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九章(上)

世上的事情就是這麽蠻橫無理。

世上的事情就是這麽蠻橫無理。明明是唐七故意找了個山頂路口守株待兔,但是既然是李崇先出聲招呼,就忽然變成了李崇苦苦哀求唐七相護。因為“七弟你也看見了,有人要我們倆的命” “他一個懵懵懂懂的仆役,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這可如何是好”,“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總不好見死不救”。

唐七呢,就可以很矜持地表示“咱們萍水相逢,還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小弟身有要事,是在無暇分心”,“找個鏢局的英雄不好嗎?在下可以介紹”。

一個聲淚俱下,一個就是不松口,一時已成僵局。

唐七心想,死皮賴臉。李崇心想,又臭又硬。

也就在此時,李未突然捧上了兩盞煎香茶來。這荒郊野嶺連個人影都沒有,也不知此人如何變出熱食來。唐七細看時,這盞茶清澈碧綠,想是除了茶葉,還放了綠豆腦麝諸物,香噴噴熱騰騰,真奇人也!唐七盯著這盞煎茶,慢慢說道:“一日三餐。” 李崇道:“外加宵夜。”

唐七道:“我生性喜潔。”李未心想,你一個和叫花子蹲在破廟裏吃雞的人,談什麽生性喜潔。他正要說話,卻見李崇微微咳嗽兩聲。李未只好把那話活活吞了回去,點頭道:“七爺放心。”

唐七道:“我生性疏狂。” 李崇道:“巧了。在下向無脾氣,最好相處。七弟你大可放心。”

唐七想想,又道:“一日十兩。” 李崇道:“阿未,取三千兩銀票來。” 說著接過銀票遞給唐七道:“定金。” 唐七看也不看收在懷內,慢慢端起煎香茶,慢慢地一口一口吃了起來。李崇見了也一笑,也一言不發地吃了起來。

李未心想,這滾刀肉還是挺貴的。唐七心想,還真是兩只肥羊。

求宰殺的肥羊終於求仁得仁,老天看著也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陣喜雨從天而降。雨雖不大,遠遠卻還有一大片烏雲慢慢地飄了過來,讓公子、仆役和保鏢一致覺得最好尋個躲雨的地方。幸好從山頂望下去,山谷裏有一個小小的村子,三人二馬倏忽而到。更妙的是村口好大一個天官廟,香火甚盛,比起前夜的山神廟真是不可同夜而語。

最妙的是,這廟雖大卻無廟祝,這可比人家借宿方便一百倍。

李未真乃人間瑰寶,唐七尚未進屋,他就已在東廊下收拾出一大片幹凈地方。唐七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在坐墊上。李未看了看他那個懶怠樣子,運了半天氣,倒地什麽也沒說,反而端進去一個火盆。

等到李崇進去的時候,就見唐七正垂目而坐。他衣發早已盡濕,想來是冷得緊了,正兩手伸著烤火。李崇想了想說道:”七弟,我這裏還有幾件幹衣服,你且將就換一下,免得受涼。” 唐七見李未真的撅著嘴去找包袱了,冷冷道:“不必了。” 李未道:”七爺,不是小的說您。您既然現在答應了保護我們公子爺,那就要保重身子。萬一……“ 邊說邊嘮嘮叨叨說起以前吳媽媽的小兒子,如何淋了一場雨就發起燒來,又沒有及時請大夫。一路說一路手下不停,到底找了兩件衣服出來,又一時斟了兩盞熱茶來:“後來呀,可就糟糕啦。可憐啊,她那個小兒子才十五六歲…… “ 他正說得熱鬧,不妨李崇低聲喝道:“阿未,話忒多了。”

李未道:”是,是。”

李崇道:”此處既有人家,阿未你不如這就去尋人家買一只肥雞來,加根參來燉一燉。”

李未道:”是,是。” 說著尋了一把油紙傘,當真就要出去。

唐七閉目烤了半天火,聽他二人居然為晚飯喋喋不休,不由一笑道:”我看兩位今晚是喝不上雞湯的。” 李未道:”為何?”

唐七道:”你不覺得太靜了嗎?”

真的是靜。

雨越發的大了,向外望出去已是白茫茫一片。廊前檐下雨珠早連成了線,宛如一掛晶瑩剔透的珠簾。側耳聽去,有林間雨打木葉之聲,有檐下積水滴答之聲,卻沒有絲毫人聲,甚至連雞鳴狗吠之音也聽不到。

此處,靜如死城。

唐七道:”不拘什麽趕快吃幾口吧。這樣萬一去見吳媽媽的小兒子了,好歹是個飽死鬼。” 說著瞟了一眼李崇,皺眉道:”你到底是誰?”

李崇道:”進京趕考的書生。”

唐七道:“那你知道不知道誰會追殺進京趕考的書生?”

李崇道:“哦?”

唐七道:“被上京趕考的書生騙得家破人亡的人。” 說著白了他一眼,自去殿外布置,到底是沒有換衣。

那李崇楞了一下,半晌忽然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說連載 | 蘭台笑 第八章(上)

小說連載 | 蘭台笑 第八章(下)

兰台笑 第一章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