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七章

唐七心想,世上可真的不會有比此人更加厚顏無恥之人了。

第七章 荒郊野廟


出得萬縣城門西行二裏,再沿山路略拐幾個彎,有一個小小的山神廟。這廟早已年久失修,正殿早已塌了,只剩西廡一間破屋勉強能遮風雨。此時西廡內有人用枯枝架起一堆火來,火上烤了兩只肥美的大公雞。一個襤褸大漢在火邊仔細料理,一個瘦削少年縮在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雞,就好像幾年沒吃過飽飯一樣。

正是顏峻和唐七二人。

他二人路上已商議好,盡快各回各家約束子弟,待查明真相後再做打算。此時見雞已將熟,心知分別在即,嚴峻不由雄心頓起,哈哈笑道:”唐兄弟,咱們打上一架如何?”那唐七哼了一聲,半死不活搖手道:”罷了罷了,小弟那一下不過是偷襲得手。要是真的打架,小弟可接不住大哥十招。大哥饒過小弟吧。”

嚴峻正待再說,兩人目光都是一凜。過不多時,只聽得一陣蹄聲腳步聲混雜拖沓,有人道:”公子,城門只怕已經關了,咱們就在此休息一夜可好?” 又聽一人低低嗯了一聲,又仿佛低聲吩咐了幾句什麽。話音未落,已連連咳嗽幾聲,慌得先前那人叫道:”快快,快進去歇一歇。” 只聽得一陣步履淩亂,一個人當先走了進來,後頭跟了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人,扛著一包行李,看起來是長隨一類的人物。

那主人看著年紀不大,面色甚白,一時看不出有什麽過人之處。倒是那個長隨一時進來了就手腳不停,不過片時就打掃出了好大一片地方。也不知他從何處左一掏右一拉,就從行李裏變出一個坐墊,一個矮幾,幾上放了一個茶杯,一個手爐。唐七早看得呆了,心想不知為何我門中無此奇才。又想有仆如此,卻不知那主人又是何等人物,不由又打量起那主人來。

那主人見唐七賊眉鼠眼地打量自己,也不著惱,倒是含笑與顏峻唐七寒暄起來。聊了幾句,原來此人姓李,喚做李崇,因錯過了宿頭只好在此將就一夜。那個常隨喚做李未,一向跟著出門的。顏峻捏了個顏五之名,唐七也就順口說自己喚做顏七。顏峻李崇二人嘮嘮叨叨,她只管盯著那李未。見他這一會兒的功夫已在茶杯裏變出了熱茶,手爐裏添了碳,擺了一碟子點心,還不知道從哪裏拿了塊手巾出來,上上下下就開始擦來抹去。

唐七看得眼睛發亮,心說天下竟然有這等人物。目光便如膠水一般追隨李未,唯恐看漏了他的一舉一動。這外貌尋常的一個仆役,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個絕世的美人兒,恨不得大聲驚喜贊嘆。

一時雞已烤好,顏峻告聲罪,那李崇倒是笑道:“不妨,不妨。兩位盡管慢用。在下等自有幹糧。” 顏峻一笑,順手遞了一只給唐七。那唐七卻心不在焉,向著李未道:“這位兄弟,你忙了這半天,且歇一忽一起來吃點東西吧。” 那李未剛待說話,卻聽李崇微微咳嗽了兩聲,又喘了半晌,忙上前服侍主人喝茶。李崇笑道:“教兩位笑話了。” 說著吩咐李未送了幾塊點心過來。

顏峻見此人行事頗有法度,又見唐七那小家夥眼睛眨也不眨只盯著李未,心中暗暗稱奇。只覺這趟出門所遇之人所見之事大不尋常,只怕後面還有意外。

俗話說好的不靈壞的靈,他方才這樣一動念之間,就聽見廟門口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十幾個黑衣人拿刀的拿刀,用劍的用劍,直闖了進來。

為首的一個大漢黑巾遮面,他進來一打量,就朗朗笑道:“ 好呀,兩個肥羊在這裏,還多了兩個陪葬的。“ 李崇撫胸咳嗽兩聲,慢聲道:“這兩人咱們也是偶遇,咱們並不認識。還請……放過了他們。”那大漢獰笑道:“怪就怪他們走錯了路,進錯了廟吧!”

話音未落,已側身而上,其他幾個黑衣人也各執刀劍加入戰團。顏峻對那主仆原有好感,此時見來人兇惡,那李崇又不住口的為自己和唐七求情。見他年幼體弱,不由動了俠義心腸,長身而起,擋在那主仆二人身前笑道:“好家夥,你們這是仗著人多嗎?老叫花子可看不過去啦,先和老叫花子打上一仗再說。” 說著大踏步上前,與那為首之人打在一處。唐七定睛看時,卻哈的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那黑衣人武功乃是陰柔一派,很是狠辣詭譎。偏偏遇到了顏峻大開大闔的武功路數,手長腳長的打法,那些缺德招數全無用處。他明明想攻顏峻的咽喉,顏峻只退了半步,他那沁著幽幽寒光的指甲就只能堪堪夠到顏峻的衣袖;他順勢撲上反腿一踢,卻發現撲了半天連顏峻身前都未撲到,更談不上反腿了。只見顏峻大喝一聲,一拳虎虎生風直砸過來,只得避了開去。堪堪走了七八招,那黑衣人袖箭已經被顏峻搶了丟在地下,鞋子上的匕首也給踩斷了。余下黑衣人見勢不妙,一起圍了上去。

