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二章 (下)

一脚踢走李崇的時間到啦,這廝自找的,嘖嘖。下一章新人粗來

李未走得一步七回頭,全賴李崇一手捉住,才勉強跌跌撞撞地跟著去了。遠遠回頭,只見唐七仍然躺著一動不動,心裏就如油煎火燎的一樣,期期艾艾對李崇說道:”公子爺,七哥……不會有事吧?”

那師傅原本走在前面,聽了此言慢慢站住,淡然道:”阿未,誰是你的主子?” 李未忙道:”自然是公子爺。” 師傅道:”你記得就好。”李崇上前道:”師傅,此人數次相救於我二人。” 師傅道:”你當真不知?” 李崇道:”此人在江湖上頗有名聲,師傅既然試過了顏五,我自也想看看唐七是不是名下無虛。”

那師傅問道:”如何?”

李崇道:”武功如何今夜師傅已見到了,心思只怕尚在武功之上。”

那師傅森然道:”他的武功智計你都見過了,你待如何?”

李崇思索半晌,方道:”師傅,總要試一試。”

那師傅微微一笑道:”是啊,不試一試,怎麽知道到底哪幾招他是使不出來的?” 說著竟然真的笑了起來。李崇李未二人隨他學藝多年,從未見他笑得如此暢快。兩人對視一眼,一時都不敢插話。倒是那師傅笑了一回,突然停住,森然道:”若是,試而不得呢?”

李崇躊躇道:”師傅難道是說……只是,此人素來行俠仗義,對我二人多少也有相救之恩。若是試而不得,也不必……傷他性命。”

那師傅慢慢轉過身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李崇,一字一句道:”你記好了。日後你若是為了一己私利,為了黨爭,權謀,傷了他的性命……我必不念師徒之情,取你狗命。”

李未見他二人三言兩語竟然又說僵了,連忙上前道:”師傅,七哥受傷很重,半夜裏又涼。你就讓小人回去伺候他幾天吧,他好點了小人就回來伺候公子爺。”

師傅搖搖頭:”要是這點傷就要了他的命,他也不必活著了。” 李未道:”可是他身子本來就不好。” 師傅道:”哦?如何不好?” 李未躊躇半晌方道:”小人始終未能探得七哥得脈象,不過聽他行動坐臥,只怕身上一直帶傷。前幾日他曾經中了暴雨梨花針的毒,明明吃了一丸白玉京,卻不知為何傷、毒都是一直未愈。”

那師傅笑道:”他既然身上還有一丸白玉京,那你就更不用為他擔心了。” 說著又溫言向李未道:”好孩子,你放心就是。”

莫說李未不能放心,連唐七自己也不能放心。她耳聽強敵已去,心下微松。這一口氣一松,只覺得渾身骨節如拆散了架一樣,再無半分氣力,當真是一動也動不了。縱然此時思慮不清,她也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摸上了一件天大的事情。雖無力細想,還是努力將那人所說之話,所用之招,慢慢地在心裏過了一遍,生怕醒來之後忘了絲毫。

此人武功之高,真是到了匪夷所思之境。這數年間自己也算走遍天下,所見之人能與之一戰的,不過是寥寥三五人而已。念起此人的武功路數,那就更有趣了……

到了下半夜天氣愈發冷了下來,唐七深知此夜兇險,萬萬不可睡著。伸手入懷,掏出幾個瓶瓶罐罐。細細辨了辨,選了一兩樣直著脖子吞了下去。不過片時,只覺得丹田內又發作起來。她今日接連受傷,早已身倦神疲。若是往日這傷也不在話下,此時就有點壓制不住,胸口煩惡起來,心知只要一開口就必繼續嘔血,只得勉力忍住。等又一陣眩暈過去,到底忍不住拿出一個小小瓷瓶擺弄了起來,半晌才又收入懷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説連載 |蘭臺笑 第十二章(上)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一章

兰台笑 第一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