施工现场都会挂块牌子,几乎统一的模版,上面写着施工项目、设计单位、承建单位、监理单位、预计工期等基本信息;有的还包括一个图纸,或者效果图,告诉大家现在在建的是什么项目,工期多长,建成了什么样。

别小看这样的一个公告牌,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否则一大片工地围起来,各种各样的机械在里面掏呀挖呀,外面的人又看不见,谁知道是在干什么?但是有了这样的公告牌,大家就算抱怨施工扰民,也不会有人会听信谣言,比如说:“那里发现了个金矿,大家赶快去挖呀”之类的。为什么呢?因为公告牌通过信息公开,明确定义了围蔽施工的符号意义—围起来是为了施工和公众安全,并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大家不用自己去解读和猜疑,当然就没人会相信谣言。

这说明政府的公信力是高还是低呢?其实挺高的,一个公告牌大家就都信了,谣言完全没有市场。这说明群众的素质和觉悟是高还是低呢?其实也是挺高的,对政府的行为和公告牌披露的信息是很信任的,如果牌子上说是在建地铁,那肯定就是在建地铁,大家并不会瞎猜。所以并不是政府说什么大家都不信,大家不信恐怕多半是政府没把信息披露到这样让大家信的程度。

面对现在这样的紧急情况,政府应该拿这个施工公告牌当作模版,对每一个应急措施,都像这样把应急措施的理由、想要达到的目的、预计持续多长时间等,公布出来,最好就是像这样做个牌子,网上网下、大街小巷挂满,大家自然就不猜疑、也不恐慌了。否则突然一下把一个千万人的城市给封起来,大家天知道究竟出了多大的事,天知道政府究竟想干嘛?

一个人打另外一个人一拳,既可以是攻击行为,也可以是撒娇或者示好,所以关键不是击打行为本身,而是这个行为传递给对方的信号。如果人跟人之间这样简单的行为都有可能引起误会,从而使得一个示好的行为发展成扭打成一团,那么政府在应急反应的时候,如何明确定义、解释自己行动的符号意义,从而避免公众误读而引起的恐慌,不说比行动本身更重要,至少是同样重要。每个行动和措施都做个类似施工公告牌给市民,广而告之,既是简单有效的做法,也是政府在这个时候必须作出的努力。

希望武汉的情况能够尽快稳定下来,希望政府的一系列应急反应能起到作用。祝愿家乡武汉和武汉人民的日常生活能够尽快恢复正常。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