一時之間,倒沒有人註意那主仆二人了。

唐七趁機鬼鬼祟祟地走過去,站在李崇身邊問道:“他們幹嘛要追殺你們啊?” 李崇嘆道:“只怕是錢財露了白。” 唐七道:“嗯。”

兩人又津津有味看了幾招,唐七有問:“你幹嘛不趁現在快跑?” 李崇道:“這荒郊野外往哪裏跑。” 唐七道:“哦。”

此時場中情形又是一變。黑衣們人原已被顏峻逼得倒退不已,忽然那領頭之人嘬嘴長嘯。那幾人突然齊齊飛身而起,前七後九,竟似排成了一個陣勢。這十幾個大活人突然做出同一個蓄勢待發的姿勢,看起來倒真的有點唬人。

李崇見唐七居然看得打了個哈欠,不由奇道:“你不怕?” 唐七道:“怕死了,我都嚇哭了。” 又瞪眼道:“我大哥幫你打架,你倒在這裏看著,說不過去吧。” 邊說一把拉住要上去幫忙的李未袖子道:“ 哎擺陣呢你別過去,怪危險的。” 李未哭喪著臉道:“我看還是一起上吧,萬一這位好漢擋不住怎麽辦。” 唐七斷然道:“誰都去得就是你去不得。” 說著笑道:“大哥,雞都涼了,快將他們打發了咱們好吃雞。”

顏峻笑道:“好。” 說著大喝一聲攻了上去。他一日一夜間屢遇高手,胸中本已郁悶之極。此時打發了性,只覺得渾身暢快。只見他伸手一拳,砸向一個撲來的黑衣人。卻沒料到這黑衣人並不閃避,倒是他左右二人齊齊出手,一起擋了這一招。那黑衣人一撲之力未有稍緩,手中長刀直指顏峻胸口。顏峻目光微沈,雙手向內一拍,已夾住那長刃。正待發力折斷刀刃,只聽風聲疾響,又是幾柄長刀招呼過來。他手掌微擰,已經將那刀奪下,隨手一揮已將那幾柄長刀蕩了開去。只見黑衣人此起彼伏,竟然潮水一樣攻了上來。這十幾個黑衣人分開了武功各有千秋的不咋地,沒料到擺了陣勢,卻立時化腐朽為神奇,頗有幾分棘手。

那李未見了也急了,喝道:“快放手我得去幫忙。” 唐七道:“不放。你若受傷了怎麽辦?” 說著轉頭又瞪李崇:“你怎麽還不去幫忙?” 李崇道:“小生手無縛雞之力,看著就已經害怕極了,如何幫忙?”

唐七心想,世上可真的不會有比此人更加厚顏無恥之人了。

顏峻又走幾招,越發打發了性。只見他忽然一聲長嘯,淩空躍起。將那搶來的長刀以一股劈山倒海之勢直劈了下去。這一斬,如九天雷霆之怒,攜江海巨濤之威,當真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只聽叮叮叮幾聲脆響,直斬斷了五六柄鋼刀。

唐七看得血脈僨張,連李崇都大喝了一聲“好”,隨即又咳嗽幾聲。

刀短了一截,這陣勢就不如原來嚴密。又堪堪過了十幾招,只聽有人大聲慘叫,原來是一腳被顏峻踹了出來。陣中少了第一個人,就會少第二個。等到第三個人飛出來的時候,卻恰好飛向了李崇身邊。只聽李未大叫:“公子小心”,唐七怒喝:“你自己小心”,李崇一聲慘叫,已被來人撞了個正著,就如滾地葫蘆一般咕嚕嚕滾了去。

這下不但李未傻了,唐七也傻了。

那李崇哎呦哎呦地咳嗽道:“阿未,阿未,快來扶我。” 那李未狠狠瞪了唐七一眼,唐七幹笑一聲,放開了李未衣袖。李未只一閃就到了李崇身邊,那一副噓寒問暖的猥瑣架勢,簡直令人毛骨悚然。沒眼看沒眼看,唐七連忙轉眼去看顏峻踹人,卻見這位大俠已經雙手叉腰哈哈而笑,那十幾個黑衣人倒了一地。原來就在這電光火石只見,此陣已被顏峻破了。

唐七拍手笑道:“大哥好威風!” 顏峻大笑兩聲,上前一步隨手抓起一個黑衣人喝道:“你們是什麽人,為什麽到蜀中來殺人。” 卻見那黑衣人荷荷兩聲,腦袋一歪竟然死了。顏峻心知不妙,拋下此人再拎起一人,卻見那人嘴角也是兩行黑血。原來這十幾人竟是傳說中的“死士”,此時見事敗,竟然一起咬破毒囊尋死了。

回頭再看那主仆二人的時候,卻見李崇面上一片青白,歪在坐墊上喘得上氣不接下氣。李未狼奔豕突,一會兒倒出一粒藥丸,一會兒變出一盞熱水,一會兒又不知從哪裏摸出一對美人拳,給李崇捶起腿來,一邊捶還一邊淒聲道:“公子,你可要挺住啊。老爺太太還等你回家呢,你再歇一歇。”

那李崇喘了半晌,又咳嗽了兩聲方道:“我要是死了,你不要怪那小兄弟。”

唐七覺得自己再也不會好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連載 | 蘭台笑 (下)

兰台笑 第一章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