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隨手記

發布於
懷王景略

夜讀晉書這種事其實在當下不是一件很好的選擇,應該在更年少的時候做這件事,或者再老一些。說起來述而不作,滿紙風流,當是晉書。此書宜於無人處把酒而讀,實在是太令人浮想聯翩,心情如過山車一樣上上下下。

苻堅,梟雄也。而少了王景略,最終身死名滅,天下塗炭,宗族為之一空。謝安石,人傑也。文可以與王羲之飲酒,武可以與苻永固廝殺。但是如果世間尚有王景略,鹿死誰手或許尚未可知。

才剛與朋友聊天,說起來除了這寥寥幾人,他人窮盡一生的排山倒海之力,恐怕也難在晉書上留下片紙隻字。而那片紙隻字之中,莫不是山河碎,生死苦,血橫流,情空付。投鞭斷流之符永固,亦是植梧桐數千株於阿城,以待鳳凰之人哪。

若不是王景略早亡,王謝堂前燕,只怕早就風流雲散。遺折開頭“以垂危之命”,看得人心頭一酸。王景略臨終所言,字字心頭血,惜無人聽。蓋世的英雄,也終於是無可奈何。那些曾經的故人,不知在他臨終的一刻,有沒有縱馬來迎。天地蒼茫,平遠深邃,宇宙無垠,璀璨多姿。而這一切,隨他的呼吸而消散,永不再來。

英雄何在?

這才是真正的⋯⋯山河永寂矣。

上言將進酒,下言淚滿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